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青梅仙道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甘于人下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甘于人下

        望月山,這座常年被云霧籠罩,看起來并不是非常高大的山峰,卻是如今瓊州最厲害的小宗門青梅觀的宗門所在之處。

        自從青梅觀的觀主,從開山立派之祖的莫河,換成了他的大弟子無憂的時候,瓊州的修煉者才知道,原來青梅觀的莫河,已經前往了天穹之上。

        作為瓊州地脈修補以來,瓊州本地土生土長誕生的第一個仙人,在瓊州這片土地上,莫河具有極高的威望,他離開大地上的時間至今只有二十年左右,加上青梅觀也是后繼有人,在瓊華宗開始變得低調,五行觀一直與之交好的情況下,青梅觀無疑就成了瓊州最厲害的小宗門。

        甚至周圍的幾個州中,青梅觀的實力也絕對是拔尖的。

        王巖和馮英兩個人來到大地上,這幾個月的時間,也從一些小宗門的宗門駐地旁邊路過過,但并沒有進去看過,如今在進入望月山之后,兩人一路向著青梅觀走,一路仔細的打量著。

        從兩人的眼光來看,青梅觀宗門駐地其實非常的小,但麻雀雖小,卻是五臟俱全,山上客舍、藏書閣、靈田、果園等等這些應有盡有,而且整座山峰,竟然都散發著一種淡淡的星辰之力。

        一直來到青梅觀,在看到那三間簡陋的房屋的時候,兩人稍稍的愣了一下,感覺這三間房屋,和望月山上其他的建筑相比,有些太過簡陋了。

        然后,當他們的目光注意到哪兩棵青梅樹的時候,兩人眼中的神色,就變得特別驚訝了。

        依照他們倆人的眼光,這兩顆外表就顯得非常神異的青梅樹,已經接近仙材的程度了,其上所結的果實,更是金燦燦的,看著就非常的不凡。

        在那兩顆青梅樹下,還站著一個獨臂青年,從他的身上延伸出兩道青光,纏繞在這兩顆青梅樹上。

        注意到王巖和馮英兩人的目光,站在樹下的無憂身上的靈力收回,然后腳步微動,走到了兩人的面前,緩緩的開口道。

        “青梅觀無憂,見過兩位道友!”

        “見過無憂道友!”看到無憂走過來,王巖和馮英都打量著面前的無憂。

        眼前的這個獨臂青年,就是他們此行要找的人,那位莫前輩的大弟子,修為果然非常的厲害。

        即便以他們兩人的修為,都能夠隱約的感覺到,無憂身上傳來的一絲危險的感覺。

        “聽說兩位道友是受人之托,前來給我送東西的,不知是受誰之托,所送何物?”無憂直接開門見山,看著王巖和馮英兩人說道,語氣非常的平靜,臉上也沒有什么表情,讓人感覺不到絲毫的熱情。

        王巖也沒有在意這一點,直接取出了一個儲物袋,遞到了無憂的面前,對著無憂傳音道:“我二人來自天穹之上,此來是在大地上歷練,受莫前輩之托,將此物交于無憂道友!”

        聽到王巖的傳音,無憂沒有絲毫表情的臉上,終于出現了一些情緒波動,伸手快速接過了王巖遞過來的儲物袋。

        聽到這個儲物袋是莫河讓他們送過來的,無憂心里其實并沒有完全相信,但當那個儲物袋入手的一瞬間,無憂就已經相信了大半,因為儲物袋上有屬于青梅觀功法的氣息。

        手中捏著儲物袋,無憂運轉體內的靈力,將手中的儲物袋覆蓋,隨后青光一閃,儲物袋上莫河所下的禁法立刻解開了,其中的東西無憂清晰的用神識探查到了。

        這下子,無憂已經徹底的相信了兩人所說,就憑借儲物袋之中這些珍貴的東西,加上青梅觀的功法特征,除了莫河之外,這個儲物袋絕對不可能出自第二人之手。

        確認了這個儲物袋的來歷之后,無憂也順帶確認了莫河的安全,原本沒有什么表情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干凈、明朗的笑容。

        這個笑容的綻放,就仿佛從陰云天氣,突然間跳到了晴空萬里,讓眼前的王巖和馮英兩個人看的一愣,只覺得這位無憂道友,應該是一位面冷心熱的人。

        “多謝兩位道友,此事對我青梅觀非常重要,若是兩位道友不嫌棄,請在我青梅觀先停留數日,讓我等一盡地主之宜,然后讓我師弟為兩位道友介紹一下這大地上適合歷練的地方!”無憂臉上的笑容很快收斂,看著送來了東西的王巖和馮英兩個人,非常真誠的說道。

        “如此,那就打擾到有一段時間了!”王巖和馮英兩人聞言,并沒有選擇拒絕。

        之后,無憂叫來了一名青梅觀的弟子,先將兩人安排去休息,然后找來了任云騰等人,將這個儲物袋的事情告訴了他們,并且將儲物袋之中莫河給眾人的東西,一一交給他們。

        “沒想到他們是從天穹之上來的,怪不得會突然冒出兩個純陽境界的體修高手!”得知了這一切之后,任云騰手中拿著一枚玉簡,目光望著山上的一處庭院說道。

        他手中的玉簡,就是莫河專門為他準備的東西,一份來自天穹之上釀造靈酒的典籍,其中并沒有某種仙釀的配方,但相信應該會給他一些靈感。

        “不管如何,這兩位道友是幫師傅帶東西給我們的,對于他們的來歷,我們注意不要泄露了!”一旁的蕭涼將手中的一瓶丹藥收起,然后對著在場的眾人說道。

        蕭涼的資質一般,加入青梅觀這些年,修為現在依然是陰神境界,不過已經到了陰神境界后期,這種進步他本人已經非常滿意了,不過從陰神境界到純陽境界,這中間對他來說是有瓶頸的,所以莫河就給他準備丹藥作為輔助。

        青梅觀的眾人,莫河一個都沒有忘掉,凡是在他離開之前已經在青梅觀的,都有他專門準備的東西,哪怕后面入門的,莫河也同樣準備了一些東西,能夠照顧到每一個人。

        現在大家都很高興,原因并不是因為這些東西,而是通過送來這些東西的人,他們知道自己的師傅平安無事,修為還突破了玄仙境界,這對青梅觀的眾人來說,才是最大的好消息。

        而站在人群之中,往日比較活躍的聶獨仙,這時候卻顯得比較沉默,他用手輕輕撫摸著手中的一件法器,目光卻看向了馮英和王巖兩人暫時休息的那個院落,眼中閃動著莫名的光芒。

        “兩位純陽境界的體修,這倒是一個很好的助力!”在被眾人發現自己的異樣之前,聶獨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但心中卻閃過了這樣的念頭。

        就像任云騰對他的了解一樣,聶獨仙心里的確有著自己的小心思。

        他對青梅觀非常的有歸屬感,也并不想對青梅觀不利,現在青梅觀的這些長輩和同門,也是讓他從心底認同的。

        聶獨仙也很清楚,自己是一個不甘于人下的人,渴望得道成仙,同時也渴望身居高位。在青梅觀之中,他不可能對自己的長輩有任何不利的行為,所以,他就只能選擇另起爐灶了。

        這件事,對現在的他來說,做起來還有些困難,而他更加擔心的是,他所想要做的事情,得不到青梅觀的長輩的認同,所以有些事情,聶獨仙就不能借助青梅觀眾人的力量,只能自己想辦法,而現成的兩個純陽境界的體修高手,就是一個放在眼前的大殺器。

        在眾人的歡笑聲之中,聶獨仙心中的這個念頭變得越發堅定,甚至對于接下來該如何做,他的心中都已經快速的消耗了一些辦法。

        “看來東西送到了!”

        仙云天中,正在自己道場內祭煉著法器的莫河,在感應到自己留在儲物袋上的禁法被解開的時候,就知道馮英和王巖兩人,應該已經到了青梅觀,將自己的東西送到了。

        雖然不知道青梅觀的眾人現在過得怎么樣,但既然東西成功送到,想必大家現在也是一切平安。

        而且有了自己送下去的東西,短時間內,青梅觀弟子的實力又能上漲不少,在大地上應該沒有什么危險。

        尤其是以無憂的資質,恐怕要不了太久,修為也會達到渡三災的程度,任云騰估計會晚一些,但這樣更好,起碼無憂渡三災之后,他就能夠挑起青梅觀的大梁,接下來還有余岳和聶獨仙,兩人的資質都非常的不錯,在任云騰成就元神真仙的時候,相信兩人也已經成長起來了,說不定到了那時候,兩人的修為還要超過任云騰。

        如果真有那個時候,那一切就比較好玩兒了,以任云騰那種外表嘻嘻哈哈,其實內心深處比較注意的人,恐怕多多少少會受一點刺激,把更多的心思用到修煉上。

        莫河思緒快速的轉動了一下,很快又被他收回了,將這些心思暫時壓下,專心看著眼前墨玉竹杖,手中一道道符文流出,同時身上強大的法力,源源不斷的注入墨玉竹杖之內。

        也不知過了多久,莫河道場之中,一道青黑色的光芒,幾乎將整個浮空島嶼都照亮了,順帶著島嶼周圍,也被這片光芒覆蓋了。

        同時一股強大的壓力,將浮空島嶼下方的云層深深地壓得凹陷下去,就連云層之中隱藏的東西,也都被壓得散碎。

        等到光芒消散之后,莫河手中握著墨玉竹杖,緩步走出了房屋,臉上帶著喜悅的笑容。

        墨玉竹杖,第四道仙禁,成了!

        :。:

      看過《青梅仙道》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