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旺夫小啞妻 > 498、地位不低(1更)

      498、地位不低(1更)

        少年們策馬趕到的時候,聽聞云六郎賽馬贏了大皇子,頓時滿臉崇敬,一個個爭先恐后要去蘇州云氏學藝。

        云氏的弟子,來自大江南北,有部分出身京城名門望族。

        云淮不是不可以收他們,不過,“云氏規矩嚴苛,你們想去也行,先回家和爹娘商量好,倘若家人同意了,那么云氏隨時歡迎你們。”

        云氏老家主、云淮生父主事兒的時候,曾經有一名弟子瞞著家人進去學藝,后來他母親找來,哭天搶地讓他回去,少年性子倔,怎么說都不聽,他娘氣怒之下,一頭磕在云氏大門前的柱子上,險些喪命。

        從那以后起,云氏便多了一條入學規矩——須得家人同意,否則不收。

        “同意同意,肯定同意。”其中一個少年滿腔熱血,“我爹早就想把我送去云氏了,只是我以前貪玩兒,不樂意被束縛,今日云六郎在獵場上的表現,實在讓人大開眼界,看得我心潮澎湃,我一會兒就跟我爹說一聲,你們回去的時候能不能捎上我?”

        有一個開了頭,后面的少年就越發躍躍欲試,一個個擠上前來,想先在云淮跟前露個臉。

        云淮拿出耐性,一一回答完眾人的問題,又溫言細語地說了一遍要想入學云氏,須得注意哪些事項,尤其強調家人一定得同意,否則即便是去了也會被擋在大門外不讓進。

        宋元寶最煩規矩,因此剛聽云淮說完,就主動往后退了一步,把自己的位置讓給其他少年。

        他待在宮中,雖然趙熙的規矩也嚴苛,但起碼很多時候還會縱容他胡來,云淮就不一樣了,既是長輩,又是將來的師父,手底下管的是一百多號人,斷然沒有因為他一人而破了規矩讓其他弟子上行下效的道理。

        因此兩相權衡之下,宋元寶突然覺得玉堂宮是多么的美好,師父手底下只有他一個弟子是多么的幸福。

        趙熙見宋元寶不知什么時候挪到自己這邊來,看了看他,一言未發。

        宋元寶卻像是十分害怕他秋后算賬,先行陪上笑臉,“殿下,我先前那些話都是開玩笑,咳,開個玩笑,做不得真,要沒有您的教導,我哪能輕輕松松考上解元啊?你說是吧?”

        “我也是這么想的。”趙熙的眼神再度投過來,冷淡而又鄭重,“不過你這兩年重文輕武,實在不是什么好現象,接下來的兩年,我打算送你去云氏學武,什么時候文武雙全,你什么時候再回來。”

        “不不不……”宋元寶堅決道:“我將來只考文狀元,不考武狀元,學武就不必了吧?更何況,我爹娘肯定不同意。”

        趙熙道:“我可以代表他們點個頭,同意你去。”

        宋元寶暗暗腹誹:那我也不能代表你兒子管你叫聲爹啊!

        這話他不敢說,仍舊堅持自己的立場,“云六郎先前可直言了,我是有主的人,他不敢收的。再說,我走了,誰來給殿下伴讀呀?”

        趙熙:“你還知道自己是誰的伴讀?”

        宋元寶耷拉著腦袋,不敢再頂嘴,否則趙熙說到做到真給他弄到蘇州去,他哭都沒地兒哭。

        過了會兒,他服軟道:“我錯了,錯了還不行嗎?”

        不等趙熙開口,他率先自罰:“回去我就抄書,抄多少遍都行,殿下別生氣了好不好?”

        趙熙不知道他是從哪看出來自己“生氣”的,不過難得宋元寶認錯態度誠懇,他便沒否認,也沒再提及送他去云氏入學的事兒。

        那廂云淮已經應付完諸位少年,打馬走過來。

        趙熙對眾人道:“明日午時,宴賓樓為云六郎踐行,誰都不準缺席。”

        又吩咐其中一位少年把今日打來的獵物送一部分去宴賓樓,準備做成明日桌上的菜肴。

        交代完,所有人開始分道揚鑣。

        宋元寶跟著趙熙回宮。

        云淮和外甥薛炎并行,旁邊是薛家馬車,薛銀歡和葉翎還坐在上面。

        馬車另一旁是黑著臉提著兔籠的葉嶸,顯然還沒消氣,可是當著親妹妹的面,又不好發作。

        薛炎看了他一眼又一眼,到底是膽小,沒敢在這緊要關頭撞上去。

        這一路上,幾人幾乎沒怎么說話。

        薛葉兩家同在一坊,隔得不遠,到的時候葉翎跟薛銀歡說了聲回見,先下馬車跟著她哥哥進了將軍府。

        馬車又繼續往前走,最終在尚書府角門外停下。

        薛炎率先下馬,來給薛銀歡打簾子。

        等薛銀歡提著裙擺下來,他小聲問:“阿姐,三哥今日為什么那么生氣啊?”

        薛銀歡笑了笑,“他心情不好吧。”

        “可是咱們出發的時候,就數三哥興致最高了。”薛炎說。

        “哦。”薛銀歡繼續編理由,“那或許是他好勝心強,你們十多人打來的獵物還沒有小舅舅他們兩個人的多,所以心里頭不暢快了。”

        薛炎點點頭,顯然認同了薛銀歡的猜測,“可這也是沒辦法的呀,小舅舅和殿下,單獨分開都是一等一的騎射高手,合在一塊兒,我們十幾個人能差點跟他們持平,已經很不錯了。”

        薛銀歡還沒來得及再說什么,走在前頭的云淮忽然腳步一頓,回過頭來,叫了聲,“阿炎。”

        薛炎趕緊小跑上前,“舅舅,怎么了?”

        “你今日獵到幾只動物?”云淮問他。

        薛炎紅著臉道:“就……就五只兔子。”

        “別的沒了?”

        “沒了。”薛炎說著,心中越發緊張忐忑,低下頭去,走路的聲音都刻意放輕。

        “他們呢?”云淮又問:“誰獵的最多?”

        “是三哥。”薛炎答:“他一個人獵了十二只兔子兩只狍子一頭鹿。”

        云淮沒說話,負著手繼續朝前走。

        薛炎心里沒底,弱弱道:“舅舅,等回去我會勤學苦練的。”

        云淮沒有要責怪外甥的意思,畢竟薛炎才十三歲,再加上少年天生體弱,臂力無法跟正常人相比,五只兔子對他而言想來已經拼盡全力。

        他之所以會這么問,只是想知道這孩子還有多少提升空間。

        看出薛炎緊張得不得了,云淮道:“沒事了,你先回房沐浴休息,我去見見你祖父。”

        薛炎原本還以為自己這成績免不了被責罵,可一聽小舅舅什么都沒說,他頓時松口氣。

        ……

        云淮去見薛尚書,說的無非是要把薛銀歡帶去江南的事。

        薛尚書不同意,二人免不了一番爭執。

        云淮道:“雖說解除婚約是雙方自愿,可歡兒是姑娘家,多多少少會受到影響,今后很難在京城挑到好夫婿。”

        薛尚書冷笑,“是誰大老遠跑到京城來壞她名聲的?”

        云淮不想再重復薛銀歡原先險些被送入宮為妾的事兒,直接撂下話,“我來,只是知會尚書大人一聲,歡兒我帶走了,至于您同不同意,無關緊要。”

        “你!”薛尚書指著他,氣得額頭上青筋直跳。

        云淮站起身,直接走人。

        謝氏躲在廊柱后,一直注視著這邊的動靜,她沒辦法聽到云淮和太爺談話的具體內容,但想也想得到是為了薛銀歡。

        瞧著云淮一臉淡然地出了正房門,她緊咬著牙,滿臉不甘心。

        云淮走到院門邊時,腳步突然頓住,似有所感地回過頭,恰恰對上廊柱邊謝氏來不及閃躲的雙眼。

        謝氏雙腿一軟,卻是不得不走過來,強顏歡笑,“舅爺,我聽下人說,你要把歡兒帶到江南去?”

        云淮從對方身上收回目光,語氣冷淡,“昨夜阿姐托夢給我,讓我替她照顧好歡兒姐弟,怎么,謝娘子有事?”

        直接不給她冠夫家姓,擺明了不承認她在這府中的地位。

        謝氏嘴巴張了張,忽然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謝氏只是內宅小婦,以前沒聽說過什么蘇州云氏,更不知道云氏六郎是誰,但這幾日,府中下人們閑來無事沒少嚼舌根,她也因此了解到對方在江湖上是位風云人物,別看他年紀輕輕只十九歲,地位卻不低,輕易開罪不得。

        面對云淮周身那股無形中懾人的氣勢,謝氏不得不打消某些念頭,“沒事,我就想來問問,好著手給姑娘多準備些東西。”

      看過《旺夫小啞妻》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