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驚蟄 > 110.天魔考
        買到防盜章了?晉江app千字三分, 一章一毛錢, 補買無壓力  想來想去只有這個小賊!

        放跑了女鬼,多添一條人命, 他們倆半點沒放在心上,可弄壞了師父的法器, 非得被狠狠責罰不可。

        看見謝玄站在人群中, 臉上似笑非笑,心頭怒起, 立時跟蕭真人告狀:“師父, 法袋無緣無故破了,必是這小賊弄鬼。”

        蕭真人還記得謝玄小小,他還記得那把陽氣極足的桃木劍。

        煉化法器十分不易,蕭真人入道門已經三十余年, 也不過一只法袋一柄拂塵頗得靈性, 法袋毀了,他怒意難消。

        清源又道:“壞了師父的法袋, 可不能放過他們。”

        兩個徒弟那番說辭, 蕭真人并不全信,他們也逃不脫偷酒憊懶的責罰,可抓賊拿贓,無憑無據的指謫謝玄壞了他的法袋,也不能服眾。

        兩個徒弟蠢鈍,看不出那兩個小道士手里的寶貝,蕭真人暗想, 說不準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這把劍的威力。

        謝玄耳廊一動,聽見清源清正的話,但他一點不怕,老鼠干的,又不是他們干的,有本事就拿出憑據來。

        見蕭真人看過來,沖他咧嘴一笑,似是正把清正的話聽在耳中。

        蕭真人目光微斂,輕聲喝斥徒弟:“不可胡說,這位小道友通身正氣,豈會作這等事。”他兩步邁下階,走到謝玄身邊。

        以道門禮問好,客客氣氣邀請他們:“再有兩日就是真武大帝朝科法會,兩位小友可要前往觀禮?”

        真武大帝圣誕是道門大節,修道之人須得在真武大帝像前敬清香,念威靈咒。

        小小一把攥住了謝玄的衣角。

        蕭真人沒安好心。

        她一雙濛濛霧眼盯住蕭真人的臉,把蕭真人看得心中一寒。

        這雙眼睛,似乎沒有看他,又似乎將他一眼看了個透,仿佛自己心中在動什么念頭,在她眼中一清二楚。

        不必小小警示,謝玄也知道蕭真人有所圖謀,進了一陽觀還不是任他宰割。

        他立時笑了,回了個禮:“多謝知觀相邀,我們師兄妹還有另一樁要緊事,耽誤兩日功夫,法會之前自然要上山拜三清,在祖師爺前上香。”

        只要肯來就行,蕭真人也不勉強他們立刻就上山,一揮拂塵,微笑告辭。

        清正跟在后面氣憤不過:“師父!明明是那小賊弄鬼,該拿住他狠揍一頓,您怎么跟這兩個野道

        這樣客氣。”

        平素師父就是見著了官府來人,也是一樣冷淡自持,怎么偏偏就對兩個小賊這么禮遇。

        蕭真人斜了他們一眼,自己這兩個徒弟還真是睜眼的瞎子,寶貝放在眼前,也認不出來。

        至于謝玄口中那個不許他們提及道號的師父,蕭真人雖心存疑慮,但道門中脾氣古怪的大有人在,越是古怪就越是厲害,把他們請上山來,探一探虛實。

        若真有個厲害的師父,那便結交一二。

        要是沒有這個厲害的師父,也能憑白得一把寶劍。

        蕭真人一面出城一面吩咐徒弟:“你們倆留下,看著他們。”

        清正還不明白蕭真人的心思,清源卻眼睛一轉:“師父可是是瞧中他們身上的東西了?”

        蕭真人瞥他一眼:“你倒還不算太蠢。”

        兩人正想著將功折罪,愿意留下為師父分憂,蕭真人也怕蔣家那個婦人鬧出動靜來。

        對兩個徒弟道:“也留神看看蔣家,上頭說要來人,卻不知何時來,你們招子放亮些,可別誤了大事。”

        紫微宮掌南道,奉天觀掌北道,兩個道門每隔五年都會派人來巡查門下道觀的功過。

        一陽觀屬南道,蕭真人接手一陽觀將近二十年,天高皇帝遠,在池州過得極是舒服,每回來的都是他的師兄弟,這回卻不知誰要過來,不能不打起精神對待。

        清源一口答應:“師父放心,保管師父滿意。”

        蕭真人騎馬離開,清源清正在街市上找到了謝玄小小。

        謝玄牽住小小的手走在長街上,看見有賣冰糖葫蘆的,停下買了一串。

        小小張嘴咬了一半,遞到謝玄嘴邊,謝玄把剩下的半個都叼下來,嚼在嘴里,余光一瞥,瞥見清源清正跟在他們身后。

        謝玄突然長眉一皺:“麻煩。”

        小小一時不解,回頭一望,眼前朦朧不清,街市上處處是人,五蘊之氣雜亂,她眨眨眼也還是看不清。

        謝玄摟住她的肩頭:“兩條尾巴,咬得倒緊。”

        他們是要辦正事兒的,跟的這么緊,還怎么辦。

        謝玄嚼完山楂,吐出個山楂核,問小小:“想不想演皮影戲?”

        小小舔著冰糖葫蘆,輕笑一下,露出兩顆糯米牙:“想!”

        小小還很小的時候,被師父馱在肩上進鎮看過一場皮影戲,鄉下班子,皮影做得十分粗糙,可兩個孩子卻看得起勁。

        回去之后還時常念叨兩句,師父便趁著酒性隨手撕出幾個紙人,支起白布,給他們“演”了一段皮影。

        演的是道士抓鬼的故事,那紙人道士還知道自己跳上跳下,尋一根短樹枝,當劍那樣在手中揮舞,小小紙人,很是威風。

        等小小大些,師父就教她剪紙人兒,剪出來的小毛驢能自己在桌子上走一個時辰都不停。

        師父還許諾過,等小小再大點,就教他們扎紙馬紙驢,拋出來便能成活物,還能馱著人走。

        可還沒等到小小長大,師父就不見了。

        兩人有意在城中轉來轉去,繞了東城繞西城,他們長在鄉間,日日都要走山路,腳下有力,可把清源清正累得夠嗆。

        倒也不是瞎轉,而是讓小小看城中哪家清凈平和,謝玄暗暗記下門戶,預備頂著土地公的名號去當散財童子。

        轉了大半日,買下各色彩紙、剪刀、針線、蠟燭和零碎布片。

        身后那兩條“尾巴”越咬越緊,一刻不放,看著師兄妹二人進了春來客棧。

        謝玄特意要了一間靠街邊有窗戶的屋子,進屋就大開了窗,在窗前呼喝小二去買糕點切肉,還拍著包裹:“道爺我有的是錢。”

        清源清正藏在街市檐下,目光緊緊盯著謝玄小小這間屋。

        謝玄心中冷哼,“啪”一聲關了窗,這二人夜間不來便罷,要是敢來,非嚇得他們滿地打滾不可!

        小小坐在桌前,鋪開彩紙剪子,她問:“剪些什么模樣的?”

        “什么嚇人剪什么,別給他們留膽兒。”

        小小舉著剪子彎眼一笑,照著那個吊死女鬼的模樣,剪出一個個人形來。還在每個形態各異的小紙人嘴上,都用針縫上一條紅布剪成的長舌頭。

        兩人自離開家鄉,已經有許久沒起過這玩鬧的心思了,小小沒一會兒就剪了十幾個出來,自己也覺得剪得好,拎起紙人拿給謝玄看:“師父看見了,一定會夸我的。”

        謝玄看她這樣高興,也跟著開懷,作弄那兩個道士倒放在其次,小小開心才更要緊,他也拿了張紙,隨手剪了個歪七扭八兩個人兒。

        比給小小看:“這個是你,這個是我。”

        兩個小人站都站不起來,歪嘴斜眼很是難看,謝玄自己看了都覺得不成樣子,揉成一團扔進紙堆里。

        小小取過一張新紙,用同一張紙剪出兩個小人。

        一個高些,一個矮些,都梳著道士頭,兩個紙人手牽著手。

        謝玄拿在手中細看,越看越覺得像,果然活靈活現的,取筆磨墨,在兩個紙人身上畫上符。

        把大的拿到嘴邊呵口氣,落地這小紙人便活了,歪歪扭扭跳動起來。

        小的那只紙人送到小小面前,讓她吹上口氣。

        兩個紙人見面便親親熱熱挨在一塊,大紙人兒跳到小小的鞋面上,又伸手去拉小紙人。

        一大一小手牽著手,順著小小的褲管往上爬。

        小小坐穩了,一動也不敢動,看它們爬得十在吃力,伸出手攤開掌心,兩個小紙人便跳到小小的手掌上。

        作者有話要說:  還有一更,大概很晚,大家可以明天再看

      看過《驚蟄》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