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諸天祭祀 > 第二十章總旗蘇靖

      第二十章總旗蘇靖

        對于這突然出現的錦衣衛,蘇靖有些好奇,不過當對方伸出招攬之心的時候,蘇靖也是有些愣住了。

        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錦衣衛,竟然想要招攬他,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神色有些呆滯的道:“這位大人,你說什么,要我加入錦衣衛,不是開玩笑吧?”

        錦衣衛和江湖天然屬于敵對狀態,現在竟然有敵人來招攬他,蘇靖還是有些懵然的。

        而且他可是知道,錦衣衛乃是天子親軍,一般招收的人,那都是良家弟子,要么就是錦衣衛的后代,很少會直接招攬江湖人士的。

        畢竟大部分的江湖人士,那各個都是桀驁不馴,和錦衣衛,那絕對是性格不符的。

        蘇靖一臉疑惑的望著張笠。

        “血公子疑惑,為何張某邀請你,其實也很簡單,正是你這幾日的行為,也許天下中武功比血公子強的也有不少,然而在面對國仇的時候,卻很少會有人站出來,福建之地,倭寇上岸襲城的事情,經常發生,但是卻沒有一位可以做到血公子這樣的”

        張笠邀請蘇靖還真的是因為這今日蘇靖的行為,在他看來蘇靖是一個‘有為青年’,這樣的青年,自然不能被那些江湖老混混們給帶壞了。

        “額!”好吧,蘇靖也不知道這家伙的腦回路了,“不過加入錦衣衛,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而且還能夠獲得氣運,甚至沒準還能夠得到一些武功秘籍”

        蘇靖可是知道,錦衣衛或者說朝廷中,絕對是有很多的武功秘籍的,既然這是武俠世界,朝廷才是最大的勢力。

        而且老朱都能夠將明教干翻了,豈能不搶奪江湖各大門派的秘籍,以老朱的性格,絕對威逼利誘,皇城藏經觀中,絕對是比少林還要豐富的。

        想到這里,蘇靖也忍不住了,“張大人邀請在下進錦衣衛,那么在下也有個條件”

        蘇靖看著張笠,看著對方沒有拒絕,于是繼續說道:“在下自幼就是一個武癡,對于其他的都不甚在意,只希望今生能夠走到武道巔峰,所以在下希望可以瀏覽錦衣衛的武功”

        “武癡?”張笠聞言,不可置否,不過心中對于蘇靖的話,到是有幾分相信了,雖然他不清楚蘇靖具體的實力,但是絕對達到了江湖一流的程度。

        畢竟被蘇靖干掉的倭寇中,也有一些扶桑浪人,其中就有江湖一流的好手。

        蘇靖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能夠達到江湖一流的實力,不單單是天賦卓絕,恐怕是心思純凈才行。

        如果是這樣最好了,武癡的性格,那是最好的,當成自己的屬下,那還不用擔心什么。

        “本官乃是錦衣衛的千戶,原本以你的實力,就算擔當百戶職位也都夠了,不過如今本官麾下的百戶已經齊全,所以只能先給你試百戶虛職,實授總旗官”

        “不過以你的實力,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夠升任百戶,甚至是副千戶的,至于武功,只要立功,就算是大內秘籍,也不是沒有機會的”

        “千戶?”一聽張笠的官職,蘇靖也是十分的驚訝了,錦衣衛千戶,正五品的官,這時候的錦衣衛可不是崇禎時期的錦衣衛,這個時候的錦衣衛權利還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嘉靖時期,錦衣衛指揮使,那可是陸炳。

        他是嘉靖奶娘的兒子,而且還于火災中救過嘉靖的命,居官并無過甚之惡跡,并且對士大夫折節有禮,不曾陷害一人,為朝士所稱。明代唯一的以三公兼三孤,中年暴斃。

        雖然這是武俠世界,但是錦衣衛的權利將更加的強大。

        能夠做到錦衣衛千戶,蘇靖對于此人,也是另眼相看了。

        “多謝千戶大人,下官蘇靖,見過大人”對于官職大小,蘇靖沒有什么在意了,而且試百戶,實授總旗,已經很不錯了,畢竟他只是剛加入錦衣衛,就有這么高的位子,蘇靖也很滿意了。

        畢竟試百戶也是從六品的官職,和一些縣令一般,而且論權威,恐怕就算是知府遇到蘇靖整個試百戶,恐怕也會十分的忌憚的。

        “嗯!官府和令牌,可以明日到千戶所去領取......”蘇靖答應的這么干脆,張笠還是很高興的。

        他們千戶所,能夠再次增加一位一流的高手,他更是高興,錦衣衛有十四個衛所,他所在的衛所,其實實力排在后面的。

        整個千戶所中,能夠達到一流的也不過兩人,一個是他,還有一個副千戶,其他的大部分都是二流。

        如今能夠將蘇靖這個一流的大高手,拉到他們千戶所中,張笠自然高興,畢竟有了蘇靖這么一個高手,以后他們出任務的時候,也可以選擇難度更高的了。

        和蘇靖說了一些錦衣衛大致的信息之后,張笠也直接離開了,至于剩下的事情,他也不需要親自出馬,直接讓他們千戶所的百戶去處理就可以了。

        至于蘇靖,他也沒有讓他立即上任,可以暫緩兩天。

        對此,蘇靖沒有拒絕,正好在去上任前,將林家的《僻邪劍譜》拿到手,然后再去上任。

        說做就做,在張笠離開后,蘇靖也直接朝著林家的老宅走去,福州城,他早已經熟悉了,畢竟來了幾個月了。

        沒過多久,蘇靖就來到了林家的老宅,如今這林家老宅,早也沒有人住了,周圍長滿了蘚苔雜草。

        腳步一點,蘇靖身子就是一番,進入的院子中,找到佛堂,進去搜索一番,就發現了那個袈裟。

        攤開這個袈裟,蘇靖發現了上面記載的文圖,如果最先入目的,就是那邪邪的八個大字“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呵呵!果真如此,”

        隨后蘇靖也瀏覽了一下這門引發多次血案的武功秘籍,內功心法的運功路線。

        “嗯!”

        “呼!這心法果然邪的很”蘇靖也試著按照這上面記載的運功路線,嘗試了一下,頓時感覺全身火熱,內心更是燥熱,雙眼瞬間血紅起來。

        邪火猛然劇增,在運轉下去,恐怕真的是要走火入魔。

        于是蘇靖連忙停止,然后運轉內力,強行壓制住這股邪火。

        隨后只能搖搖頭,果然這門武功,不是他們正常人能夠修煉的。

        不過得到這門武功后,果然自己的氣運再次增加了,而且還增加了一千五百,比起混元功還要多五百。

        倒也讓蘇靖有些高興。

        再加上加入錦衣衛獲得試百戶的官職,增加的一千氣運,蘇靖這短短一個時辰之內,就已經增加了兩千的氣運。

        同時他也知道,加入錦衣衛,還真的沒錯,這還只是試百戶,實授總旗的官職,這要是成為千戶,甚至是錦衣衛指揮使,那么該有多少的氣運。

        當然蘇靖也明白,想要成為錦衣衛千戶,都不能猴年馬月,至于錦衣衛指揮使,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看過《諸天祭祀》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 <必威>| <必威体育>| <必威官网>| <必威体育官网>| <必威体育app>| | | | | | | | | <乐天堂>| <乐天堂体育>| <乐天堂官网>|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体育app>| | | | | | | | | <同乐城>| <同乐城体育>| <同乐城官网>| <同乐城体育官网>| <同乐城体育app>| | | | | | | | | <热博>| <热博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app>| | | | | | | | |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官网>| <竞博体育app>| | | | | | | | | <贝博>| <贝博体育>| <贝博官网>| <贝博体育官网>| <贝博体育app>| | | | | <亚博>| <亚博体育>| <亚博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app>| | | | | | | |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