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嬌妻撩人:顧少,好給力 > 第六百一十四章并不屬于她

      第六百一十四章并不屬于她

        沈常安有一瞬間,看得有些呆了。

        直到耳邊忽然傳來一聲怒吼,隨后手臂猛地一痛,“你在做什么?滾出來!”

        沈常安猛地回神,看清眼前的一張怒容,該死的,下手真重,肯定都青了。

        被他這么打一下,沈常安也顧不得腳痛,趕緊出了這片花田,她剛一出來,便好到顧墨甯滑著輪椅靠近花田,冰冷的眼眸里出現一絲難得的心疼。

        順著他的眸光看過去,只見從她出來的地方,有好幾株幽蘭倒下,當下沈常安也知道,他為什么那么生氣了!

        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可以賠你的。”

        天知道,這是她第一次說要賠償別人的話,對著他,她自然而然的就說出來了。

        顧墨甯陰冷的眼神冷冷的看向她,不屑道:“你賠不起!”

        沈常安被他這態度氣到了,什么啊,她都說要賠償了,這男人是要鬧哪樣?

        “喂,顧家三少,你說話至于這么傷人嗎?”

        對于她的話顧墨甯充耳不聞,專心致志的弄得著他寶貝的幽蘭,不過最里面那顆,他卻怎么也夠不到,坐輪椅進去的話,肯定又會砸壞其他的蘭花,他第一次這么痛恨自己的腿,為什么不能站起來。

        看他那樣子,沈常安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再說了,那株幽蘭也是她弄壞的。

        二話不說,越過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那株幽蘭旁。

        這期間,沈常安還用余光去注意他的臉色,只見,那張跟顧錦瀾有七八分相似的臉龐上,沒有半點表情,整個就一大冰山,面癱。

        終于弄好啦,揉揉有些發痛的腳,就聽到一道清冷的聲音從耳邊傳來,“你可以走了,今天我就當你從來沒來過!”

        走?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來的這里,怎么可能會這么輕易的就走掉。

        “顧家三少,我想知道,那天你說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沈常安笑意盈盈的問道。

        顧墨甯垂眸,半響,才淡淡道:“沒有什么意思,趕緊離開這里!”

        見他微閃的眼神,沈常安當機立斷,反駁道:“你在說謊?為什么會在哪里碰到你,別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巧合,我沈常安最不相信的就是巧合了。”

        顧墨甯看著她,無神的目光里沒有過多的感情,仿佛是一潭死寂的潭水一般,最終沒有再說什么,滑著輪椅就要離開。

        沈常安眼疾手快的一把踩住剎車,“好既然你不想說,我就問你另外一個問題,十五年前,你有沒有去過慧心孤兒院。”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他,似乎從他的臉上看到一絲不一樣的色彩,顧墨甯淡淡的睨視了她一眼,帶著磁性而又微冷的聲音在院子里響起:“沒有。”

        回答的干脆利落,沈常安看不出他在說謊,可也不愿就此放手,從口袋里拿出紅豆手鏈,“那這個手鏈,你有見過嗎?”

        顧墨甯看了一眼在如血的殘陽下,發著紅光的紅豆手鏈,隨后道:“沒有。”

        聽到這個答案,沈常安的心里有一瞬間的失落,他不是他嗎?

        可是為何給她的感覺卻這么像呢?

        難道是錯覺?

        “我不想再看到你出現這里!”顧墨甯滑著輪椅離開,無情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沈常安心里有些不甘,她感覺,他就是他,“你為什么這么討厭我,我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

        聽到這話,他掛著輪椅的停了下來,冰冷的聲音傳來:“別去肖想不屬于你的人!”

        這么一句無頭無尾的話傳來,沈常安當真是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她肖想誰了,真是莫名其妙。

        為了這么一個壞人,扭傷了腳,還挨了一棒子,她根本就是自己在作死。

        當下翻著墻回去,在落地的時候,腳傷又加重了,疼得她呲牙咧嘴的。

        下班回來的顧錦瀾見她苦著一張臉,一瘸一拐的,頓時怒了。

        二話不說,抱著她上樓,不知道從那里變出來一瓶紅花油,也不嫌味道重,直接抹到手上,在她高高腫起的腳踝處重重的揉著。

        “啊……嘶……錦少,您輕點。”

        話音剛落,顧錦瀾不僅沒有輕,反而更加加重了力道,那雙深邃的黑眸里燃著小火苗。

        不爽道:“現在知道痛了,走個路都能把腳扭到,沈常安你這眼睛是拿來當擺設的嗎?笨女人,下次再受傷,看我怎么對付你。”

        本來沈常安是含著淚的,聽到他這一番話,不知怎地,心里一股暖流劃過,被他用力揉著的腳踝也沒那么痛了,勾唇一笑,猛地湊近他的俊臉,用魅惑的語氣說:“顧錦瀾,你在關心我。”

        這句話,不是問話,而是肯定。

        而顧錦瀾也不自然的咳了一聲,俊朗的臉龐上升起兩片可疑的紅云,扭開頭,這個死女人,自己知道就行了,干啥要說出來!

        見顧錦瀾不正常的臉色,她就知道,自己說得沒錯。

        其實,溫柔起來的他,真的很迷人,不由自主的目光就會追隨到他身上,仿佛一刻也移步開眼。

        只可惜,這樣的他,并不屬于她。

        雖然他曾說過,他對那個人有的只是感激之情,但是這十幾年的相處,那是能說斷就斷的?

        她要的是絕對的愛,她很自私,容不得自己男人眼里有別的女人。

        應該說,每個女人都是這么想的吧!

        隨著顧錦瀾給她上藥,腳踝處雖然還痛著,不過,比剛剛要好了很多,誰都不愿意打破這份難得的溫馨。

        一道敲門聲響起:“大少爺,少夫人,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請問是現在吃嗎?”

        “我們馬上下去!”

        說完,顧錦瀾直接一手抱起來,沈常安驚呼一聲,“錦少,您做什么?”

        “吃飯。”顧錦瀾唇一揚,抱著她往外面走。

        “那我就在房間里吃吧!”這廝這么抱著她下去,是想讓她被所有人仇視是吧!

        本來,在這個顧家,不待見她的人就已經夠多了,這廝還這么招搖過市,雖然這段時間,一直沒有人來騷擾過她,不過顧夫人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因為顧墨凡的事,顧家二嬸只怕也是對她恨到骨子里了吧!

        “怎么,怕了,有我在!”

      看過《嬌妻撩人:顧少,好給力》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