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帝國吃相 > 第523章 幸運幣
        ……

        清河侯府中,一大盆煮熟的粽子被廚工端到餐廳。

        杏兒和虞姬兩個小丫頭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看著粽子端過來,頓時興奮的嚷嚷著一人拿了一個,杏兒看著這包著葉子的食物,猶豫了一下沒有直接吃,而虞姬卻直接啃了一口,然后就把粽子丟到桌子上指著陳旭的鼻子生氣:“旭哥哥騙人,這粽子一點兒都不好吃,虞姬咬不動!”

        “咔嚓~”兩個小丫頭動手的同時,作為清河侯府頭號資深大吃貨的虞無涯也早就跟著動手了,拿著一顆粽子直接啃了一口,粽葉麻線啃了一嘴,并且一邊吐著麻線和粽葉一邊皺著眉頭說:“恩公,里面的確軟糯香甜,就是這蘆葦葉子做的皮太難吃了,下次要改……”

        虞無涯話還沒說完,看著陳旭已經撲撲啦啦把麻線扯開,然后剝開粽葉,露出里面一團夾雜著紅豆和果脯的糯米團,然后湊到嘴邊吃了一口,然后露出滿臉陶醉的神情:“嗯,好吃~美味~”

        虞無涯:……

        水輕柔捂著嘴嗤嗤輕笑著也拿起一個粽子,慢條斯理的解開麻線,把粽葉剝開后遞給陳姜氏:“娘,您嘗一下陳郎做的粽子!”

        “好好!”陳姜氏眉開眼笑的接過來,婆媳關系其樂融融。

        兩個小丫頭終于弄清楚了粽子的吃法,于是興趣大增,都很快把粽子剝開捧著吃起來,一邊吃還一邊不斷嚷嚷看誰先吃到幸運幣。

        一家人在餐廳吃粽子,侯府的人無論是管家管事還是馬夫奴仆,全都領到了一個或者兩個粽子,此時也都聚在各處品嘗,不過大部分人都是滿臉懵逼不知道該怎么吃,雖然有人發揚光大了虞無涯的吃法,連皮帶餡一次吃,但生活經驗充足的人還是很快找到了粽子的正確吃法,解開麻線剝開粽葉,吃到里面軟糯香甜的粽子餡兒,立刻就被侯爺發明的這種新的食物征服了,一個個贊不絕口。

        “呀,我吃到了一枚幸運幣!”一個仆娘拿著一枚銅錢興奮的尖叫起來。

        “你運氣真好,聽說這可是侯爺施展過仙術的錢幣,保佑你以后都平平安安,快去找一根線掛在身上!”一個年級大的女人趕緊說。

        “哇,我也吃到一枚幸運幣!”一個馬夫也從嘴巴里拿出來一枚銅錢高興的跳起來。

        “老黑好運氣,聚在一起的幾個馬夫都各種羨慕嫉妒!”

        “老黑,我這里有一根繩,送給你綁起來掛在身上!”一個仆娘紅著臉扭扭捏捏的遞過來一根紅色的麻繩。

        “喔~~”一群馬夫都跟著起哄。

        老黑訕笑著站起來,摸摸腦袋把錢幣遞給這個仆娘說:“我身上沒地兒掛,要不……送……送給你吧!”

        “哈哈,老黑,誰說你身上沒地兒掛,褲襠里面有個物件兒不剛好可以掛……”一個馬夫大笑著說。

        “哈哈哈哈~”一群馬夫都跟著哄笑起來。

        “啐~”仆娘紅著臉對著一群馬夫啐了一口,然后接過老黑手里的錢幣輕聲說:“我幫你用線綁好,晚上……晚上你來找我!”

        “好好~”老黑憨笑著連連點頭。

        “嘖嘖,老黑這夯貨運氣賊好!”一群馬夫都看著離去的仆娘扭來扭曲的大屁股,一個個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別看了,以后這個屁股歸老黑了,快把粽子吃完,看看還有沒有幸運幣,我可是聽說侯爺一共放了五枚呢!”

        侯府上下都想從粽子里面吃出幸運幣來,因為這個彩頭侯府也熱鬧不少。

        餐廳里兩個小丫頭大呼小叫一連吃了好幾顆粽子,撐的摸著小肚皮哼哼著再也吃不下了卻也沒吃到一枚錢幣,因此兩個小丫頭都很傷心失望,于是陳旭只好摸出兩枚銅錢一人分了一個,兩個小丫頭才斷絕了繼續再吃幾個粽子的打算,高興的拿著錢幣到處向人炫耀去了。

        一個御廚帶著兩個廚工從門外進來行禮說:“侯爺,粽子已經送去皇宮了!”

        “嗯,你們也來吃幾個!”陳旭點點頭,感覺自己吃了兩個粽子已經有些吃不下了,于是站起來出門轉轉消消食。

        半個小時后,陳旭正在熊貓園逗著兩頭大熊貓玩,猴子也不停的在熊貓園里面的木架和幾顆桃樹上跳來跳去,吃著樹上的毛桃,然后用桃核不斷的丟大熊貓,好幾次都丟到了陳旭身上,就在陳旭大聲呵斥猴子的時候,門衛管事帶著一個宮人快速走了過來。

        “侯爺,陛下請您入宮!”宮人恭恭敬敬的行禮說。

        陳旭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趕緊轉身回去洗漱換衣服,然后坐車跟著宮人去皇宮。

        皇宮里面,早朝散朝回宮還沒多久的秦始皇正坐在自己寢宮花園內的涼亭之中,石桌上放著一個盤子,盤子里面放著幾顆粽子,其中一顆粽子已經剝開吃掉了,不過秦始皇手里正拿著一枚錢幣還在端詳。

        “陛下,清河侯來了!”一個內侍走到涼亭邊上稟報。

        “請~”秦始皇放下手中的錢幣。

        不一會兒,陳旭跟著傳旨的宮人走進花園,見禮之后在涼亭坐下。

        “愛卿今日送來的粽子軟糯香甜,朕很喜歡!”秦始皇先就把陳旭夸獎了一句,然后又指著石桌上的銅錢說,“聽聞愛卿制作了幾百個粽子,只包了五枚錢幣,恰好朕第一個就吃到了一枚,看來朕今年一定也是有大氣運之人!”

        陳旭滿臉驚奇的說:“陛下果然是真龍天子福運罩體,臣自己包的粽子,今日吃的時候專門找了許久都沒找到,沒想到竟然被陛下第一個就吃出來,恐怕普天之下也只有陛下才有這等氣運和福緣,實乃可喜可賀!”

        “哈哈!”秦始皇心懷大暢,“每次與愛卿說話朕就心情舒暢,今日端陽節,朕也數日沒見到愛卿了,因此想和愛卿聊聊天說說話,同時也有一件事想和愛卿商量!”

        “陛下言重了,請陛下直言,臣一定為陛下分憂解難!”陳旭趕緊拱手。

        “愛卿無需如此,你我雖是君臣,但實則師友,這次河南河北皆都大勝,匈奴遭受重挫,我西北邊境再無匈奴侵擾之憂,而有了新式馬卒裝備,朕打算入秋之后再出兵攻擊東胡,以此徹底將西北兩地平定下來,這樣朕就有充足的時間和人力來對付百越,因此朕想聽聽愛卿的建議……”

        秦始皇當初欲先征嶺南再伐匈胡,但遇到陳旭之后徹底改變了初衷,在陳旭研發的軍械裝備的支持之下,短短不到兩個月便將襲擾中原數百年的匈奴這個大患平息了。

        匈奴以前本就是一盤散沙,各部族互相攻閥并不團結,但因為游牧民族的屬性就是居無定所不事耕作,全靠畜牧和搶劫為生,因此中原這種習慣固定居所的民族對付起來非常頭痛,幾百年也沒占到什么便宜,即便是當初趙國往西拓地千里占領了大河沿線和陰山以南的大片區域,但因為陰山的阻擋也始終無法繼續往西北攻擊,只能修建長城來阻擋匈奴的騷擾。

        最近十多年中原混戰,六國終于被秦消滅,中原一統的同時匈奴也開始茁壯發展,出現了一個雄才大略的人物頭曼單于,逐漸匯聚起一股巨大的勢力,創建了匈奴王庭。

        中原和周圍的匈奴羌胡雖然皆都互相敵視,但也并非沒有來往,邊境常年有商隊行走于中原和諸胡之間,匈胡之地的皮貨牛馬寶石,中原之地的陶器和糧食布匹相互都有交易,因此匈胡對于中原,中原對于匈胡的情況都還是有或多或少的了解。

        匈胡知道大秦如今已經統一了中原,而中原也知道匈奴和東胡最厲害的部落是哪幾個。

        東胡王和匈奴王,都是秦始皇的眼中釘和肉中刺,必須拔之而后快。

        不過這次江琥一次違背命令的出戰,摟草打兔子竟然歪打正著干掉了頭曼單于,這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驚喜,王庭被攻擊,單于被殺死,匈奴十多年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力量很快就會再次化作一盤散沙,部族之間會再次會因為牧場而陷入彼此的爭斗之中,因此在匈奴還沒有再出現另一個雄才大略的英雄之前,匈奴不可能對大秦造成什么壓力,更何況這次秦軍兇猛的戰斗力絕對會讓匈奴人肝膽俱裂往西北更遠的草原轉移,大秦西北的邊境基本上完全平靜下來。

        眼下北方還剩下一個東胡,占據著東北方向的廣袤草原和山嶺,但現在的東胡已經不是昔日的東胡,除開一個東胡王的稱號之外,實力早已大打折扣,在匈奴和中原的雙重壓力下范圍不斷往東北收縮,早已對大秦形成不了太大的威脅。

        東胡,號稱是黃帝部落的分支,有熊氏后裔,乃是東夷往東北遷徙形成的一個游牧民族,后世鮮卑人的祖先。

        東胡最強大的時候是春秋時期,當初東胡王庭控制著幾乎整個東北地區,甚至還橫跨如今的蒙古草原,勢力范圍直抵后世的北京地區,與當時的燕國代國形成犬牙交錯的局面,最鼎盛的時候號稱控弦之士二十萬人,良馬數百萬匹,不過在中原諸國的面前,再強大的游牧民族也是渣渣,燕國在春秋時期和中原的幾個霸主來說差距甚大,即便是在戰國七雄之中實力也幾乎是最弱的,但就是這個最弱的中原渣渣諸侯,在對付東胡的時候卻無與倫比的強悍,直接一次進攻就將東胡剛成了殘疾。

        公元前280年前后,被當做人質扣押在東胡的燕將秦開歸國,然后率領大軍展開了復仇的攻擊,一舉將東胡往北趕出千里,而燕國因此也往東北拓地千里,置遼東、遼西、右北平、上谷、漁陽五郡,然后修建了一條北起造陽東抵朝鮮半島的長城,從此將東胡拒之國外,至此東胡便開始走下坡路。

        而后來趙國大將李牧在攻擊匈奴的時候,順帶也對著東胡砍了幾刀開路,東胡傷亡慘重徹底就不行了,加上匈奴逐漸崛起,為了生存不斷擠壓東胡的勢力范圍,因此東胡就越來越弱,到如今大秦統一六國之后,東胡對中原已經沒有太大的威脅,但游牧民族的特性卻死性不改,每年還是會或多或少的有些部族不斷騷擾大秦邊境,劫掠女人和財貨,因此東胡王也是秦始皇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

        匈奴單于都死了,這個東胡王也可以死了!

        這是秦始皇最簡單而且最直接的想法。找本站搜索"CM" 或輸入網址:

      看過《帝國吃相》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