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時輪沙漏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諄諄教導的“長輩”

      第一百一十八章 諄諄教導的“長輩”

        湯姆垂頭喪氣地走了出去。

        威廉心念一動,也準備要跟過去。

        國王克羅索喊住了他,“佐羅先生,你考慮得怎么樣了?我的孩子已經等不了太久了!”

        “國王陛下,我實在無成功的把握。我很同情王子的遭遇,但是皇宮比較危險,我還要再研究一下!”威廉充滿“歉意”,隨意說了個理由。

        “很抱歉!國王陛下,請允許我先告退了!”

        國王克羅索也很有耐性,雖然臉上充滿了失望之色,但還是保持著風度,揮揮手,讓威廉離開。

        如果威廉不是和他彼此監視,知道對方的底細,說不定還真的會被克羅索這段時間的耐心和禮賢下士給感動。

        可惜……

        威廉離開之后,克羅索還是皺著眉頭,深深望著威廉消失的方向,一動不動。

        王后見到這一幕,眼神閃過一絲不快。

        理查德·約翰遜敏銳地關注到了這一點,向前走了一步,用他充滿了磁性的聲音,對國王道,“國王陛下,這個佐羅實在是太過分了!”

        “您如此盛情拜托,他卻完全不放在眼里。

        “不知道您要他做的事情是什么?他能做到的事情,您忠誠的獵犬理查德,也可以為你完美完成!”

        “你……”國王克羅索回過神來,回頭望了一眼自己如同太陽神一樣英俊的侍衛長,眼眸深處閃過一絲輕蔑,搖搖頭,嘆道,“理查德,我很感動,但你做不到!只有他可以……他的身上是不是也和我們一樣,流著那些古老存在的血脈……是哪位?阿瑞斯,還是海格力斯,又或者……”

        國王克羅索的聲音越來越低,說到最后,就只有自己能聽見而已。

        國王也許只是無心,但理查德·約翰遜卻是漲紅了臉,尷尬地站立著。

        王后看到后,眼神里的不悅就更明顯了,她對國王道,“陛下,你還沒有說什么事情?又怎么知道理查德做不到呢?”

        國王克羅索望了一眼自己的王后,又望了一眼自己羞憤的侍衛長,苦笑一聲,拍了拍理查德·約翰遜的肩膀,然后道,“理查德,我對你的忠心從來都是信心滿滿。不過,你對于你的實力,不知道有沒有我這么有信心?”

        “當然有!陛下!”理查德·約翰遜帶著點激動喊了起來。

        國王克羅索點點頭,“那么,你能一個人獨立殺死五十名以上的戰士嗎?我說的不是不同時間段加起來的,而是一場戰斗里!”

        “五十人?戰士?一個人?”克羅索吞了口氣,臉色變得難看,他看了一眼認真點了點頭的國王陛下,腦子里飛快旋轉,然后道,“也許,應該,沒有問題吧。”

        “瞧!理查德,你的自信怎么不見了?”國王克羅索輕笑一聲,此刻的他,就像一個慈祥的老人。

        “陛下,這……”理查德支支吾吾。

        “國王陛下,人怎么能做到這一點?那不是常人能做到的事情!”王后又站出來說道。

        理查德·約翰遜感激地望了王后一眼。

        王后頓時回以甜蜜的一笑。

        對于這一幕,國王克羅索都看到了眼里,不過卻一臉平靜。

        他道,“是呀,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事情!但他就做到了……一夜之間一個人殺了布吉城城主府幾十號人,理查德,你能做到嗎?”

        “不能,陛下!”理查德·約翰遜的額頭頓時留下冷汗。

        “他?”王后順著國王的目光望去,那正是威廉離開的方向,眼神里也閃過驚駭之色。

        “嗯!”國王克羅索點頭,“所以,我需要他!”

        “只有他,才能幫我做到那件事!”

        王后和理查德·約翰遜站在國王后面,兩人面面相覷。

        ……………………………………………………………………………………………………………………………………………

        湯姆憂心忡忡,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國王的庭院里。

        一條小溪靜靜流淌著。

        然而湯姆的內心卻是驚濤駭浪。

        他沒有偷王后的戒指。

        但是號稱無所不知的國王卻不信任自己。

        湯姆知道國王為什么無所不知!

        因為他能從動物中聽到秘密。

        然而湯姆也去過王后的院子,院子里的動物并沒有說著悄悄話。

        所以無所不知的國王不知道真正的小偷是誰了!

        所以國王就只能把罪名栽在自己的身上。

        就因為自己是他最信任的人,擁有自由行走宮內的權利……

        呵呵呵呵……

        這一刻湯姆只想笑,但卻笑不出來。

        如果不是那個叫佐羅的人幫他說話,可能他今天就得被國王安上小偷的罪名,然后絞死了!

        以此,來維護國王無所不知的名聲!

        呵呵呵呵……

        湯姆心里苦笑不已,原本他還抱著偷吃白蛇肉對國王的愧疚感,但這一刻,卻是心如死灰!

        湯姆現在處于絕望的境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候,威廉在魔鏡的指導下,也來到了這處院子里。

        一見到威廉,湯姆連忙手足無措地站了起來,對威廉,用充滿了感覺的聲音,哽咽地說道,“威廉大人,謝謝您!謝謝您,為我在國王面前說話!”

        “我只是不想一個無辜者受到傷害而已!”威廉微微一笑,道。

        “佐羅大人,您相信我沒有偷王后殿下的寶石?我真的沒有!”湯姆激動地說著。

        “我知道的,湯姆!從你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你不是這種人!真的!我看過很多人,你的眼神在那么多人中,也是屬于清澈的那一類!我不相信擁有這么純潔眼神的人,會做出這種事情。”威廉淡淡地說著,語氣卻仿佛有莫大的魔力。

        湯姆的眼神一下子就紅了起來,“佐羅大人,您相信我!可是他們卻不相信我!”

        “這么多年相處,還比不上您!”

        湯姆想起那些路上遇到過王宮仆人,以前他們對自己的是恭敬和巴結有加,現在卻覺得他是一塊狗屎,人人避而遠之!

        “乖!孩子!不要難過!他們只是沒有我見到的人而已!你要證明給他們看,你是清白的!”威廉安慰道。

        湯姆頓時苦笑起來,“佐羅大人!連國王陛下都找不到那枚戒指,也許那只戒指,早就被真正的小偷帶出去宮外了,而迎接我的,也只有死亡的命運罷了。”

        “可不能這么就放棄了希望!希望無處不在!”威廉感覺自己此時就像一個“圣母”,在諄諄教導著迷途的羔羊。

        這時候,小溪上流游來幾支鴨子。

        鴨子抖抖身上的水珠,懶洋洋地上了岸,在濕潤的小溪旁,坐了下來。

        威廉心里一動,對湯姆道。

        “你要這么想!也許戒指還在宮里,也許沒有小偷,也許只是一些小動物不小心吞了王后的戒指……人總要去努力,才不會后悔!”

        “小動物……宮里……后悔……”聽到威廉的話,湯姆振作了一點。

        他正要說什么的時候,突然他耳朵一動,人就靜了下來。

      看過《時輪沙漏》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 <必威>| <必威体育>| <必威官网>| <必威体育官网>| <必威体育app>| | | | | | | | | <乐天堂>| <乐天堂体育>| <乐天堂官网>|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体育app>| | | | | | | | | <同乐城>| <同乐城体育>| <同乐城官网>| <同乐城体育官网>| <同乐城体育app>| | | | | | | | | <热博>| <热博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app>| | | | | | | | |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官网>| <竞博体育app>| | | | | | | | | <贝博>| <贝博体育>| <贝博官网>| <贝博体育官网>| <贝博体育app>| | | | | <亚博>| <亚博体育>| <亚博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app>| | | | | | | |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