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退后讓為師來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直視我

      第五百九十二章 直視我

        這次抓唐僧的事情就是由金角安排的,不過他也沒有過于上心。

        差不多安排一下就完事了。

        得到唐僧被抓的消息后趕回,卻見仙宮城池一片狼藉,孫悟空在他家里耀武揚威,頓時心生怒火。

        這可跟安排好的不一樣。

        還有,那唐僧是什么情況,淡定地坐在馬上,已經被孫猴子救回來了?

        銀角到底在干什么?

        “銀角……”金角目光掃過仙宮,未見銀角身影,卻意外地聞到了一股味道。

        這是血腥味,有血腥味很正常。

        孫悟空大鬧城池,一片狼藉,不少妖怪身亡,他手下的妖將都有幾個成為了不成形的尸體,血腥味自然有,還很重。

        可混雜的血腥味中,有一股沒有散去的味道,讓金角覺得熟悉。

        那味道,來自銀角,是銀角的血!

        銀角在仙宮中看到一些血跡,那些血跡,屬于銀角!

        “銀角在哪?”金角臉色陰沉下來,開口發問。

        周圍的妖怪們亂成一團,要么到處逃竄,要么跪在一邊大喊著“大王萬歲”。

        金角懶得理會,這些家伙恐怕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倒不如由孫悟空來回答。

        “還看不出來?”孫悟空嘲笑道,“死了啊,連那只老狐貍一塊死了。”

        “一派胡言!找死!”

        金角劍決一指,身邊懸浮的飛劍襲向孫悟空。

        悶雷之聲響動,劍光形成雷光。

        劍氣雷音!

        無論是實力,還是在劍術上的造詣,金角都要勝過銀角不少。

        銀角還停留在僅僅發揮出七星劍的作用來,金角的飛劍卻已經超越此道。

        金箍棒劃破長空,一道金光跟雷光相撞。

        刺眼的光茫迸發,又在瞬息之間同時泯滅,孫悟空雙手握住金箍棒,向上揚起,差點被一劍震得脫手。

        飛劍卻是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轉,分化出數十道劍光來,交織成網,將孫悟空圍困住。

        劍氣化絲!

        比起劍氣雷音的雷霆一擊,此招威力略遜色,作用卻更大。

        細細密密的劍光如絲線縱橫,孫悟空身上立刻多出了不少細長的傷口,鮮血染紅了棕黑色的毛發和衣服。

        “銀角在哪?”金角居高臨下,淡定問道。

        “下地獄了!等會你孫爺爺就送你一塊下去!”孫悟空居于下風,卻是輸人不輸陣,毫不示弱。

        只是狂躁氣息越發明顯,逞強意味十足。

        “呵。”金角冷笑,掐動法決,劍光速度驟然加快,掠過孫悟空的右臂。

        一條手臂被劍光切割,掉落在地上。

        片刻就化作一蓬灰燼,斷臂的位置又重新長出一條手臂。

        金剛不壞之身。

        這種傷勢對孫悟空來說,應該只是等閑,只是他臉色猙獰異常,斷臂之痛顯然不好受——還不是一般的不好受。

        “吼!”

        孫悟空發出一聲怒吼,手中金棍棒連同身形一塊開始膨脹。

        周圍的劍絲被硬生生撐斷,身上鮮血淋漓,布滿傷口的同時,已經化作一只足有百米高的超級巨猿。

        尾巴掃過,直接將身后的一片區域掃成廢墟。

        金箍棒如擎天巨柱,泰山壓頂,砸向金角。

        金角臉色淡定,收起飛劍,躲避砸下來的擎天巨柱。

        化身大猿猴的孫悟空揮動金箍棒,呼嘯生風,狂風在城池中大作,吹得飛沙走石。

        磕著就傷,碰著即死,足以輕松砸碎山頭。

        可金角身子翩翩飛舞,在半空中輾轉騰挪,巨大的金箍棒仿若是大炮打蚊子,威力夠大卻無法碰到他。

        哪怕孫悟空發了狠,將巨棍揮出重重殘影,籠罩身邊的空間。

        金角依然可以從空隙中飛出,不僅如此,他像是蟲子一樣飛過孫悟空身側,時不時帶出一蓬鮮血出來。

        孫悟空怒吼連連,卻拿他毫無辦法。

        “他在享受啊。”豬八戒低聲說道。

        看得出來,金角游刃有余,正在享受如今的戰斗。

        而孫悟空的情況也頗為古怪,表現出來的實力還不如跟唐洛動手的時候。

        平白無故就弱了一籌。

        如果是跟唐洛動手時的孫悟空,就算敵不過金角,也不會被他如此輕松地玩弄于鼓掌之中。

        大片鮮血灑下,簡直就像是落雨。

        孫悟空右手被劍光一卷,前臂露出森然的白骨,差點沒能握住金箍棒。

        “說吧,銀角在哪?”金角聲音傳來。

        “給我死!”回答他的是孫悟空的咆哮。

        憤怒!

        怒火在燃燒,絕不屈服,他要撕碎眼前的一切!

        “哈哈哈。”金角笑了起來,笑得極為開心,沒錯,就是這種表情。

        這種姿態,無能的狂怒。

        一如他們當初狼狽的模樣。

        無論見過幾次,每次都會讓金角覺得沁人心脾,多年來根深蒂固的屈辱感覺也被撫平不少。

        念頭通達,方能道心穩固,更進一步。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打斷金角的笑聲。

        唐洛坐在白馬上,雙手合十:“施主不要笑,笑得太難聽了。”

        金角眉頭皺起,隨即舒展開,突然明白了不對勁的地方在哪里,就在這個和尚身上!

        和尚被孫悟空救走,這算不了什么,屬于正常現象。

        可對方這么淡定地坐在白馬上,云淡風輕,臉上連一絲害怕驚恐的表情都看不到。

        這怎么可能?

        唐僧應該是懦弱、頑固、膽小、愚昧、無知卻又狂妄自大,內殘外忍之人才對!

        就正常而言,他應該縮在某個角落,一邊瑟瑟發抖一邊痛罵孫悟空等人無用,根本保護不好他。

        可現在坐在白馬上的和尚。

        讓金角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另一個人,另外一個唐僧。

        法號“玄奘”的僧人。

        當年他們被孫悟空戲耍外加暴打的時候,金角就瞥見那個僧人和其余的弟子站在旁邊,這么看著。

        兩者樣子不同,流露出來的神態卻如出一轍……

        不對,那個時候,唐玄奘眼中有幾分躍躍欲試的感覺。

        現在卻是沒有了那種感覺。

        沒等金角從回憶中脫離,就聽見那讓他感覺到不對勁的唐僧發出清越的聲音:“佛法無邊!”

        周圍卷動的狂風、力量瞬間增強。

        金角一時不察,被卷向巨大的金箍棒,來不及躲閃,只能伸手抵擋。

        在金箍棒上輕撫一下,像是輕飄飄的葉子順風落下,金角落地,連退幾步,在地面留下一道痕跡。

        手臂略微有些顫抖,受了一點傷。

        “佛法無邊?”

        金角看向唐洛,這和尚不對勁!

        “你做了什么?”

        唐洛沒有理會金角的疑問,看向孫悟空說道:“悟空,你已經被強化了,揍他。”

        “吼!”孫悟空發出怒吼,身形開始縮小,重新變成了正常的形態,一棍砸向金角。

        瞬息而至,速度比剛才提升了不止一星半點。

        金角臉色一變,顧不得思考唐僧的古怪之處,手中多出了一個圓形的綠色扇子,猛地一扇。

        火焰迸發,形成一條火龍咆哮著沖向孫悟空。

        芭蕉扇!

        嚴格來說,只是用芭蕉葉做成的扇子,跟鐵扇公主手中的真·芭蕉扇并不相同。

        跟葫蘆、玉凈瓶一樣,都是煉丹用的工具,用來煽風點火。

        但作為兜率宮產出的煉丹法器,威力自然也是巨大的。

        咆哮的火龍扭曲著周圍的一切,一片熔巖之地瞬間形成。

        “給我死!”

        孫悟空不閃不避,直接沖進了火龍的嘴巴當中,凝滯剎那,便撕碎了火龍。

        渾身上下燃燒著火焰,就連金箍棒上都火焰繚繞的孫悟空一棒砸向金角!

        “該死的弼馬溫!”

        金角大怒,這瘋猴子竟然直沖過來,也不怕被火燒死。

        好在,有了這么一點緩沖時間就足夠他做出應對了,一手芭蕉扇,另一只手拿著玉凈瓶,火焰之后就冰水。

        玉凈瓶中涌出清澈冰冷的水,在面前金角形成了一道水幕。

        金箍棒落在水幕上,水幕化作一片水花,金箍棒的攻勢也被硬生生阻擋住。

        水花落在孫悟空身上,澆滅他身上燃燒著火焰,沖得他皮開肉綻。

        原本焦黑的地方直接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一時間形容可怖到極點,被水火對沖引起的白霧彌漫遮掩一二。

        高溫白霧中,金角收起玉凈瓶、“芭蕉扇”,取出七星劍,一劍砍向孫悟空,要把他的雙臂砍下來。

        就在利刃觸及雙臂的瞬間,一點聲響,似乎有無形防護被七星劍擊碎。

        “混蛋!”

        金角暗罵一句,就這么一瞬間便足夠孫悟空反應過來了。

        帶著嚴重的傷勢,金箍棒砸向他金角的腦袋。

        磅礴的力量如浪濤涌動,金角不敢硬接,也不可能跟這瘋猴子互換,身形后撤,暫避鋒芒。

        給孫悟空丟了一張“鐵甲符”的唐洛伸手,對著金角一點,口中輕喝:“定。”

        施展出了很少使用,如今還是二級的定身術。

        這種級別的定身術,頂多只是讓金角稍微凝滯瞬間。

        可這一瞬間,亦讓孫悟空的金箍棒臨身,逼得金角不得不去阻擋。

        七星劍擋下一棍,金角氣血翻涌。

        “這猴子怎么會強了這么多!”

        心中不解,惱怒,金角卻也意識到事情已經不對勁,當機立斷,決定先行撤退。

        深深地看了唐洛一眼,金角就要離開。

        盡管現在孫悟空給他造成了一些麻煩,但他真正忌憚,不安的根源,還是這個和尚。

        “直視我,崽種。”

        金角看向唐洛的時候,唐洛也看向他,雙眼對視,“嘲諷”技能釋放。

        原本脫離的腳步,不由自主地改變方向,朝著唐洛沖向。

        被罵的瞬間,金角就想要先打死對方再瀟灑離去,方能發泄涌現的怒火。

        而他沖向唐洛的時候,突然清醒,覺得寒毛倒立,不妙至極。

        金箍棒已經落在背后,金角像是球一樣在地上翻滾摩擦,留下一道痕跡,直接滾到唐洛面前。

        不知道什么時候,唐洛已經下了馬。

        “好久不見。”

        他看著地上的金角,打了個招呼,抬腳,踩下!

      看過《退后讓為師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 <必威>| <必威体育>| <必威官网>| <必威体育官网>| <必威体育app>| | | | | | | | | <乐天堂>| <乐天堂体育>| <乐天堂官网>|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体育app>| | | | | | | | | <同乐城>| <同乐城体育>| <同乐城官网>| <同乐城体育官网>| <同乐城体育app>| | | | | | | | | <热博>| <热博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app>| | | | | | | | |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官网>| <竞博体育app>| | | | | | | | | <贝博>| <贝博体育>| <贝博官网>| <贝博体育官网>| <贝博体育app>| | | | | <亚博>| <亚博体育>| <亚博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app>| | | | | | | |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