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當世界崩壞之時 > 第二十二章 天都施家

      第二十二章 天都施家

        “齊叔,我父親呢?”一名青年向一位老者詢問道。“哦,是睿鋒少爺啊。二老爺正在公司開會,據說和新產品的研究有關。”被稱作齊叔的老者回答道。青年點了點頭,又問到:“那三叔呢?”老者回答到:“三老爺還在研究室里。對了,睿鋒少爺,能不能麻煩你把午飯給三老爺送去。從昨天晚上開始,他就沒吃過東西。”對于施家的三老爺,齊叔說起來很是無奈。三老爺是個科學狂人,一旦開始一項研究,經常忘記吃飯。“哦?三叔又沒吃飯?真是的,我都說過好幾回了。行了,把飯給我吧!”說著,施睿鋒接過老管家齊叔手上的餐車,推著它向著研究室走去。

        “三叔,吃飯啦!”施睿鋒大大咧咧地踹開研究室的大門,大聲嚷嚷道。“是睿鋒啊!來,坐!”三老爺看到施睿鋒的出現,并未責怪他的無禮,反而讓他坐下。“三叔,不是我說您。您每次一研究起來,連飯都忘記吃了。”施睿鋒無奈地說到,“哈哈哈!你不說我還不覺得,你還別說,真有點餓了!”三老爺無視施睿鋒的白眼,摸了摸肚子,不在意地說到。對著這位叔叔,施睿鋒只得苦笑。家族的事不管,一心撲在研究上。畢生心愿就是不停地研究和探索,以至于終身未娶。有時他都在想,如果沒人主動塞吃的給他,他會不會自己去找東西吃。就在施睿鋒惡意猜測的時候,三叔開口道:“睿鋒啊,你幫我看看,這到底哪里出問題了?我研究了很久都沒搞清楚。”聽了三叔的話,施睿鋒也十分好奇,湊了上去。齊叔路過研究室,看到兩人埋頭研究,搖了搖頭離開了。

        “呼,終于完了!差點跟三叔一樣成為研究瘋子!”這一研究就到了半夜,施睿鋒這才從研究室出來。回頭看了一眼三老爺,無奈地搖了搖頭。“喲,這不是睿鋒表弟么?”就在施睿鋒回房的路上,遇到了一名青年。青年看似親昵地打招呼,卻能看到眼底的不屑。“睿豪表哥真是清閑,看來最近也就和朋友喝喝酒吧。不像我,整天就只能在研究室和藏書閣來回奔波。有時候真羨慕表哥的清閑,我也想閑來無事喝喝小酒啊!”施睿鋒滿臉遺憾地說到,至于真假就見仁見智了。“你!”施睿豪也知道雖然自己在外人看來是天才級的人物,可是和施睿鋒比起來,就像是大人與小孩一般,根本不是一個檔次。今天也是因為自己的一個小研究成功了,和自己的團隊進行慶祝而出去喝酒的。已經膨脹的他,加上酒精的原因,立刻對施睿鋒表現出不屑。施睿鋒也不理被懟得無言的施睿豪,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回到房間后,他倒頭躺在床上。仰著頭,看著天花板出神了,喃喃自語道:“天揚,我相信你一定沒死,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施睿豪是大伯施穆楓的兒子,自從自己的才能被長老們發現后,就一直視自己為眼中釘。原本大伯年輕時被譽為百年不遇的天才,但現在因為自己的出現,而被搶了第一天才的頭銜,他和大伯一家關系越來越差。其實小時候的他一直都得不到別人的肯定,就算有很多理論提出,家里的大人都覺得是天馬行空,無稽之談。因為這樣,他越來越不自信。就在這時,出現了一個改變他命運的人——于天揚。因為一次大型宴會,兩人結識,那年他們才五歲。每當大人們否定了施睿鋒,于天揚總會用小手拍拍施睿鋒的肩膀,老氣橫秋地說到:“別灰心,一定會成功的!”說完還解釋到,這是從父親安慰手下時候學來的。從前不覺得,長大后,施睿鋒才發現。當年若不是有于天揚的安慰,自己根本無法撐到現在。也許早就放棄研究,成為一個管理公司的機械。十年前于天揚失蹤后,施睿鋒像是受到了打擊一般,瘋狂地看書,做研究。他堅信,只要自己能改變現在的戰局,就一定能再見到于天揚。即使外界都在謠傳于家小少爺已經死去,但他一直堅信于天揚還活著。這不是盲目自信,而是在他心中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告訴他于天揚還活著。

        第二天清早,施穆華回來了。聽說父親回來,施睿鋒立刻出來迎接。“父親,關于那項研究。董事會研究得怎么樣了?”施睿鋒見到父親,立刻開門見山地問到。施穆華看著兒子,無奈地說到:“你好歹讓我喝口水再說吧!開了一天的會了,至今都沒喝一口水。”自己這兒子什么都值得驕傲,就是這個急性子讓他頭疼。“好了,你們爺倆就別站在門口說話了。先讓你老爸吃點東西再聊吧。”這個時候,施睿鋒的母親出來打個圓場。早餐過后,施睿鋒又急切地想問那事。看著兒子滿臉急切的樣子,施穆華也不打算賣關子,低沉地說到:“對于你的方案,大部分執行董事基本都同意。只是...”“只是什么?”聽到有轉折,施睿鋒皺了皺眉,問到。看著兒子緊張的樣子,施穆華說到:“只是這個成功率是多少?你也知道,那些執行董事不注重過程,只看重結果。”“成功率?”這回輪到施睿鋒懵逼了,笑道:“如果董事會是擔心這個的話,那您大可放心。您告訴他們,成功率......百分之百!”施睿鋒說后半句時,還故意停了停。聽到百分之百的時候,施穆華瞪大了眼睛,吃驚地看著施睿鋒。平靜下來后,嚴肅地說到:“這不是開玩笑!這項技術以前不是沒有研究過,可從未有人成功過!即使現在有超古代文明技術為依托,也只是增加了一點成功率罷了。”施穆華好意提醒道,但施睿鋒毫不在意說到:“老爸,我從以前就已經開始研究了。我相信,這項技術沒有人比我更為熟悉!”看著自信的施睿鋒,施穆華心中無比驕傲。雖然自己在家族中資質平庸,但他有一個絕世天才的兒子。

        施穆華吃完早飯,又馬不停蹄地趕回公司去。施睿鋒來到藏書閣,翻找研究所用的書籍。找著找著,他又陷入了回憶中......

        自從于天揚生死不明后,施睿鋒就整天不是在藏書閣,就是在他父親的研究室里。久而久之,那兒變成了他的研究室。他一直都記得,從前于天揚說過的一句話:“如果有一天我能像動畫里的人物一樣,穿上專屬的戰甲就好了。”就因為這句話,施睿鋒埋頭苦干。用了整整十年的時間,經歷了幾十萬次的實驗,終于研究出了穩定的制作方法。這條道路是艱辛而又曲折的,支持他走下去的動力就是于天揚。

        “你說什么?父親,難道長老們真打算這么做!”施睿豪對著一名中年男子吼到,此人正是施睿鋒的大伯——現任家主施穆楓。施穆楓皺了皺眉,不悅地說到:“你看看你,也怨不得長老們會傾向施睿鋒。無論天賦智慧,還是行事作風,施睿鋒都比你沉穩多了。”施睿豪不滿道:“就算這樣,他施睿鋒憑什么就是下一任家主?按輩分,我比他大!應該由我來繼承!”看著施睿鋒的樣子,施穆楓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自己曾被譽為施家百年難遇的天才,怎么就生出這樣的兒子。有時他會問自己,為何施睿鋒不是自己的孩子呢!他擺了擺手,說到:“施家注重的是能力,誰能力強,誰就當家主!”雖然嘴上不承認,但是心里還是嫉妒自己那個從來就看不起的二弟。資質平庸,卻生了一個好兒子。曾經他以為能和自己一較高下的,也只有三弟。但現在,施睿鋒的出現,完全是在碾壓他們。這十年來,即使自己第一個發現了超古代文明技術,但開發率還沒有施睿鋒高。可是說,現在施家的黃金期,都是由施睿鋒帶來的。

        從施穆楓的書房里走出,施睿豪緊握著拳頭,低聲念叨著:“施睿鋒!施睿鋒!又是施睿鋒!憑什么好事都讓他施睿鋒占去了!”憤怒地在墻上打了一拳,施睿豪跌跌撞撞地走出了施家。現在的他只想一醉方休!“喂!出來喝酒!什么?沒時間?沒時間就給我抽出時間!”“兄弟,快出來喝酒!什么?你也沒時間?”“喂!是我,施睿豪......居然敢掛我電話!”“喂!你要是敢掛我電話,信不信我弄死你!什么?我家老頭子不讓你們再跟我鬼混?滾!”.......打了幾通電話,這才發現他的父親為了讓他上進,早就警告過那些世家子弟。沒辦法,他只能獨自一人喝酒。就在這時,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來到他身邊,說到:“沒想到施家大少爺居然還會喝悶酒?”還未等施睿豪說話,男子像是惡魔一般誘惑道:“難道你不想打敗你的表弟,成為施家的繼承人嗎?”這話在施睿豪的耳邊,久久沒有散去。男子早已離開,只剩下雙眼呆滯的施睿豪,在那邊喃喃自語。

      看過《當世界崩壞之時》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 <必威>| <必威体育>| <必威官网>| <必威体育官网>| <必威体育app>| | | | | | | | | <乐天堂>| <乐天堂体育>| <乐天堂官网>|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体育app>| | | | | | | | | <同乐城>| <同乐城体育>| <同乐城官网>| <同乐城体育官网>| <同乐城体育app>| | | | | | | | | <热博>| <热博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app>| | | | | | | | |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官网>| <竞博体育app>| | | | | | | | | <贝博>| <贝博体育>| <贝博官网>| <贝博体育官网>| <贝博体育app>| | | | | <亚博>| <亚博体育>| <亚博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app>| | | | | | | |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