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光明紀元 > 第一千零六章 蟄居的皇子

      第一千零六章 蟄居的皇子

        在伯萊利北城區,最邊緣的靠近西部城墻的地方,有一大片綠蔭環繞之地。幾座古老、古樸的建筑屹立在綠樹紅墻中,透著一股子滄桑的歷史氣息。這里就是高盧帝國的皇家圖書館,一個幾乎被九成九的伯萊利人遺忘的地方。

        百年陸島戰爭爆發時,滿天下的人心里裝著的都是殺戮、戰爭、暴力、沖突,誰會來圖書館看書?

        百年陸島戰爭結束后,圣路易十三世大力發展經濟,所有的帝國子民都在很努力的賺錢、很努力的積攢家業、很努力的向上奮斗,誰有那個閑暇心思來讀書?

        等得圣路易十三世退位,圣光一世登基后,帝國變得更加的激進。經濟發展一日千里,毫無理由的擴軍備戰,整個社會都陷入了一片浮躁之中。貴族們忙著醉生夢死,百姓們忙著縱情享樂,就連市井的好漢們都忙著搶地盤、撈金幣,更沒有幾個人愿意來這里翻那些老古董了。

        現在的皇家圖書館,每天的人流量不超過一百人,大多數都是伯萊利大學城的那些老學究,為了做各種論文考究才來這里翻閱那些古老的典籍。而那些年輕的教師、教授,他們忙于出席各種上流社會的宴會,忙著參加各種學術沙龍,忙著自己出書提升自己的學術地位。。。

        這些年輕人,他們也是沒心情來讀書的。

        所以皇家圖書館變得非常的安靜,靜謐得宛如秋天深夜的墓地,大白天的除了幾聲清脆的鳥鳴聲,根本聽不到任何別的動靜。

        披著一件寬敞的灰色粗布袍子,拉圖斯抱著一本厚厚的羊皮紙制成的大部頭書本,慢悠悠的從典藏館向著作館走去。典藏館顧名思義,這里保存了從黑暗歷時期流傳下來的,大概三十萬卷各色各樣的著作典籍。而著作館呢,則是專門讓那些圖書館的工作人員,或者是外來的讀者靜心讀書、寫書著作的地方。

        建立于兩百五十年前的著作館。是一棟灰黑色的巨石結構的大樓,上下三層的大樓,每一層都占地十幾畝。大樓內分成了數以千計大大小小的房間,這些房間的陳設很簡單,但是簡單卻不簡陋,每個房間內都有的休息室、盥洗室和書房,雖然面積不大,但是足以保證普通的生活所需。

        很多皓首窮經的老學究。常年居住在著作館內。一個字一個字的推敲著自己的某一篇著作。

        在這個浮躁的、日新月異的、一日千里的帝國,皇家圖書館算是最后一塊兒凈土,最后一座維持著內心安寧的象牙塔。也只有在這里。才能感受到幾分真正的學問的氣息。

        “太安靜了!”拉圖斯抱著厚厚的《貴族紋章譜系大全第九卷》,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太安靜了,安靜得讓他還以為自己深處古墓之中。安靜得讓他差點以為自己已經是個死人了。這樣的安靜,這樣的沉寂,這讓拉圖斯很不適應。哪怕他已經在這里住了好幾年,但是他依舊無法適應這里的環境。

        但是必須適應!起碼他得在面子上做出他很適應這里氣氛的模樣,他必須每天努力的看書,每天努力的謄寫資料,努力的編撰一些完全沒有用的東西出來。不然的話,他很可能就會遭遇他的父親一樣的命運——堂堂帝國三皇子突然暴病而亡,甚至檢查不出是什么疾病!

        慢悠悠的順著蔭涼的長廊向前行走。從另外一條垂直方向的游廊內,一個白發蒼蒼的灰袍老人同樣抱著一本厚厚的典籍走了過來,恰好和拉圖斯走了個肩并肩。

        “大師,您好!”拉圖斯帶著謙遜的微笑,向這個老人微微欠身行禮。

        “您好,拉圖斯殿下!”老人笑著向拉圖斯點了點頭,一道無形無影的魔力波動從他胸口的掛墜上散發出來。將兩人四周的空間悄無聲息的封鎖住了。如果有人用魔法窺視他們,就會立刻被這個吊墜上銘刻的魔法偵測出來。

        兩人笑呵呵的站在游廊中,就好像兩個真正的學者在討論學術問題一樣,目露迷離的神光,手舞足蹈的爭論著什么。但是他們的對話如果讓外人知道了。一定會引發軒然大波。

        “在第六深淵,我們的人以三百名處女為代價。從一位惡魔領主哪里,得到了確切的結果。”

        老人沉聲道:“親王殿下心臟中提取的血液經過那個惡魔領主的分析,是一種變異的深淵瘟疫劇毒。原本產于深淵食尸蟲體內的瘟疫病毒,經過死靈法師的培養,將毒素加強了上百倍,然后用圣光凈化,就從瞬間置人于死地的劇毒,變成了在數個月內逐漸發作的慢性毒藥。”

        “圣光凈化!”拉圖斯帶著笑向老人點了點頭,但是他的眼珠子已經變成了赤紅色。

        “是的,只有晨曦神殿才有這樣的能力,凈化了病毒,讓它們的殺傷力從瞬間爆發變成持續發作的慢性毒。”老人陰沉的說道:“大皇子,還有親王殿下,都是被。。。謀殺的。”

        拉圖斯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那么,我應該感謝他們,沒有趕盡殺絕?”

        老人輕輕的搖了搖頭,他淡然道:“這是高盧皇室的血脈誓言,那個人可以殺死您的父親,殺死大皇子,但是。。。他不能針對您和瑪瑞斯殿下動手。就好像他不能對陛下動手一樣,某些血脈誓言約束了他的行為。”

        拉圖斯瞇起了眼睛,血脈的誓言么?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曾經一些被紈绔的他丟在腦后的事情。

        昏暗的殿堂,搖曳的燭光,那些老得渾身都帶著一股子死氣的黑袍老人。。。宛如噩夢一樣的場景,讓拉圖斯用最快的速度將這些事情遺忘,但是現在,他又想了起來。

        “親王殿下是被謀殺的!”老人沉聲道:“我已經將這個消息通知給了最可靠的幾位尊貴的閣下,他們已經決定,依附在您的身邊,繼續向您效忠,就和他們向親王殿下效忠一樣。”

        嘆了一口氣,老人沉聲道:“殿下,你要振作起來。”

        拉圖斯咬了咬牙,他面色陰郁的看著老人:“我被軟禁在這里,我甚至不能離開皇家圖書館一步,你說我能怎么辦?我甚至不如瑪瑞斯,他雖然在諾曼戰堡拼命,但是起碼他擁有自由!”

        老人笑了,他很深沉的看著拉圖斯,陰沉的說道:“或許,事情有了某些變故。”

        用最快的語速,最簡潔的語言,老人將今早凌晨比丘斯、貝亞、施特隆恩、‘龍山伯爵’等人遇刺的事情一一告訴了拉圖斯。堂堂凱撒帝國的親王遇刺身亡,這勢必讓凱撒帝國和高盧帝國激發各種矛盾;貝亞被重創,斗氣被廢,比丘斯身邊的一條惡狗就此被打斷了腿;比丘斯自己被刺重傷,他的氣焰在未來一段時間定然會削弱許多。

        而這么多的麻煩聚集在一起,圣光一世哪里還有心情搭理拉圖斯?

        這是拉圖斯做出一番事業的最好機會!為自己的父親報仇,將自己從這個危險而尷尬的境地中拯救出來,進而反戈一擊,將圣光一世趕下臺,獲得皇位!

        “很不錯的想法,但是非常的困難!”拉圖斯坦白的說道:“就算有對我父親無比忠誠的諸位大人的效忠,我手上能掌握多少力量?他們的私兵加在一起,能有十萬人么?他們的心腹死士湊在一起,能有一千人么?他們家族的。。。好吧,限于某些密約,圣境以上的存在我們不考慮!”

        攤開雙手,拉圖斯急促的說道:“我們不會是他們的對手,除非我們能找到強力的外援!”

        老人狠狠的點了點頭:“您有最好的選擇!殿下,那位被重傷的龍山伯爵!他將成為您最好的伙伴!”

        拉圖斯沉默了,他瞇起了眼睛,仔細的思忖了許久,這才緩緩的點了點頭。

        “可以試試,他被刺殺而成重傷,堂堂伯爵,不會就這樣算了的。他肯定想要找出幕后的主使者!”

        深吸了一口氣,拉圖斯飛快的說道:“想辦法聯系他,小心一點,告訴他幕后黑手很可能是比丘斯!起碼要誤導他這么去想。我聽說過這個龍山伯爵的大名,他的豪富讓我吃驚。如果有他的幫助。。。”

        拉圖斯握緊了雙拳,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以他如今在維亞斯商業聯邦的影響力,以他的盟友綠森公爵擁有的力量,以他的龐大財富,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

        在西方大陸,人口不成問題,兵源更不是問題。僅僅高盧帝國北方五大行省,經過亞瑟的人口普查之后,登記在冊的人口就有一億六千萬之眾,可見整個高盧帝國的人口到了什么水準?高盧帝國的總人口,遠比帝國官方公布的數字高出數倍!

        只要有錢,有大量的足夠的錢,就能輕松武裝數百萬人規模的軍團!

        “可以將我的心理底線告訴龍山伯爵!”

        拉圖斯咬了咬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如果我能為父親復仇,那么他將獲得帝國公爵的封爵,以及相匹配的封地。如果他能幫我登上皇位,那么他將得到帝國親王的封爵,而且。。。”

        拉圖斯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而且,他的親王領,將是永久的自治領!”

      看過《光明紀元》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