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光明紀元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無盡殺戮 4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無盡殺戮 4

        高階神靈,還要耗費林齊一點點力氣,但是那些下位神仆嘛,林齊一柄飛刀射出,可以頃刻間洞穿數千人的眉心。在踏入了御君級門檻的林齊面前,這些下位神仆是那樣的孱弱,完全和螻蟻一樣不堪一擊。林齊殺死這些孱弱的神靈,讓后將他們的神體和神魂全部讓地獄吞噬一空。

        在地獄的核心處,一個漆黑污穢的血漿海洋中,無數神靈的尸體飄蕩在上面,無數神魂在血海中掙扎呻吟。神靈的尸體被分解成珍稀的養分,被地獄吸收后用來修復自己的傷勢。而神靈的神魂們,則是化為龐大的本源力量不斷注入地獄各處殿堂中。

        在這些殿堂內,一些黑色的肉膜覆蓋的巨型卵狀物正在緩慢的蠕動著。在這些黑漆漆的卵狀物內,不時可以看到古怪猙獰的身軀在蠕動抽搐。這是地獄最新培育的一批地獄魔物,地獄將領級的強者。一旦這批地獄魔物成熟破殼而出,林齊立刻會擁有一批數量龐大的上位神為主,由大量下位主神統轄的地獄軍團。

        而這些被消化的神體和神魂中最精華的一部分本源之力,則是被地獄慷慨的貢獻了出來,不斷的注入林齊的本源之中。林齊體內的那一團本源所化的強烈光團變得越來越光艷奪目,蘊藏的生命能量越來越龐大。林齊的**也在時刻發生著奇妙的蛻化,他的力量時刻都在增強。

        所以林齊身上的氣息越發的龐大,越發的詭異,越發的多變而莫測。

        所以林齊面前的一千多名彌羅神教和天廟的神靈們,當他們看到林齊狠辣無情的對著雙方神靈痛下殺手的模樣,他們被逼得聯合在一起,哆哆嗦嗦的擋在林齊面前,希望聚集眾人之力。能夠對抗這個可怕的家伙。

        完全幻化成雕骨刀蘇格拉模樣的林齊笑吟吟的雙手抱在胸前,聲音陰冷的怪笑著:“彌羅神教的諸位,我是來幫你們的!我討厭天廟的這群虛偽的家伙,我贊同你們絕對的暴力才能統治一切的主張。所以,讓我們聯手干掉他們吧!”

        沒人動彈,天廟諸神開始念誦咒語,各色神力結界將他們裹得結結實實;彌羅神教的諸神則是開始催動身上的神甲。各色甲胄噴射出奪目的光焰,流光溢彩中無數神文在甲胄表面若隱若現。

        “學聰明了,看來我不好下手了!”林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后笑著向這些神靈搖了搖頭:“可惜。你們還是不夠聰明啊!哎,你們都不會回頭看看有沒有人偷襲么?”

        依舊是沒有人回頭,沒有人動彈。所有人都當做沒聽到林齊的話。面對一個剛剛辣手誅殺了可能過百萬雙方神靈的恐怖存在。哪怕他擊殺的神靈中大部分都是下位神仆,但是這數量也太恐怖了啊!面對這樣的一個殺神,誰敢有絲毫的分神和大意?

        于是兩個巨大的金屬杠子帶著恐怖的呼嘯聲,卷起了兩條黑漆漆的龍卷風,撕開了虛空從這群神靈的頭頂砸了下來。兩只兔子的身形膨脹到了千米高下,他們渾身的黑毛消失得無影無蹤,光潔溜溜的黑皮下一塊塊劇烈彈動的肌肉是那樣的刺目。他們儼然已經化身兩頭生長了兔子頭的巨魔,哪里有平日里那樣溫順可愛的模樣?

        這兩根金屬杠子也不知道有多沉重,反正每個月兩只兔子都會從天堂山的資源礦里面吞沒大量的珍稀材料,不斷的用他們特殊的秘法融入這兩根金屬杠子里。跟隨林齊這么久,單單他們取走的原材料的重量,就要以億噸來計算,更不要說他們在這金屬杠子上銘刻的各色古怪符咒加持的威力了。

        就聽得一聲巨響,無數甲胄碎片紛紛揚揚的飛出老遠,天廟諸神的神力結界猶如蛋殼一樣粉碎,千多名最強包括三位下位主神,最弱也有上位下階實力的神靈被這兩根杠子一擊砸成了肉餅。

        “真弱!”大黑神氣活現的曲起了胳膊,向林齊炫耀了一下他強壯的肌肉。

        “真窮!”小黑撲進了那一團血肉模糊中,三五下的就把那團血肉中的所有值錢物事都翻了出來,然后很幽怨的仰天嘆息了一聲。一邊嘆息,他還一邊將那一大堆閃閃發光的神器飛快的裝進腰間的錦囊。

        兩只兔子也不和林齊打招呼,而是飛快的翻身沖進了無數神靈組成的戰團中。埋骨之地沖殺出來的神尸軍團正和一大隊天廟神靈打得不可開交,隨著兩只兔子的加入,天廟神靈組成的大軍節節敗退,眼看著就要被那浩浩蕩蕩的神尸吞沒。

        “偉大英明的林齊大人,這些垃圾,你不會看上眼的吧?”吞天之蛇諂笑著不知道從哪里竄了出來,張開大嘴就朝地上那一團狼藉的血肉吞了過去。這些血肉都屬于那些剛剛被擊殺的神靈,其中的生命精華和能量都還沒有消散,對吞天之蛇而言,這可是絕對的大補之物。

        林齊不置可否的做了一個請吞天之蛇隨意的手勢,吞天之蛇當即一口將那一灘血肉吞得干干凈凈,然后快活無比的向著遠處幾個落單的神靈沖殺了過去。雖然貪婪,但是吞天之蛇也很奸猾,他絕對不會去對付那些實力足夠強大,有可能威脅到他的敵人。

        他只會揀死魚,或者偷偷摸摸的背后偷襲。就算是背后偷襲,他也最多偷襲兩三個實力比他弱小的存在,他是不會主動向那些比他更強或者實力相當的人出手的。

        刻耳柏洛斯在極其遙遠的地方發出低沉而恐怖的犬吠聲,他已經人立而起,化為一尊狗頭人身的魔神造型。黑色的地獄火焰纏繞在他身邊,他揮動著一柄沉重的斬馬刀,帶著恐怖的殺氣在諸神大隊中往來沖殺。

        他不懼生死,無所謂受傷與否,也不管自己面前的神靈是屬于哪一邊的,他反正就是朝著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沖鋒,將沿途所有的人一刀劈成兩片。然后抓起殘破的尸體丟進嘴里。不管敵人在他身上劈砍多少次,不管他被傷成什么樣子,只要他吞噬幾具尸體,他的傷口就立刻恢復如初。

        天廟和彌羅神教的神靈都發現了刻耳柏洛斯這個異類。所以兩名多臂秘魔一族的中位主神帶著大群屬神越眾而出,對刻耳柏洛斯發動了圍攻。林齊聽到的犬吠聲,就是刻耳柏洛斯被那兩位強大的多臂秘魔族中位主神打斷了一條腿后發出的。

        一聲怒吼,刻耳柏洛斯身邊血肉尸骸宛如潮水一樣翻滾而出。無數尸骸在他身邊圍繞成了一個碩大的地獄冥文,那是代表了‘無窮殺戮’的冥界文字。當這個方圓千里的冥文一出,頓時整個地獄角斗場都一陣的顫抖,四周死氣驟然濃郁了起來。虛空中的所有元素能量都被吞噬一空。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地獄角斗場內再也沒有任何其他屬性的魔法元素,只有濃郁的死氣纏繞四周。死氣是如此的濃郁。以至于空氣中出現了大量白蒙蒙的虛無的人影。這是死氣凝成的毫無靈智可言的噬魂喪靈,這是一種極其可怕的鬼物,極其的污穢骯臟,以各種智慧生物的靈魂為食,而且只要死氣不滅他們就永恒存在。他們極其難纏,就算是神靈也不會愿意被他撲中一下。

        正在鏖戰不休的魘磔、阿式奴等雙方神族的大人物終于發現了四周的異變,他們同時解除了自己的領域世界。嘶聲怒吼著帶著渾身斑斑的傷口從領域中脫離。他們懸浮在戰場上空,震驚的看著四周越來越濃郁的死氣,以及在死氣中逐漸越來越多的噬魂喪靈。

        “該死的,這是怎么回事?”魘磔氣急敗壞的尖叫起來:“難道,是那些該死的家伙騙了我?這座角斗場,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靈魂之神索爾德驚悚的看著四周越來越濃郁的死氣,他不知所措的尖叫起來:“不要說廢話了,魘磔,這到底是什么情況?為什么會有這么濃烈的死亡氣息?這讓我感覺很不好,這讓我想起了一些極其不美妙的回憶!這讓我想起了那個該死的。。。冥域!”

        魘磔還沒回答索爾德,阿式奴已經氣急敗壞的指著刻耳柏洛斯尖叫起來:“這是什么東西?這是什么?魘磔?這是你們天廟的神靈么?難道你當我糊涂了,認為我不能分辨他的氣息么?這個家伙,他是魔物。。。他來自于。。。那個地方!”

        無論是天廟、彌羅神教還是教會的主神們臉色都無比的難看,濃郁的死氣,以及在那里歇斯底里大吼大叫的刻耳柏洛斯,如果這還不能讓他們聯想起什么東西的話,他們也就太蠢了!

        就在這時候,地獄突然向林齊笑了一聲:“好了,我已經抹殺了那個該死的獨立意識。或者說,我吞掉了他。我先嘗試著喚醒地獄角斗場的本體意識,同時呢,我想,我們可以和他們開個小小的玩笑!”

        不等林齊開口,地獄角斗場的地面上突然升起了無數造型猙獰的魔鬼祭壇,一團團綠色的鬼火從祭壇上沖天而起,散發出陰冷刺骨的氣息。

        一個沙啞、陰森、充滿邪惡氣息的聲音轟然響起:“尊敬的八面神王魘磔陛下,如您所愿,地獄角斗場無盡殺戮模式展開!目標,殺死所有的非靈神一族的神靈!地獄角斗場給予您的幫助是,所有非靈神一族的神靈,都將受到死亡氣息的壓制,將他們的戰斗力最少壓制四成!”

        阿式奴色變,然后大笑。

        索爾德等教會神靈臉色慘變,然后急忙遠離魘磔。

        天廟諸神悚然動容,然后所有非靈神一族的神靈紛紛聚集在一起,遠離靈神一族的神靈。

        而魘磔則是面色青黑,目瞪口呆的他差點暈了過去。(未完待續)

      看過《光明紀元》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