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乾坤劍神 > 第一千六十九章 有些天真

      第一千六十九章 有些天真

        上繳七成,黑水部落都不太可能接受。.

        在西北邊陲,向前玉樹部落那樣給黑水部落上繳保護費的部落少說也有上百個之多。這些部落上繳的礦脈出產比例,基本上都是定死在八成,怎可能輕易改變?讓天元部落少繳納一些,其他部落肯定會不滿。

        而且這個景言還說,他們發現了一座大型神晶礦脈,將開采出大量的神晶。既如此,就更加不能輕易更改收繳比例了。

        昌巖嘴角微微上揚,心中冷笑。這個景言,或許就是仗著自己是洛九神宮第四宮成員的身份,以為黑水部落會賣一個面子給他吧?

        有些天真了!

        “天元部落,上繳三成礦脈收入給黑水部落?”昌巖笑看著景言。

        他之所以重復了一句,就是想看看,景言是不是口誤說錯了。

        “沒錯,天元部落以后上繳給黑水部落的礦脈出產,我覺得三成還能接受。再高的比例,就有些吃力了。畢竟,天元部落也有一千多兄弟。”景言肯定的語氣肯定說。

        這一次,昌巖的臉色真的沉吟了下來。

        他凝著眸子,死死的盯著景言。

        這個景言的口氣,也太大了吧?他,憑什么?憑什么這么自信?憑什么有這樣的膽量?

        呵呵,想與黑水部落叫板?

        “景言首領,這個……你似乎不太有誠意啊!”昌巖低沉的語氣,有些冷意。

        “昌巖軍師,我的誠意已經很不小了。我現在,是天元部落的首領。我愿意將天元部落的礦脈收入,上繳給黑水部落三成,這是給黑水部落面子,給肖填首領面子。”景言仍然面帶微笑。

        “看來,這件事沒法談了。景言首領,你對黑水部落有多少了解?肖填首領的脾氣,有些不太好。如果天元部落,堅持如此,那可能以后的天元部落,就很難在這片地域上刨食了。景言首領,你要考慮清楚啊!”昌巖嘴角帶著冷笑說道。

        “昌巖軍師是想要威脅我嗎?”景言笑道。

        “好吧!”

        “四成!最多上繳四成礦脈收入,這是我的底線。其他的,不需要多說了。昌巖軍師若不能做主,就與肖填首領商議一下。有結果了,派個人到天元部落給我傳個訊息。”

        “那么就不打擾了,告辭!”景言站起身,向外走去。

        昌巖,坐在位置上并未站起身相送。他,冷冷的看著景言背景消失在門外。目中的寒意,愈發的濃郁冷冽。

        昌巖沒有留下景言的打算,不是他沒有考慮過這么做,而是景言在洛九神宮的身份,讓他有些忌憚。如果景言不是洛九神宮的成員,那就憑他今天的這些話,就必定讓他無法活著走出黑水部落。

        景言來黑水部落這件事,必定有許多人知道。如果景言在黑水部落死掉了,那如何向洛九神宮交代?就算能擺平,也得耗費極大代價。洛九神宮第四宮成員,這個身份,讓人不能忽視。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在會客室坐了片刻,昌巖站起身,陰沉的咒罵了一句,隨后走了出去。

        首領肖填面前。

        “哈哈哈……有點意思啊!”肖填聽完昌巖的匯報,大聲笑了起來。

        “昌巖軍師,你說這小子哪里來的底氣,敢與我黑水部落叫板?愣頭青嗎?亦或是,真的有什么大的背景足以讓我黑水部落不敢輕舉妄動?”肖填雖然是在大笑,可是那目中的殺氣,已經沸騰了。

        “首領大人,暫時先不要動手。要弄清楚怎么回事,并不難。首領大人,只需要聯絡一下洛九神宮那邊的人,詢問一二便可知道。如果這小子沒有大背景,到時候再出手也不遲。”昌巖瞇著眼睛說道。

        黑水部落在洛九神宮內,自然也是有關系的。

        “軍師說得沒錯,我來問問。”肖填點了點頭。

        景言,確實讓肖填極其憤怒,想要將其弄死。不過,弄死景言,也不用急在一時。先確定,景言在洛九神宮到底是不是有大背景大靠山,再決定如何處置,并不晚。

        當即,肖填便取出自己的傳訊晶石,找了個有關系的洛九神宮成員詢問。

        簡單的交流之后,肖填的臉色更加陰沉了。

        “首領大人,那邊怎么說的?”昌巖看了看肖填的臉色,有些拿不準,所以開口問道。

        “這個景言,是一低等世界的土著。”肖填道。

        “土著?區區一個土著,也敢如此狂妄?即便晉升到第四宮,那又如何?他真的是作死啊!”昌巖聽到景言只是土著,也有些意外,旋即冷笑說道。

        “這個土著,有些不一般。”

        “他從低等世界,飛升到神界加入洛九神宮,僅僅才十多年的時間而已。”肖填吸了吸氣說道。

        “才飛升十多年?”

        “這……怎么可能?一個土著,僅僅飛升十多年,怎么能晉升到第四宮?想要晉升第四宮,那至少也得七星虛神修為吧?”昌巖有些吃驚了。

        “所以我說他不一般。”

        “這個小兔崽子,自身倒是沒有什么特殊背景。不過,他的武道天賦極其驚人。從洛九神宮內傳出來的消息說,此人被洛九神宮高層關注,有一些大人物看好他的潛力,認為他將來必定能成為真神。”肖填有些不甘心的語氣說。

        “成為真神?”

        “呵呵,真神哪里那么容易達到!即便是洛九神宮這等勢力,內部又有多少真神?整個神域之內,一萬年之內達到九星層次的也時有出現。可真正最終能達到真神的,又有多少?”昌巖不以為然的說道。

        成就真神,確實太難太難了。就算是頂尖的武道天才,最后被卡在九星虛神層次的,也多不勝數。想踏入真神層次,不僅需要天賦,還需要機緣。空有天賦沒有機緣,那也是無法跨國那一道通天的障礙。

        正因為如此,昌巖才有些不以為然。

        “這個景言,在天花榜上排名,已達到六十八位。而且,他的年紀,似乎尚未超過二百歲。”肖填搖了搖頭,“看來,這一次咱們黑水部落,還真只能吃癟了!”

      看過《乾坤劍神》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