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時輪沙漏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拯救侍衛湯姆2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拯救侍衛湯姆2

        “來到我這邊,我的朋友,佐羅!”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對著威廉張開了雙手,熱情地說道。

        威廉嘴角頓時咧開,也張開了雙臂,和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輕輕地擁抱了一下,然后兩人分開。

        反正都是演戲,誰怕誰的演技不過關呀!威廉是這樣想的。

        國王讓手下給威廉端來了一張座椅,讓威廉坐下。

        威廉也不客氣,大咧咧地就坐了下去。

        雍容華貴的王后向威廉投來充滿笑意的眼神。

        威廉也微笑點頭示意,然后把目光望向下面的湯姆,故作不知地問。

        “國王陛下,我記得他是您的侍衛吧?”

        “是的,佐羅先生!湯姆他是我最信賴的侍衛,但那只是曾經。”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點頭道。

        “哦!這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說下嗎?當然,您如果覺得不方便的話,我也理解。”威廉表現出一副好奇的樣子。

        對于自己的演技,威廉很滿意,自己給自己打了69分的分數!

        滿分70分!

        剩下那一分,主要就是69要爭奪的一線天!

        不算那知曉動物語言的本領,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只能說是一個普通人,所以看不出威廉的演技,主動地為威廉解釋道,“他偷了王后最珍貴的綠寶石戒指。”

        “殿下,我并沒有,我真的沒有……”湯姆聞言為自己叫屈道。

        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有點生氣,大聲道,“閉嘴!湯姆!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上!你再敢擅自說話,我就讓人割掉你的舌頭!”

        湯姆害怕得不敢說話了,眼睛紅紅的。

        威廉看他一副可憐樣,替他開解道,“國王殿下,看湯姆這幅老實樣子,不像是會偷綠寶石戒指的人?會不會是有其他人栽贓給這個可憐的侍衛?”

        見到威廉為他這個陌生人說話,湯姆頓時向威廉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威廉感覺到了,對湯姆回以善意的眼神。

        湯姆頓時感激得不行!

        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聽了威廉的話后心里一動,遲疑了一下,望了自己的王后一眼后,道,“當時只有湯姆進出了王后寢室的庭院。佐羅先生,你說我能不懷疑他嗎?我已經讓人去搜查湯姆的居所,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了!”

        正說著,理查德·約翰遜回來了。

        他英俊的相貌讓雍容華貴的王后眼里異彩連連。

        不過國王并沒有發現這一點。

        他望著一臉陽光的理查德·約翰遜,嚴肅地問道,“理查德,你在湯姆的住所找到了綠寶石戒指了嗎?”

        理查德·約翰遜抿嘴皺眉搖了搖頭,道,“國王殿下,我并沒有在湯姆的住所找到綠寶石戒指,而且,根據調查,也沒有發現昨天湯姆有跟王宮外的人有來往!”

        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臉上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

        威廉可不會管這一點,聽到國王的人匯報的調查情況后,立刻就道,“國王陛下,看來您的侍衛還是忠誠于你,并沒有偷王后的綠寶石戒指!也許,王后的綠寶石戒指,只是不小心落在什么地方了?也許……”

        湯姆的臉上泛起了喜意和期待之色。

        “也許,綠寶石戒指真的是被湯姆偷走了,但是卻被他藏了起來,就藏在這個王宮里的某個地方。”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插話進來,他沒有看湯姆,而是看著威廉,“佐羅先生,你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

        湯姆的心情頓時從天堂掉入地獄,一臉灰敗。

        “國王陛下,您說的沒錯,這只是一個可能而已!”這個時候和國王對著干是最愚蠢的事情,不管是對他還是對湯姆都沒有好處,所以威廉淡淡一笑,點頭說道。

        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包含深意地望了威廉一眼,突然道,“佐羅先生,你真是一個聰明的人!”

        “整個王國最聰明的人就站在我面前,我這點小智慧,又哪里敢拿出來讓別人笑話呢?”早在王后那里的時候,威廉就練就了一身能屈能伸的本領,所以威廉說這話,毫無心理負擔。

        威廉頓了一下,然后又道,“當然,我只是覺得,沒有足夠的證據,就宣判一名對您忠心無比的侍衛。無論對這個可憐的侍衛,還是對國王陛下您的民聲,都是一種莫大的傷害!”

        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深深地看了威廉一會,然后莫測地笑了起來,“人家說,佐羅先生是一個行俠仗義的劍客!在塔塔利亞聯盟,就幫助了很多人。我以前還不信,現在確實親眼見到了!”

        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想要在威廉面前展示對他的了解,卻不知他平常的一舉一動早在威廉的魔鏡監督下。

        威廉早就知道了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派人去查探自己,在查到布吉城城主府事情的時候,還表現出了震驚的表情。

        明眼人一看,就能猜到布吉城城主府滅門事件跟威廉有關系。

        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沒有想到威廉是如此的兇悍,一時之間變得擔心起自家的安全情況來。

        不過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威廉會突然出現在他的土地上?

        正是因為威廉殺了貴族,所以在塔塔里亞聯盟混不住了,才跑到他的國度。

        聽動物監督反映過來的情況,威廉并不是一個嗜殺的人。

        再加上平常的接觸,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才略略放下心來,只是加強了他身邊的安保情況。

        不過這樣一來,國王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對威廉的熱切程度就更高了!

        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心里對威廉還是抱有期望的,他不想明顯駁斥了威廉的意見,以免引起威廉的不快!

        他想了想,才一臉嚴肅地對面如死灰的湯姆宣布道,“湯姆,我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明天早晨你要是找不到綠寶石戒指,說不出小偷是誰,那么很抱歉,嫌疑最大的你就是小偷,我將處死你!”

        湯姆臉先獻出喜悅之色,然后又變得擔憂起來。

        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才不會在意這一點,而是直接道,“你要感謝佐羅!沒有他,你今天寄活不出這個大廳!”

        湯姆頓時立刻讓威廉道謝,“謝謝您,佐羅大人!”

        “你要謝的是國王陛下,我只是說幾句話而已。”威廉謙虛地道。

        可是這種語氣威廉可以說,但是湯姆就不敢了,而是感謝起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來。

        克羅索·阿斯克勒皮俄斯平靜地道,“只是一個晚上而已。不用感謝我,湯姆,我也希望以后能見到你!不要讓我失望!”

        :。:

      看過《時輪沙漏》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 <必威>| <必威体育>| <必威官网>| <必威体育官网>| <必威体育app>| | | | | | | | | <乐天堂>| <乐天堂体育>| <乐天堂官网>|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体育app>| | | | | | | | | <同乐城>| <同乐城体育>| <同乐城官网>| <同乐城体育官网>| <同乐城体育app>| | | | | | | | | <热博>| <热博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app>| | | | | | | | |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官网>| <竞博体育app>| | | | | | | | | <贝博>| <贝博体育>| <贝博官网>| <贝博体育官网>| <贝博体育app>| | | | | <亚博>| <亚博体育>| <亚博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app>| | | | | | | |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