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劍仙在上 > 第八百一十九章 無知者方能無畏

      第八百一十九章 無知者方能無畏

        大漠妖龍的詛咒!

        這幾個字,在眾人的腦海之中不斷浮現而起,甚至充滿了震撼與驚顫,看來這所謂的沙海,并沒有他們想象之中那么簡單,還未曾找到祈仙殿,就遇到了這遍地的跪尸以及傳說中的大漠妖龍的詛咒。

        然而,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皇甫太極的身上,這兩個神族的家伙明顯是想要坑害他們,坐收漁翁之利。這等卑劣至極的手段,實在是人神共憤。

        “碧璽說的,應該不會有假。”

        海明達沉聲說道,臉色陰冷,直勾勾的盯著皇甫太極等人,就連古飛揚與鵲妖都是十分的驚訝,心中無比震撼,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么神族這兩個人的歹心,還真是不得不防。

        海明達也是碧璽忠實的擁躉,對于她自然是信任的,這一點毋庸置疑,而且在這個時候,他們要做的就是同仇敵愾,這皇甫太極居心叵測,他們更要加倍小心。

        “還真是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自詡為神圣偉大,人格高潔的神族之人,竟然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可笑,實在是可笑啊,看來,你們根本不配稱之為神族之人,連豬狗都不如。”

        伍茜不屑一顧的說道,對神族之人充滿了厭惡。

        “你不要血口噴人,誰都知道你們妖族為非作歹,居心不良,現在竟然還敢污蔑我神族之人,簡直是找死。你們比誰都清楚,傳說就是傳說,根本不能夠信以為真,現在竟然還拿著模棱兩可的傳說,來給我們神族扣上這莫須有的罪名,這屎盆子,我神族斷然不接!”

        “你們分明就是想要分化我與人族朋友之間的關系,好讓我們互相為敵,到時候逐個擊破?呵呵呵,真是好算計啊。只可惜,我早就已經洞穿了你們的陰謀詭計,在我神族面前,一切的陰謀,都將無所遁形。”

        皇甫太極字字珠璣,可謂是完全駁斥了碧璽的話,并且賊喊捉賊,但是卻有理有據,即便是古飛揚跟鵲妖也不知道這神族的兩個家伙甚至是妖族之人,究竟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的。

        “你血口噴人,簡直是賊喊捉賊!這種話你都說的出口,神族,當真是讓人不齒,哼哼。”

        伍茜完全不給皇甫太極面子,這些家伙也根本就沒有面子,事已至此,他們居心叵測,路人皆知,現在還賊還捉賊,把責任全都推到妖族的身上,雙方都是怒不可遏,劍拔弩張的樣子。

        “還會倒打一耙,神族,真是可笑,你們連禮義廉恥都不知道,陰險狡詐,居心叵測,還有臉說自己是神族之人?簡直是豬狗不如。”

        左倫亦是氣不過,冷笑著說道,任你巧舌如簧,他們妖族自己是最清楚的,這皇甫太極,就是想要讓他們所有人都去死,這等歹念,讓所有人都為之膽寒,若不是碧璽知道這所謂的‘大漠妖龍的詛咒’,很可能他們就會成為犧牲品。

        “你可以污蔑我,但是你不可以污蔑神族,否則的話,我與你不死不休!”

        皇甫太極大義凜然的說道,似乎為了守護神族,他可以豁出命去跟你拼命。

        皇甫太極戰意高亢,似乎是表明了立場,神族威嚴,不容侵犯。

        “諸位,現在可不是吵架的時候,無論這跪尸,究竟是什么來頭,咱們總要去這沙城之中一探究竟吧,目前這跪尸,該怎么處理?或許才是重中之重吧。大漠妖龍的詛咒,說到底,只不過是傳說而已,是否真的存在,還有待商榷,我們還是不要為了一己私欲爭論不休了。”

        古飛揚沉聲說道,他也不想管這種閑事,但是如果神族與妖族真的戰起來,人族也是斷然無法獨善其身的。

        古飛揚的話,讓皇甫太極與伍茜等人都閉上了嘴,他的話不無道理,這個時候即使是跟神族拼個你死我活還是不值當的,他們的目的還沒有達到,還沒得到寶貝,三言兩語就起了沖突,那不過是莽夫所為,他們都在等,等一個爭奪寶貝的契機,那個時候恐怕就是真正要分出勝負的時候了,而失敗者,或許也會永遠留在這里,即便是沒有大漠妖龍的詛咒,他們也必定會不死不休的。

        一時之間,所有人陷入了沉默,大漠妖龍的詛咒,神族是不敢觸犯的,因為那是在他們的古訓之中,這一點,他們比人族跟妖族都更加的清楚,東皇卓與皇甫太極都沒有絲毫的想法,破除詛咒唯一的辦法就是獻祭,那就是有人成為這沙城的跪尸,才能夠破解詛咒,但是他們不會跟任何人說,只要有人按耐不住,那就一定會出手的。

        鵲妖對于這詛咒也是十分的忌憚,作為尸陰宗之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詛咒的力量,但是究竟該怎么辦,他還是選擇了靜觀其變,這大漠妖龍的詛咒,鵲妖亦是沒有絲毫的想法,畢竟活下來才有機會得到更多的機遇跟寶貝。

        古飛揚亦是最為穩重的一個,他倒是閉目養神,一點也不著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人族現在本就示威,如果這個時候再失去了戰斗力,那么他們的處境也必定十分危險。

        殺人未必一定要越貨,但是如果有好東西,就一定會殺人。

        “詛咒,我從小到大,倒是什么也沒怕過,至于詛咒嘛,我也想見識一下,死去的強者,究竟有多么可怕,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還是真有通天的本事,能夠逆轉乾坤。”

        左倫摸了摸鼻子,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自己在八大妖王的后輩之中,只能算是中游水平,既不是碧璽的對手,也不是海明達的對手,甚至連伍茜,都可能略勝他一籌,如果自己不努力奮起直追的話,那么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改變,誰又愿意跟在別人屁股后面?

        世人都說,無知者方能無畏,他并不知道這詛咒是否存在,究竟是不是空穴來風,是不是以訛傳訛,他必須要試一試。

        左倫不想一輩子做別人的影子,他要變強,要成為神王境強者,要成為眾多妖王之子中的佼佼者,他必須要有冒險精神,他必須要比別人更加努力。

        弱者沒有錯,錯的是他不夠努力而已,左倫始終相信,只要自己足夠努力,鐵杵一定能夠磨成針。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看過《劍仙在上》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