•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天唐錦繡 > 第八百八十八章 朝廷的消息

      第八百八十八章 朝廷的消息

        房俊要留孫承恩用飯,這種能夠替百姓著想的官員,他很愿意親近。可孫承恩心里已然火燒火燎,婉拒了房俊的邀請,直言這就回去統計縣中有意購買漁船的人家,然后向皇家錢莊請求貸款。

        趁熱打鐵的道理誰都懂,畢竟房俊還頂著個“關中第一紈绔”的名頭,據說這位就是個不靠譜的棒槌,今日變現很好,卻不代表這位睡一覺之后會不會后悔。

        若是那樣,孫承恩覺得自己可能會哭死……

        房俊也沒有多做挽留,囑咐他一定要百姓自覺自愿,不能用官府的名義強迫百姓借貸。

        孫承恩指天發誓,必將嚴厲監督縣中官吏,絕對不是讓那個好事變成壞事。

        房俊倒是早有心理準備。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無論多好的政策,都會有人從中鉆營為自己牟利。不過水至清則無魚,只要不是做得太過分,能夠讓這項政策落實到實處,使得大多數的百姓收益,那也就足夠了。

        想要各級官員胥吏都一心為民克己奉公,那也只能去追尋傳說中的烏托邦了……

        不過今日注定是個不消停的日子,孫承恩剛走,便有兵卒來報,蘇州刺史穆元佐來訪……

        房俊只得相見。

        穆元佐踏上戰船,一見到房俊,當即大倒苦水。

        房俊也只能尷尬的笑著……

        說起來,這位現如今的狀況都是被房俊所累。

        在房俊上報給皇帝的奏折之上,署了穆元佐的名字,等于將“功勞”分潤出去。李二陛下也確實給力,直接給了個九品開國縣男的爵位,羨煞旁人!

        眾所周知,出去開國之時的一干文臣武將之外,現如今想要獲得朝廷的爵位可謂難上加難。如同房俊這般年紀輕輕便晉位侯爵者屈指可數,可謂異數之中的異數,況且房俊憑借的可不是簡在帝心的圣眷,而是人家實打實的功勛!

        穆元佐的這一個九品縣男簡直就是白撿的,雖然人人都知道內幕,可是照樣架不住羨慕嫉妒恨!于是乎,預想之中的暴風雨來了,甚至比想象當中更要猛烈……

        不提朝中雪片也似的彈劾奏章,畢竟有皇帝和房玄齡幫著壓制,受到的壓力還小一些。就連他身邊的親朋好友都一一表示他為了權利進步泯滅人性,對一個簪纓世族大開殺戒。就算顧家謀逆的罪名已經落實,甚至顧家剩余的男丁和女眷在押送到京城之后都未能等到秋后,由三法司會審之后定罪,直接就在西市斬首!可各種誹謗之詞依舊如潮而來,將穆元佐的名聲詆毀到一文不值……

        “侯爺,您可算是害苦了下官!”

        穆元佐見了面就是一通抱怨。

        上州刺史與開國縣侯皆是從三品,大總管權力極大卻無品級,屬于臨時職務,不過房俊尚有一個駙馬的身份,穆元佐以示恭敬,便自稱下官,其實嚴格來說是不合適的。

        可這位刺史的品格也沒有多高尚,節操更沒剩多少,否則就算是房俊想要讓他背鍋,他也完全可以直接上書嚴明此事與我無關,通政司自然會將這消息傳出去,也就沒有百官彈劾這碼事了。

        想要吃魚,還怕沾腥,說得就是這貨……

        所以房俊深深鄙視之。

        不過有一個聽話的蘇州刺史很符合房俊的利益,便只有忍受這家伙無恥的嘴臉,言不由衷的勸解道:“穆使君現在固然煩惱纏身,可是您所作的一切,陛下皆看在眼中,記在心上。這巍巍帝國,還不是陛下說了算?正所謂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您的好日子在后頭呢。”

        你特么就別在老子這里得了便宜賣乖了,利弊得失早都在心里計算了八百回,沒好處的事情你個老狐貍會干?

        穆元佐就有些訕訕,轉變話題說道:“您這一聲不吭的就甩袖子走人,結果陛下的上諭緊接著就來,邀您回京述職。下官沒法子,只好追到這里,請侯爺給個指示,這該咋辦?”

        房俊這才注意穆元佐對自己的稱呼由“大總管”變成了“侯爺”,眉頭稍稍一皺,問道:“由誰來接任本侯的大總管職位?”

        穆元佐一豎大拇指:“侯爺果然是玲瓏心肝,下官還沒說的,您就猜到了!”

        房俊無語,這人也太無恥了吧?

        這馬屁拍得太沒有水準了好不好?

        便冷哼一聲:“有話快說。”

        “是是是,”穆元佐趕緊收起自己諂媚的嘴臉,既然上了房俊的船,那就只能跟著人家一條道走到黑,否則若是半路上被房俊給扔下了,自己那才是里外不是人,虧大了!

        “上諭之中只提起了讓您回京述職,然后由張亮接任您的大總管職務,其余就沒別的了。”

        穆元佐對此事并不在意。

        只要皇家水師依舊由房俊掌控,華亭鎮依舊是房俊的封地,那就足矣。就算張亮當上了滄海道行軍大總管又如何?別人不知道,他穆元佐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房俊老早就將大總管府給架空了,就是鎮公署后院的那幾件隸屬于大總管府的房子,都是建在華亭鎮的地界上,只要房俊那天心情不好,大總管府就得老老實實的搬家……

        再者說,就算是張亮是位國公,可是在房俊的地頭上,你能翻出什么浪花兒來?

        房俊就明白了。

        穆元佐與其說追上來宣讀上諭,還不如說是前來試探他的想法,或者得到一些暗示,什么該干,什么不該干。

        嗯,很好,很有狗腿子的潛質,值得培養……

        他這邊欣慰了,可幾位武將頓時就炸毛了!

        劉仁愿怒瞪雙眼:“什么?他張亮何德何能,憑什么就頂了侯爺的大總管職務?奶奶的熊,侯爺,咱這就回去給他王八蛋好看,讓他知道這華亭鎮到底是誰的地盤!”

        席君買正在外邊操練士卒,若是他在這里,定然第一個附和劉仁愿,這兩位都對房俊忠心耿耿馬首是瞻,房俊受了委屈,自然要干回去!

        劉仁軌和薛仁貴都是沉穩的,雖然一點不比那兩位對房俊的忠心差上哪怕一點,心里也對張亮的繼任不以為然,卻沒有附和劉仁愿的胡鬧。

        多說無益,有房俊在呢,他說打,咱就打便是了,何須贅言?

        穆元佐嚇了一跳,我滴個祖宗!你們還嫌事兒少是咋滴?

        趕緊說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某臨來之前,見過蘇都督,蘇都督讓某帶個話給侯爺,說是一切盡在掌握,請侯爺盡管放心去遨游四海,揚我大唐國威與番邦異域,只要有他在,張亮就玩不出花樣!”

        對于蘇定方,劉仁愿是衷心敬服,他說沒問題那就一定是沒問題,這才消停下來。

        房俊想了想,說道:“既然朝廷已有安排,吾等只管聽從便是。張亮那邊不用你去管,自有蘇定方應對,倒是華亭鎮那邊你得多多幫襯,尤其是各地勞工的招募還要多上心,華亭鎮的人口太少,發展太慢!若是有事,可直接與裴行儉商議。”

        人家穆元佐既然追著來“表忠心”,自己自然要有所交代。

        穆元佐眼皮子一跳。

        對于別的他沒什么意見,房俊麾下能人太多,不提眼前的這幾位猛將,蘇定方和裴行儉都是能文能武,放出去就是能坐鎮一方的強勢人物,卻都屈居于房俊麾下忠心耿耿,這一點就能看出房俊的御人之道,殊為難得。

        唯有房俊所說的“人口太少,發展太慢”這一點,穆元佐不敢茍同。

        華亭鎮有多大?

        滿打滿算方圓不過百多里,現在已經不下于五萬人口,還說“人口太少”?要知道,華亭鎮那破地方可是一粒糧食都不產出啊!

        至于“發展太慢”,穆元佐已經無力吐槽。

        市舶司只要開始運營,將會帶來多少就業、多少財富?

        江南船廠的船塢里一艘接著一艘的海船鋪設龍骨,這得值多少錢?

        更別提海邊那些令全天下人都眼紅的鹽場了……

        就這您還不滿意,您是打算再造一座長安城還是咋滴?74

        :。:

      看過《天唐錦繡》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