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三國末世錄 > 第363章 雪原決戰

      第363章 雪原決戰

        霍爾桑在雪橇上親眼看見己方的馴鹿雪橇接二連三的翻車,方才明白過來,對方已設了圈套。他連忙高聲叫嚷著:“雪橇都向后撤!等后方長毛象沖到前面再說!”。

        他這個方法不錯,那些猛犸戰象皮糙肉厚,而且速度也比馴鹿雪橇慢多了,還披掛著厚厚的皮甲。那些漁網的網繩對它們應該沒有什么效果。

        只不過,他下達這個軍令,時間上已經有點晚了。等軍令傳達開去,很多馴鹿雪橇不是被網繩絆翻,就是被回頭狙射的長弓手當場狙殺。

        馴鹿們陸續調轉方向,向后撤去。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犬吠之聲大做。成百上千條鮮卑巨犬喘著粗氣,向馴鹿飛撲而來。

        兩頭剛剛轉過身的馴鹿剛要開始加速奔跑,一頭鮮卑巨犬嗷的一聲沖上來,死死咬住其中一頭馴鹿的脖子。雪橇上的艾文克長矛手立刻反應過來,挺起長矛向巨犬狠狠扎去,一下就將那巨犬的身體捅個對穿。

        可是,那頭馴鹿已經被咬死,剩余的一頭馴鹿是拉不動整個雪橇外加一頭馴鹿尸體的。雪橇上的其它人手忙腳亂的試圖從雪橇上解開馴鹿的尸體。但是空中已傳來咻咻的箭矢破空之聲,幾支長弓所射的重箭,毫不留情的貫穿了他們的身體…

        艾文克的雪橇一撤,那邊梁軍的狗拉雪橇又貼了上來,并且雪橇上的長弓手不斷施放重箭。整個戰局大有被逆轉之勢。

        霍爾桑開始著急起來,嘶吼道:“猛犸怎么還沒上來!”。馴鹿雪橇的速度比猛犸的奔跑速度要快一些。時間一長,猛犸戰象自然就被拉的很遠,不可能說趕上來就趕上來。

        不過此時,一頭跑的最快的猛犸象終于沖了過來,它果然不懼那些網繩陷阱,在馭夫的指揮下,勇往直前的向前沖著。

        它附近的梁軍雪橇們紛紛避讓,但是重箭,飛矛標槍卻持續不斷的向它身上招呼著。艾文克人的猛犸戰象,雖然披掛著厚厚的皮甲,但也經不住如此猛烈攻擊。尤其是那近距離投擲的標槍飛矛。

        猛犸象上的弓手開弓放箭,長矛手也挺著六尺長的長矛對靠近猛犸的梁軍亂捅亂刺。隨著噗的一聲矛刃入肉的悶響,雪橇上的馭手被捅翻落地。不過與此同時,梁軍雪橇上的槍盾兵用盡全身的氣力,投出了自己最后一根飛矛。

        那猛犸象發覺附近有人,正要向身體一側擠時,那矛槍瞬間就洞穿了它身上厚厚的皮甲,刺入了它的身體。這支飛矛是押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本已失血過多的猛犸象再也支撐不住,長長的悶哼一聲。龐大的身軀向一側倒下。

        猛犸象倒下時,雪橇上的梁軍兵士能夠明顯感覺到大地微微一顫。猛犸象鞍簍里的幾三名艾文克人跌落出來,他們正好落在梁軍雪橇一側,雪橇上的梁兵二話不說,挺起繯首鋼刀,一刀一個,眨眼就解決了他們。

        這頭猛犸象雖然倒下了,但后面的猛犸巨象卻成群結隊的沖了上來,那些幸存下來并且逃走的艾文克人馴鹿雪橇,再次調轉頭來,虎假虎威的跟在這些猛犸戰象的后面。

        剛才對付一頭猛犸象,眾多梁軍雪橇兵花費了相當大的代價和精力才將其殲滅,如今這上百頭猛犸象,若只憑梁軍乘狗拉雪橇與兜圈近距其肉搏,很難討到便宜。

        呂布立刻示意的揮揮手,同乘雪橇的令兵再次向空中施放響箭,這次響箭帶的尾煙卻是綠色的。梁軍數百上千的雪橇不約而同的再次向東南方撤去。

        那些猛犸戰象卻在后方狂奔著緊追不舍。狗拉雪橇本身速度就不如馴鹿拉的雪橇,而且剛才每乘雪橇都放出一兩條獵犬追咬馴鹿,因此現在的速度更慢了,速度比猛犸要慢一點點。

        一頭正在奔跑的猛犸象突然長嘯悲鳴起來,并且如同瘋了一般在雪地上兜起圈子。它背上的鞍樓中,有兩人猝不及防之下,被顛出鞍樓。這摔的半死兩個人,還沒來得及從地上爬起,就被猛犸象踩踏而過,兩具尸體如同嵌入到硬殼一樣的冰雪中。

        更多的猛犸象相繼如此這般發起瘋來,鞍樓中的艾文克人被顛下象背后,不是被猛犸踩踏而死,就是被遠處梁軍雪橇上的長弓手狙射而死。

        一頭瘋狂亂奔的猛犸戰象甚至將后方自家的雪橇撞去,隨著蓬蓬兩聲沉悶的響聲。那兩頭拉雪橇的馴鹿霎那間就被撞成肉餅。雪橇也被猛犸掀翻,在空中連翻兩個滾。雪橇中的艾文克人自是活不成了。

        后方的霍爾桑見到這般情景,大驚失色說道:“難道敵軍會魔法不成?我們的這些猛犸是中了敵軍的詛咒了嗎?”。他壯著膽子,要駕馭馴鹿的兵士將自己乘坐的雪橇再靠前沿近一些,他要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靠的足夠近時,他發現了端倪,那些發狂猛犸踏出的足跡中有明顯的血跡。他立刻想到--雪地下面藏著東西!他猜測的不錯,梁軍事前在這片雪地下埋了專門對付猛犸的鐵蒺藜。

        這些鐵蒺藜的端頭很鈍,埋的也很深,因此它們對馴鹿無效,因為一是馴鹿不會在堅硬的冰雪表面踩這么深個坑,二是以馴鹿的重量,這么鈍的鐵蒺藜也扎入不到鹿蹄之中。對于拖拉梁軍雪橇的鮮卑犬,就更不起作用了。但是這些猛犸象,卻是一踩一個準。

        艾文克的猛犸象隊頓時大亂,梁軍上千雪橇乘機殺回。那些被鐵蒺藜扎傷的猛犸象,瘋狂過后便表現出力竭的狀態。只有被駕駛著狗拉雪橇的梁軍“圍毆”的份。

        此時,霍爾桑雖然還保留了些馴鹿雪橇以及沒有受傷的猛犸戰象,但梁軍在數量上已占據了絕對優勢。在雪原上的混戰亂斗中,被殲滅的霍爾桑軍兵馬越來越多。

        他們的士氣終于瓦解了,有些艾文克人或薩哈人雅庫特人,開始駕著雪橇和猛犸悄悄溜出了戰場。這樣的人越來越多,霍爾桑本人眼見大勢已去,也悄悄的向北奔逃而去…

      看過《三國末世錄》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