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最強狂兵 > 第711章 借蘇家的刀!

      第711章 借蘇家的刀!

        熱門推薦:、 、 、 、 、 、 、

        “我有一個疑問。”張紫薇問道。

        “有疑問就盡管說。”蘇銳從窗前轉過臉來,紛飛的思緒便收了回來。

        “為什么你要先放出一批沒打馬賽克的視頻和照片,再在重點部位全部打上馬賽克,然后重新放出來?”

        張紫薇面帶疑惑:“而且你還專門叮囑程序員,不要設定為不可刪除模式,尤其是第一批上傳的那些沒打碼的圖片,定為在上傳一小時后自動刪除,這又是為了什么?”

        “這叫饑餓營銷,我只是用這種辦法,去勾起廣大網民尋找無碼高清照片的**。”蘇銳嘖嘖的說道:“到那個時候,恐怕大家的熱情會更高,歐陽蘭這次真是想不出名都不行啊。”

        他臉上的表情,真是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

        “你想想之前冠希老師的那次照片門事件,是不是在刪除了絕大部分照片之后,才激起了網民們的尋找熱情?”蘇銳停頓了一下,搖了搖頭:“這次,也是一樣。”

        “饑餓營銷?真是服了你了。”張紫薇抿嘴輕笑。

        雖然歐陽蘭的關系網很強大,但是蘇銳只是輕輕的動了動手指,就把整個局勢的走向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

        “我反倒覺得,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警察們真的有可能按照那個寧海市領導的命令來停止調查嗎?”張紫薇猶豫了一下。

        “停止調查是好事,會讓這場風波愈演愈烈的。”

        蘇銳看了看表:“距離那些視頻被傳上網還有三個小時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我們貌似可以做很多事情。”

        “做很多事情?”張紫薇警惕的看了蘇銳一眼,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

        蘇銳很大方的說道:“我們兩個最需要做的事情當然是睡個覺啊。”

        張紫薇的俏臉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這……這不太好吧?”

        “那有什么不好的?”蘇銳還想說些什么,忽然發現張紫薇那俏臉微紅的樣子,知道她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頓時一臉黑線:“我的意思是說咱們抓緊時間補個覺,昨天晚上都沒睡好!”

        張紫薇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誤會了,臉上的紅暈更重。

        蘇銳沒好氣的說道:“我長得就這么像壞人嗎?”

        張紫薇輕輕一笑:“確實有點。”

        “可是在咱們兩個的相處之間,你比我更像流氓。”

        蘇銳丟下了一句,直接上床,用被子蓋住頭。

        我更像流氓?

        這一句話倒是讓張紫薇想起了從東洋歸來所發生的那些事情,雙頰之上的熱度增加了不少。

        她深深地看了蘇銳一眼,也脫掉鞋子上了床。

        窩在柔軟的被子里,看著一米之外的背影,張紫薇覺得無比的安心,在這一刻,她甚至有種感覺,如果一輩子就這樣下去,也是件很不錯的事情呢。

        …………

        三個小時之后,蘇銳悠悠醒轉,這一覺睡的昏天黑地,可是徹底的把他這兩天缺少的睡眠給補足了。

        一睜開眼睛,他就看到了坐在自己床邊的張紫薇。

        后者似乎早就起來了,正坐在他的床邊,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臉。

        一般男人在剛剛睡醒的時候,都會覺得有點微微的沖動,尤其是身邊坐著這么一個出眾的美女,所造成的感覺更是非同一般。

        從張紫薇身上釋放出來的淡淡香氣鉆進鼻孔里,蘇銳抬起頭,正好看到了對方某個地方的輪廓,他不禁覺得嗓子有些干,于是調笑了一句:“看不出來,你這身材還真是挺好的。”

        張紫薇順著蘇銳的目光看向自己,俏臉頓時紅了一分,不過她倒是沒有任何的退縮,而是直視著對方的臉,笑著說道:“怎么樣,這樣夠吸引你嗎?”

        “還是別了,我定力不好,怕再看下去會出什么事。”

        蘇銳連忙把目光給移開,尼瑪,剛剛睡醒就遇到這樣的“挑釁”,哪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能忍得了?自己一身風流債可夠多了,不能再禍害別的女人了。

        看到蘇銳這樣,張紫薇在欣慰之余,心中也涌出微微的失望。

        “微博上已經翻了天了,所有的門戶網站頭條都換了。”張紫薇拿出手機來:“關于程博洋和歐陽蘭的消息,一下子就被頂到了熱搜榜的第一名,簡直都要爆炸了。”

        “那敢情好啊。”這種結果本身就在蘇銳的意料之中,因此并沒有多么的驚喜,他從床上坐起來,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現在,咱們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沒咱們兩個什么事了,走,回寧海。”

        “回寧海?為什么?難道我們就不管接下來的事情了嗎?”張紫薇對于蘇銳的這個決定有點微微的吃驚。

        “當然不用管,咱們已經把路給鋪好了,剩下的事情任其自由發酵,隨著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消息擴散開,民意已經被調動起來,無論這事件怎么發展,都不會脫離大方向。”

        蘇銳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這次的事件,怕是要徹底讓歐陽家開鍋了。”

        …………

        與此同時,林家別墅內,蘇熾煙正和林傲雪并肩坐在花園旁,不斷刷新著手機上的新聞。

        “僅僅是因為一點小事而已,就做出這樣的過分行為,真的是太讓我吃驚了。”蘇熾煙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而且,很難想象,歐陽蘭竟然會介入其中。”

        那些照片和視頻讓人臉熱心跳,證據確鑿,程博洋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自己了。竟敢打砸蘇熾煙的工作室,這種惡劣行徑和惡劣人品,以后是別想再在娛樂圈繼續混下去了。

        林傲雪的俏臉之上一片冰冷:“不可饒恕。”

        “歐陽家恐怕是要完全坐不住了。”蘇熾煙對首都的局勢甚至比蘇銳還要清楚,她在瀏覽了網上的消息之后,幾乎沒怎么思考,便得出了自己的判斷:“而且,這次被曝光的那么徹底,寧海和首都的官場都得有干部落馬了。”

        說完這句,她又補充道:“不,不是落馬,恐怕會有一場針對歐陽家族的地震。”

        只要找準切入點,就可以很輕松的牽一發而動全身,從而把蝴蝶效應的成果放到最大!

        蘇熾煙能夠分析出來,蘇銳的每一步都看似簡單,但是都能夠創造出最佳的效果。

        而且,這一次,貌似蘇家不入局都不行了!

        “自作孽,不可活。”林傲雪抿著嘴搖了搖頭。

        “這些照片和視頻都是蘇銳搞出來的吧?真是……不知道怎么謝他才好了。”

        在蘇熾煙看來,這兩天網絡上的各種變動都是蘇銳一手造成的,背后的工作量肯定極為巨大,想到這位“小叔”如此盡力的幫助自己,蘇熾煙的心中充滿了感謝。

        “這是他應該做的,你是他的侄女。”林傲雪的嘴角微微翹起,倒是難得的打趣了一句。

        在她看來,自己的男人能夠不聲不響的就把整個局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光這份掌控力,就足以讓人心醉了。

        林傲雪絲毫沒有注意到,在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中究竟釋放出來怎樣的光彩。

        蘇熾煙也被林傲雪的這種光彩感染到,詫異的看了看她,然后笑起來:“傲雪,你和蘇銳是不是已經確立了男女朋友關系了?你這眼神可只有戀愛中的女人才會擁有。”

        林傲雪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個眼神竟能引起蘇熾煙那么多的遐想,俏臉一紅:“沒有確立戀愛關系。”

        是啊,兩人確實沒有確立戀愛關系,但是身體關系倒是確定的不能再確定了。

        蘇熾煙一看這欲蓋彌彰的模樣,立刻就什么都明白了,她壓低了聲音,對林傲雪說道:“貌似我小姑對你和蘇銳的事情非常上心呢。”

        林傲雪的俏臉再紅一分,她不禁想起來蘇天清托秦冉龍轉達的話,雙頰的溫度已然升高到發燙了。

        “蘇銳是個好男人,也只有你能駕馭的了他。”蘇熾煙就像個知心姐姐:“當然,秦悅然的事情也不可能不回避,確實是挺難處理的,蘇銳這個人對敵人狠辣,但是對自己人心太軟了,還不能逼著他做出選擇……”

        聽到那個女人的名字,林傲雪的眸光復雜了一分:“她比我早。”

        “比你早?什么意思?”蘇熾煙一時間沒有弄明白。

        “她和蘇銳……要早于我。”林傲雪的目光凝視著手中的茶杯,她早就已經弄清楚了許多事情,既然秦悅然和蘇銳開始的那么早,自己這算不算第三者插足了?

        蘇熾煙哭笑不得:“傲雪,這是愛情,愛情可不講先來后到,哪能排隊輪著上,笑到最后的才是贏家。”

        事實上蘇熾煙和秦悅然也挺熟的,真不知道這女人是偏向哪一邊。

        不過她在說這話的時候,似乎已經忘記了,在首都的那間酒吧里,她差點就和蘇銳發生了一夜-情。

        林傲雪紅著臉,真的是絕美無雙,她不想再在這讓人頭疼的問題上多做討論,而是迅速的換了個話題:“學姐,你這次遇到這種事情,家里人想必也會很生氣吧?”

        “他們……畢竟程博洋是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歐陽蘭不可能不知道。歐陽家既然敢公然這么做,那么我家里的幾個長輩肯定心情不怎么好。”蘇熾煙揉了揉眉心:“那幾個長輩的護短都是出了名的,唉,蘇銳這次明顯是要借他們的刀、來殺歐陽家派系中的某些人了。”

        “而且,就算我家里的那些長輩知道是蘇銳想要利用他們,他們也不可能不出手。”蘇熾煙嘆了口氣:“這次的事件,小不了了。”

        林傲雪已經看明白了這一點,她并沒多說什么,但是心中對蘇銳的佩服卻愈加增長,只是簡單的幾個步驟而已,就把從不入局的蘇家也牽扯了進來,這種手腕,誰人能有?

        想到這兒,林傲雪的對于蘇銳的思念愈加濃烈,這情緒猶如雨后春筍一般,在她的心中瘋狂生長。

      看過《最強狂兵》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