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帝國吃相 > 第492章 我要帶她回家

      第492章 我要帶她回家

        散朝到現在還不到半個時辰,皇宮之中因為趙柘之事肯定還混亂的一塌糊涂,皇帝怎么會突然緊急召見?

        陳旭雖然滿頭霧水,但還是趕緊吩咐侍衛準備馬車,跟著宣召的宮人急速往皇宮而去。

        今日的皇宮果然如同陳旭猜測的一樣混亂不堪,進入皇宮之中后,無論內院外院,到處都是黑甲罩體的禁軍,時不時還能看到被抓捕的內侍和宦者披頭散發的被禁軍如同拖死狗一樣從不同的宮殿拖出來押走。

        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大清洗,凡是平日與趙柘勾結的宦者、有接觸或者有來往的內史內侍宮人宮女全都在抓捕范圍之內,少府令趙威和衛尉禁軍要徹底把所有后宮不安定的因素全部清除干凈,不能留下絲毫隱患。

        而陳旭卻腳步匆匆跟著帶路的宮人一路疾行,沒有絲毫心思去關注這些事,因為他從傳旨的宮人口中,得到了一個讓他驚天霹靂般的消息,青寧公主從朝議大殿回宮的途中突然大口吐血,將馬車上吐的到處都是,如今已經昏迷不醒,數十位御醫和太醫前去診斷之后,一致認為公主已經病入膏肓無力回天,皇帝只好再次召他入宮。

        此時的青寧宮內人心慌亂。

        因為皇帝今日心情不好,散朝之后就在紫宸殿獨坐,以此來平靜自己的情緒,接到宮人的稟報之后也沒太過在意,安排人宣召太醫和御醫前去診治,但接踵而來的稟報讓他感覺到事情不妙,因為所有的太醫御醫都束手無策,于是他只好強忍著心底的怒火親自去探望,發現青寧公主果然氣若游絲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比上次的情形看起來更加不妙。

        “陛下,青寧公主已經無法醫治了,還請陛下趕緊安排后事!”一個須發花白的太醫直接說。

        “陛下,太醫令所說不錯,公主已經病入膏肓,藥石已經無法續命也!”又有幾個太醫一起站出來說。

        “我不管你們有何辦法,一定要將青寧救活過來,如若救不過來,朕將你們統統送去驪山替朕修陵寢!”秦始皇暴怒。

        “噗通噗通~”一群太醫御醫瞬間跪滿一地,一個個臉色蒼白的磕頭求饒。

        “陛下,就算是您把臣等都殺了,公主也救不過來啊!”

        “陛下,臣等是醫士不是神仙,只能醫治病患,不能逆天而行替人續命,公主已經救不活了!”

        “陛下,我等實在無力回天,但清河侯一定有辦法……”

        “對對,清河侯有仙術可以救活公主!”

        “報~清河侯到!”

        就在一群太醫御醫磕頭求饒之時,外面傳來一聲通報,很快就看到臉色嚴肅的陳旭跟著傳召的宮人大步而來。

        “清河侯來了,我等有救也!”一群太醫御醫都如同見到了救星一樣齊聲高呼。

        “陛下,青寧公主病情如何了?”陳旭此時心情極度復雜和混亂,來不及行禮就直接問。

        秦始皇臉色難看的搖搖頭,“青寧就在室內,朕現在心頭混亂,愛卿進去看看吧,朕還是那句話,能救則救,不能救也不要勉強,愛卿決計不要再如同上次一樣動用仙術損傷自己的身體,青寧此疾恐怕即便是救過來,以后也會反復復發,朕不能一次又一次的讓愛卿跟著受難……”

        “陛下,臣先去看看公主再說!”陳旭來不及聽完秦始皇的話,轉身就推開房門大步走了進去。

        房間里一如既往的簡陋,地面上到處都有灑落的血跡,此時只有兩個跪在床榻前面的雙胞胎小侍女,其中一個臉上還帶著傷痕。

        “侯爺,奴婢求您趕緊用仙術救救公主!”

        看見陳旭進來,兩個小侍女嚎啕大哭,對著陳旭使勁兒磕頭,額頭在地板上磕的砰砰只響,瞬間就有血水順著臉頰流淌下來。

        “快起來,讓我看看!”

        陳旭也來不及把兩個小侍女拉起來,疾步走到床榻前面,掀開綠色的沙帳,看著臉色蒼白的毫無血色的王青袖平躺在床上,嘴角還有血跡,身上蓋著薄被,但卻沒有絲毫的動靜。

        看著這副情形,陳旭趕緊伸手在鼻息之間探視了一下,發現一點氣息都感覺不到,然后又伸手按住頸部大動脈,很快一顆心沉寂下去,感覺到渾身一股寒涼。

        呼吸感覺不到,脈搏感覺不到,而且肌膚冰涼沒有絲毫溫度,陳旭瞬間就斷定這次王青袖絕對是無藥可醫了,因為此時躺在床上的基本上就是一個死人。

        “侯爺,您快用仙術把公主救過來!”兩個小侍女從地上爬起來,小臉上滿是眼淚和鮮血的一起動手把陳旭往床榻上推。

        “別推我了,公主……救不過來了!”陳旭幽幽的長嘆一口氣站起來。

        “不,侯爺,您有仙術,您一定可以救公主,您上次就是抱著公主睡覺,您摸她啊……您摸了公主就醒了……”

        “侯爺,求求您好好摸摸公主,她一定會醒過來來的,您有仙術啊,奴婢求求您!”

        兩個小侍女再次大哭著跪倒地上,兩雙小手鍥而不舍的使勁把陳旭往床上推。

        “我……我上次是把公主摸醒的?”陳旭滿臉呆滯心亂如麻。

        “是啊,上次公主也是這樣昏迷不醒,您就爬到床上抱著公主又親又摸,還使勁兒在公主胸脯上揉來揉去,公主后來就醒了,您今天說要娶公主為妻,她以后就是您的妻子,您一定要救救她,求求您,只要您把公主救活,女婢兩個以后就聽侯爺的話,如果不聽話就打死我們,求求您了……”

        陳旭仰頭看著漆黑的房頂,然后又看著躺在床上毫無氣息的王青袖,再次長嘆了一口氣。

        他終于知道上次自己的仙術是什么了。

        上次王青袖只是淤血堵塞氣血不暢導致的昏迷,被自己迷迷糊糊中使勁兒揉來揉去揉醒了,然后又氣急攻心之下將堵在胸肺之中的淤血吐了出來,因此就清醒過來,但這次不一樣,王青袖已經吐了許多血,這明顯是內臟之中有血管破裂,是真的快死了。

        在兩個小侍女的不斷哭泣祈求下,陳旭雖然明知自己無力回天,但還是坐到榻上將王青袖抱在懷里,兩個小侍女也趕緊手忙腳亂的把被子蓋在王青袖身上。

        “侯爺,您摸公主啊!”兩個小侍女看見陳旭呆坐著沒有任何動作,忍不住一起大哭著說。

        唉~~

        陳旭看著摟在懷里已經幾乎渾身冰涼的女人,看著早朝之時看起來還是花容月貌的面容,想起從第一次看到這個女人便發生的那一次死里逃生的經歷,想起前夜那似夢非夢的一場極致歡愉,陳旭心神悸動,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她消瘦而蒼白到近乎于白紙一樣的臉。

        “你我雖然不是同路人,但隔著幾千年讓你我相遇,這也算是一場緣分,我已經死過一次了,因此才能遇到你,遇到我的娘子水輕柔,遇到這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天道輪回,或許生死早已注定,誰都逃脫不了,生生死死恩恩怨怨誰也無法掌控,這輩子做不成夫妻,那就下輩子吧,希望你死后也能穿越到另一個時空,那里沒有恩怨只有快樂,如果能夠遇上另一個我,如果你也依舊喜歡他,那就嫁給他……我沒有仙術,也救不活你,其實我的心也很痛,既使你當初想殺我,但我也從來就沒恨過你,因為我其實不喜歡這個地方,你當時要是殺了我,或許我就能夠返回我原來的世界,那里有我的爹娘,有我的朋友,還有我喜歡的一切,但我沒死成,呵呵,你可能不知道……其實我也挺失望的,讓我自己自殺我也沒這個勇氣,也許再等幾十年,等我死了終于能夠穿越回去了,或許我的爹娘也都早已去世,那個世界也早已沒有了我的根,我原本熟悉的一切都會讓我格格不入,或許那個時候,我會想起你的好……你的脾氣很大,也不是我的菜,而且捅我一劍到現在還不道歉,雖然我嘴上說的不在乎,但其實我心里還是挺在乎的,如果你現在能夠醒過來跟我說一聲對不起,我一定會很開心……我既然答應娶你,自然要言而有信,走吧,我帶你回家,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陳旭的妻子……”

        嘮嘮叨叨中,懷中的女人身體越發冰涼。

        陳旭抱著王青袖從榻上下來往門外走去,被子滑落,王青袖垂落的手中還抓著一個竹蜻蜓,隨著陳旭的走動輕輕搖晃。

        “侯爺,您帶公主去哪兒?”兩個小侍女哭著追上來一左一右緊緊抓住他的衣襟。

        “公主是我的妻子,我要帶她回家,你們也跟著我一起走吧!”陳旭頭也不回的說。

        “可是侯爺,您還沒把公主救活過來啊!”兩個小侍女嚎啕大哭。

        “唉,救不活啦!你們的公主去了另一個世界,她可以找到她的愛人,過她想要的生活,再也不用住在這個冷冰冰的宮殿之中孤獨的生活,死……也許對她來說并不是一件壞事,人啊……終究都是要死的,有一天我們都會死……”

        陳旭一步一步走到門口,用腳踢開房間半掩的木門,在吱呀聲中走了出去。

      看過《帝國吃相》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