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武俠之絕世魔頭 > 第五百三十五章?混亂的假象

      第五百三十五章?混亂的假象

        殺手不開口。

        太后雖然是一介女流,可她腦子不笨,蠢人也不可能從一個小小的妃子活到現在,并當上太后。滿朝文武,和她不對盤的只有魏懷泰,只是此人做任何事都不會謀反,而今天在朝堂上,葛將軍的一反常態,已經讓她察覺不對了。

        “你要殺我,自己都不敢出來見人嗎?!”太后霸氣側漏。

        這里不止有殺手,還有被通知的魏懷泰的人,二人是來打探消息的,躲了起來,看到太后有危險,需要趕緊回去稟報魏將軍。而這兩人的身影,早已被人發覺,一個殺手在首腦耳邊嘀咕兩句,說看客已經離開了。

        那么,現在殺太后,是最佳時機。

        “李天行不會來了,他讓我們告訴你,你去閻王殿見他。”殺手一刀劃了過來,卻聽見鐺的一聲,手中劍被擊落了。就差那么一丁點兒,他就可以殺了太后。這殺手憤怒的看看四周:“什么人?!給我出來!別裝神弄鬼的!”

        還能有誰?自然是反應靈敏的劍客云嘯風了,他是李天行讓暗中護送太后回宮里的,這一次,李天行真的猜對了。不但救了太后一命,也免得自己加上一條謀害太后的罪名。

        數名殺手朝上方望去,為首的人撿起地上的劍:“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哼,你這樣的貨色,也配知道我的名字。”云嘯風輕功下樓,嗖嗖嗖幾聲,穿梭在殺手之間,一人脖子上出現一道血痕。云嘯風收劍回鞘,等著這些人盡數倒下,才過來看太后。

        “你又是什么人?”太后問道。

        “太后莫慌,我是李天行的朋友。”云嘯風回道:“他不放心你一個人回去,所以讓我暗中保護你。”

        一根飛針從后處而來,掠過云嘯風的胳膊,正好扎入太后的脖子。

        女人眼前一片昏暗,栽倒在云嘯風懷中,嘴里還喊著李天行的名字。云嘯風扭頭看去,一個人影也沒有,兇手發射暗器的手法很高明,甚至超出了云嘯風的感知度。

        “太——太后……”太監雙手顫抖:“這位大俠!太后死不是已經死了?”

        “還能救,我先去明月酒樓,你在后頭跟著,只有李天行可以救她。”云嘯風馱著太后,縱身上房頂,抄近路而去。

        太監趕著馬車調頭,沒走十多米,一個石子就打中他,把他整個人打落下來。葛將軍的劍指著太監:“余公公,你好么?”

        旁邊站著的,還有血煞。

        太監怕死,跪在地上:“葛將軍,饒奴才一命,將軍饒命吶。”

        一磕頭、二磕頭,再磕頭,葛將軍是要殺人的,血煞攔住他:“沒有必要跟一個太監置氣。太后中了寒雨冰針,活不了多久了,天下除了幽明和皓月,沒人能解開冰針之毒,之可惜這兩個女人都沒了。但是沒了太后的尸首,你要怎么說才能讓大家相信呢?余公公是太后的親信,只有他的話,才能讓人信服。”

        太監再次磕頭:“將軍,我一切都聽你的,我什么都聽你的!”

        云嘯風踢開酒樓木門,把太后放在桌子上:“李天行,你說對了,有殺手。但都被我搞定了。”

        紫翼蝠嘴巴張的老大:“都被你搞定了還傷了太后?你還大漠第一殺手呢。”

        “還要一個高手,我找不到他,為了救人,只能先回來了。”云嘯風說:“這個女人全身穴道我都封住了,她身體冰冷,不知道中了什么毒。”

        李天行搭了她的脈:“是寒雨冰針。”

        “啊?這不是幽明宮主的絕招么?”傀煞問道。

        那是舊黃歷了,現在說這些沒有意義,李天行把太后抱上樓,要用大悲賦幫她祛除體內寒毒,而且必須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完成,否則必死無疑。

        在漆黑的街道上,魏懷泰率領上千軍士趕到現場,看見滿地的死人,有殺手、車夫,還有一個女人的,太后的衣服,臉皮已經被刀劍給劃得亂七八糟。與此同時,路的另一邊,葛將軍也率人趕到。

        “太后!太后!”葛將軍慌張落馬,飛跑過來,跪在女尸面前:“臣無能——不能保全太后,臣罪該萬死!”

        魏懷泰狠狠捏著手里的令牌:“李天行這個狗賊,居然連太后都想謀害,我一定要殺了他,五馬分尸!來人!隨我去明月酒樓!”

        “慢著。”他身邊的師爺用折扇攔住去路,很恭敬的說道:“太后新喪,需要先稟報陛下,由陛下做主才行,我們無權隨意殺人啊。”

        “嗯,你說的在理,我是被氣昏了頭了。”

        一名軍士將余公公帶到兩位將軍面前:“將軍,這個人是在街角發現的。”

        “余公公?”葛將軍默默的上前,抓住太監的手:“公公,你怎么還活著,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余公公說:“是李天行!是李天行謀害了太后!”

        僅此一夜,這個消息在葛將軍的散播下,弄的朝廷中的大官都知道了。

        魏懷泰回到府中,路上就看出師爺的小算盤,脫下鎧甲之后,他提起酒杯:“說吧,有什么事。”

        師爺坐在一邊,摸著八字胡:“今天這件事定然有詐。”

        “哦?說說看。”魏懷泰也有懷疑,就是想不清楚而已。

        師爺給他分析:“將軍,在場的人都死了,余公公不會武功,他一個太監怎么活的好好的,難道兇手刻意留下一個活口給咱們通風報信?他身上的衣服,可是一點傷痕都沒有啊。”

        魏懷泰拍著桌案起身:“對呀,我怎么就沒想到這一點。你繼續說!”

        “太后的尸體很可疑。”師爺也喝了一口茶:“不管兇手是什么人,沒有必要殺了人還毀掉臉,如果說要毀容,那為什么不連那個車夫一起毀容,這樣不是才更安全嗎?如果兇手是我……”

        “兇手是你?”

        “不是,我是說如果,打個比方”師爺無語了:“如果我是那個兇手,有毀容的時間,還不如把尸體都抬走。”

        魏懷泰在話中找破綻:“那也可能是兇手來不及抬尸,死了那么多的人,就干脆弄花太后的臉,這不是沒有可能啊。”

        師爺竊笑道:“卑職觀察縝密,那女子沒有耳洞,太后久居深宮,宮中妃子,怎么可能不穿耳洞呢。”

        :。:

      看過《武俠之絕世魔頭》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