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獨斷大明 > 第1368章 奠基之戰

      第1368章 奠基之戰

        明朝的一百多艘戰艦,擺成了半弧形,對著基地內港瘋狂的炮轟,一艘艘小艦穿梭,上面的箭炮長弓已經拉滿。

        這是明朝早就做好的預案,雖然沒有想到幕府軍隊真的來了,但既然來了,他們的反應相當迅速。

        基地內燈火如白晝,無數的士兵穿梭,一聲聲刺耳的鐘響響徹整個對馬島。

        基地登岸處,千門大炮不斷的閃爍著光芒,一顆顆黑色炮彈在黑夜中也那么顯眼,落向海中。

        “進攻!進攻!”

        德川秀仁拋開松平信綱,激烈的大吼,拉扯著船上的武士。

        但這個時候誰還在乎他,一個個調動船頭,飛速的轉頭,想要逃離這里。

        這里是陷阱,他們不能戀戰,只能盡快脫離包圍圈。

        松平信綱神色漠然,心里悲涼一片,坐在船頭,看著遠處的火光,聽著震耳的炮聲,腦子轟鳴,不知道在想什么。

        沒有他的指揮,倭國海軍亂作一團,四處亂竄,拼命的想要突圍而出。

        這只海軍是在西夷人的幫助下秘密籌建的,一直嚴格保密,沒有經過實戰。

        有不少人在大喊開炮,全力一戰,但陣型早就亂了,外加明朝的炮火覆蓋,倭國海軍散亂不堪,根本無從反擊。

        劉靖銘的網很大,四面八方的炮擊,籠罩了倭國所有的艦船,那些小艦來回穿梭,收拾著可能靠近的漏網之魚。

        黑夜中,兩只海軍近乎在盲打,不同之處在于,明朝的炮火更為猛烈,并且先前發現了倭國艦隊。

        這是一面倒的炮擊,倭國海軍只能四散奔逃。

        在另一邊,岸上的炮陣不斷的撒著炮彈,倭國的運兵船不時的有炸開,有人在喊進攻,有人在喊撤退,陣型已經打亂。

        他們只是運兵船,失去海軍的庇護,他們就是砧板上的肉,只能任由被宰殺。

        這場戰爭一直在持續,從深夜到天亮,炮聲才慢慢消停。

        楊嗣昌,曹變蛟,賀西廉等人已經到了基地,站在軍港邊上,看著忙忙碌碌大佬尸體,托運船只的士兵。

        鄭芝龍,劉靖銘等人相繼來回報。

        “大人,倭國海軍三十艘,被擊沉七艘,擒獲十四搜,還有九艘跑了,目前海軍正在追擊。”

        “大人,倭國這次偷襲我們的運兵船總共三萬人,我們生擒一萬二千人,投降五千,被炸死,溺死六千,有三千,還有近七千人跑了或者失蹤……”

        “大人,我們死傷了兩百多人,大炮炸毀了二十多門,其他的無甚大礙……”

        “大人,海軍那邊已經在打撈沉船,很快就會清理干凈……”

        楊嗣昌等人聽著,十分滿意,臉上一直帶著微笑。

        沒多久,一個海軍士兵匆匆跑過來,單膝跪地,大聲奏報道:“大人,生擒德川家老松平信綱!”

        楊嗣昌神色微動,知曉松平信綱是德川家光的心腹,立即道:“認真的抓好,不,照顧好,讓他休息一會兒,我待會兒親自去看他。”

        “是!”士兵道。

        賀西廉聽著,連忙道:“大人,倭國天皇的那道詔書以及名單就會到了,可以向本國島發布討伐令了。”

        楊嗣昌目光微閃,道:“還不夠,等多爾袞打垮青山忠俊,攻克關門海峽后,那才是好時機!”

        賀西廉,錢瑾孝等人聽著,具是默默點頭。

        青山忠俊還剩下兩萬人,匯合板倉重昌是五萬,外加從對岸過來的三萬,有八萬人,這八萬,已經是幕府能派到九國島最后的軍隊了。

        若是多爾袞能打垮,對倭國的震動絕對非比尋常,到時候再發布倭國天皇詔書,加上后水尾天皇的那份名單,大明的討伐令一出,必然會有奇效!

        曹變蛟轉頭看向楊嗣昌,道:“大都督,唐王也來了,下官請命,率領海軍前往關門海峽,相助多爾袞攻破關門海峽!”

        唐王在海軍多年,雖然是一個‘幕僚’的含糊身份,但他代表的是乾清宮對海軍的重視,也是皇帝的心腹之人,無聲的看管著海軍。

        他的到來,或許表達了乾清宮對現在的戰事久拖不決的不滿。

        楊嗣昌沉吟片刻,道“不要深入,那海峽倭國看護的那么嚴,必然有對付海軍的辦法,威懾就行,你可相機行事。”

        “下官領命!”曹變蛟道。

        松平信綱這個時候被壓上岸,徑直來到了楊嗣昌的身前。

        松平信綱一身狼狽,渾身濕透,頭發披散,滿臉的絕望后的平靜,他看著楊嗣昌幾人,道“我只有一個問題。”

        很生硬,但表達的很清楚,是明朝的京師片話。

        楊嗣昌看著他,想了想,道:“我朝英明神武大皇帝陛下有言:想要獲取一場前所未有的勝利,就一定的站得高,看得遠,走得快,只有事事走在前頭,方能利于不敗之地。”

        松平信綱面無表情,默然片刻,道:“你指的是火器?”

        楊嗣昌臉上微笑,不是勝利者面對失敗者的嘲諷,而是一種崇敬,道:“你理解的片面了,火器只是一個方面。這場戰爭,也是,陛下早就料到你們偷襲了。”

        松平信綱面露異色,旋即微微搖頭,道:“既然你不肯說,我也不問,你們打算怎么處置我?”

        楊嗣昌看著他,道“你本來可以自己選擇死的,為什么沒有死?”

        松平信綱沒有說話,認真的審視了一眼楊嗣昌,轉身走了。

        楊嗣昌看著他的背影,自語的道:“這個人將來或許有大用。”

        錢瑾孝道:“心有所戀,所以不肯死,應該能為我所用。”

        對馬島這邊,明朝大勝,筑前藩,平戶城的青山忠俊一直在望著對馬島方向。

        看著仿佛一片平靜的對馬島,天色漸漸亮起,他冷峻的臉上,如同鐵鑄,眼神里冰寒一片。

        如果松平信綱成功了,絕對不會這么安靜,昨晚那隱隱約約的炮聲,也不像是西夷炮。

        作為戰場宿將,青山忠俊本能的猜到了某種可能。但他不愿意相信,也不能相信,這是倭國的絕地一擊,反敗為勝的關鍵。

        若是失敗,倭國才徹底被動,會陷入苦戰,勝敗難料!

        天色漸漸亮起,海面上還是一片平靜,沒有約定的信號,也沒有報信的船只,一切都很安靜,安靜的可怕。

      看過《獨斷大明》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