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怦然婚動:洛少,吻妻上癮 > 第六百一十五章我會記得吃的

      第六百一十五章我會記得吃的

        齊長風第一次覺得自己簡直問了一連串不過腦子的問題。顧言就是有這個本事,能讓他瞬間失去所有的冷靜和理智。齊長風面對顧言,一直都是那么不知所措。

        “傘,風吹壞了,手機,進水關機了。”顧言還是一一回答了他,后者才后知后覺的意識到顧言一直站在雨里和他說話。

        齊長風趕快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顧言身上,雖然顧言已經濕成這樣,多一件外套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但齊長風還是做了這種他之前根本不會做的事。

        他打開車門,扶著顧言上車,腦子里卻想著自己怎么會這么反常。他望著顧言,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水珠,眼眶微微有些紅,像是剛哭過,她總是這樣令人心疼。

        確認關好了副駕駛的門,齊長風坐回駕駛座。

        他扭頭看了看身邊的女子,想問她為什么哭,張了張嘴卻一個字也問不出來。他害怕她冷冷淡淡的說沒什么,他更害怕她什么都說了,他不想聽她說對別人的深情。他一直都知道她的心里有個人,他也很清楚那個人不是他。

        “怎么不跑著?”他還是決定率先打破沉默。

        “什么?”顧言一時沒反應過來。

        “想少淋一會兒雨,別人都會跑著。”齊長風覺得自己今天問的問題簡直對不起自己的智商,但是相較于沉默,他寧愿將這種沒營養的對話進行下去。

        倒是顧言笑了,這是齊長風沒想到的。

        “我覺得不是這樣的。”顧言出乎齊長風預料的一本正經的回答了他的這個問題。“我知道我跑的不快,就算跑了也少淋不了多少雨,還很有可能因為著急被絆倒,反正跑步跑都會淋成落湯雞,我可不想再摔一身泥。”

        齊長風聽著不自主的笑了出來“邏輯還挺獨特。”

        “你不懂,這是智慧。”顧言暫時又忘掉了以前的不愉快,夸起自己來是真的一點也不客氣。

        齊長風一邊笑著一邊發動了車,緩緩朝顧言家開去。

        一路上,兩人沒有再說話,但好在路程并不長,還不算太尷尬。

        顧言靠在副駕駛的椅背上好像是睡著了,齊長風想叫醒她,指尖剛碰到她的皮膚就嚇了一跳,她的皮膚滾燙。

        反應過來之后齊長風立馬伸手去摸顧言的額頭,驗證了自己的猜想。顧言發燒了!

        “顧言?”

        顧言沒有任何回應。

        齊長風有點慌了,趕忙將她抱上樓,放到床上。想給她喝點退燒藥,卻發現別說藥了,顧言家連熱水壺都沒有。齊長風懊惱的揉了揉腦袋,是自己疏忽大意了,顧言這些日子都是怎么過的呀。

        齊長風回來的時候,顧言還在昏睡。他從來沒想過,他齊長風有一天會照顧一個病人,甚至還給她燒水買藥。

        顧言輕輕哼了一聲,齊長風立馬收起了所有的思緒,立馬拿著新買來的水壺燒水。可能這就是喜歡吧,齊長風嘆口氣,揉了揉額頭。自從這個女孩子出現在他的生活里,他就常常會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甚至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真的改變了他。

        為顧言吃了退燒藥,齊長風才意識到她的衣服都是濕透的。沒有任何思考,他就伸手想幫她換衣服,當指尖再一次觸碰到她柔軟而炙熱的身體,觸電的感覺讓齊長風一下清醒了。他望著面前的人兒,盡管他恨不得直接將她占為己有,但他從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許他趁人之危。

        齊長風站起身來,打了助理的電話。

        “齊總,請問還有其他吩咐嗎。”助理小姐依舊保持著職業性的微笑。

        “你先回去吧,有事再叫你。”齊長風看著床上的顧言已經換好了干凈的衣服,頭發也都吹干了,吃過藥后已經睡著了,覺得應該暫時沒什么事了。

        “好的。”助理小姐輕輕的帶上們,離開了。

        房間里很安靜,卻和辦公室的那種冷冰冰的安靜不同,齊長風覺得只要和顧言待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說,都會覺得很溫馨。喜歡的女子就在自己面前睡著,耳畔有她均勻的呼吸聲,他可以握著她的手,他不回推開他也不會拒絕他。齊長風真希望時間可以就在這一刻停住,可以就這樣一直看著她的睡言。

        一陣困意襲來,齊長風就伏在顧言的床邊睡著了。

        手里好像有什么東西動了動,齊長風慢慢醒來,正好對上了顧言的眼神,一時間,四目相對,兩兩無言。

        顧言輕輕抽回了自己的手,好像在盡力的想不露痕跡的完成這個動作,齊長風將這一動作盡收眼底,一時間卻做不出什么反映。直到顧言終于將整只手抽離了他的掌心,他才覺得手里空蕩蕩的。但是,為避免氣氛更尷尬,齊長風還是收回了自己的手,撓了撓本來就亂糟糟的頭發。

        “你昨晚發燒了。”還是齊長風先崩不住,開口解釋。

        “嗯。”顧言輕輕點了點頭,然后為難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齊長風“那個……衣服……”

        “衣服是我叫助理來幫你換的。”齊長風知道顧言的顧忌。

        “嗯。”顧言明顯的松了一口氣,輕輕點了點頭。沉默了一下,顧言繼續補充道“謝謝你了,嗯……長風。”

        盡管關于稱呼顧言明顯的猶豫了一下,但齊長風還是稍稍開心了一下。

        “我還得去公司,就先走了?”雖然這并不是齊長風的心里話,他根本一點都不想走,但他看出顧言想讓他走了。

        “嗯,好的。”顧言沒有異議。

        沒有聽到挽留的話,雖然也在齊長風的意料之中,但他還是有些失望。

        走到門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齊長風轉身對跟在他后面送他出來的顧言說“那個,甜品店,你要是不舒服今天就別開了。”

        顧言愣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嗯,我會看情況的。”

        “記得吃藥。”齊長風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婆婆媽媽的。

        “嗯,我會記得吃的。”顧言繼續點頭。

        “那我走了。”

        “再見。”

        再找不到什么話說的齊長風只好離開了。顧言目送齊長風下了樓,才轉身進屋,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對不起。”顧言靠著門,喃喃說道。

      看過《怦然婚動:洛少,吻妻上癮》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