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退后讓為師來 > 第五百九十一章 似乎有哪里不對

      第五百九十一章 似乎有哪里不對

        血色帶金的錦斕袈裟在狂風中獵獵作響。

        唐洛白發飄揚,面無表情地看著老狐貍被厲鬼們一點一點吞噬,等到差不多了,他在身前攤開手掌。

        生死簿副冊出現在手中,打開,周圍的狂風頓時靜止下來。

        虛空中響起清脆的鎖鏈碰撞聲音。

        大量的鎖鏈從虛空中蔓延出來,勾起那些厲鬼冤魂,將它們盡數拉入生死簿中。

        合起生死簿,唐洛隨意一掌,把銀角和老狐貍兩個徹底拍死。

        “啊……忘記問他們金角在哪里了。”拍完之后唐洛想起來沒問金角去了哪里。

        不過不是什么大事,其實不需要找,金角自己會主動送上門來。

        喊一嗓子“大師兄,師父被妖怪抓走了!”之后就再無其它動作的豬八戒等人留在原地,看到唐洛回歸。

        “師父回來了……”敖玉烈開口。

        孫悟空和豬悟能看過來,想要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銀角其實是一只狐貍。”唐洛說道。

        “啊?”

        “為什么會是狐貍?”

        “不是說這兩個妖怪是太上老君的童子嗎?”

        這個開頭不是大家最關心的,但無疑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

        “他們不是有個老娘?就是一只老狐貍,毛和尾巴都快要掉光了。”唐洛說道,簡單解釋了一下。

        “哦,難怪當年就覺得怪怪的。明明是老君身邊的童子,為什么下了界認了一只狐貍當娘。”敖玉烈恍然大悟,根子原來在這里。

        “從來沒有見過的異種,頭上還長角的。”唐洛比劃了一下。

        幾個人就金角銀角的根腳來歷討論得不亦樂乎。

        那邊孫悟空憋不住了:“那金角銀角現在怎么樣了?”

        “還能怎么樣,多半是死了啊。”敖玉烈說道,“這是需要問的問題嗎?”

        “……”

        “銀角和老狐貍被我度化了,金角不在。”唐洛說道,“沒看到他,到時候遇到了再度化吧。”

        “咳。”豬悟能輕輕咳嗽一聲問道,“我有一個問題,還請師父解答。”

        做戲全套,他稱呼唐洛“師父”行云流水,沒有半點生澀。

        唐洛看向豬悟能,示意他問。

        “幾位是另一界另一個‘我’,那幾位的經歷跟我們是否一樣?”豬悟能問道。

        “大同小異吧?”豬八戒語氣帶著一絲不確定。

        “幾位應該已經取經成功了吧。”豬悟能問道,看這些人熟練的模樣,分明已經取過真經了!

        這個問題很關鍵,孫悟空死死盯著唐洛。

        眼前這些人的未來,是怎么樣的?我們的未來,又會是什么樣子?

        “沒錯。”唐洛說道,“貧僧帶著幾個弟子成功取得真經,功德圓滿。”

        “沒死?”孫悟空脫口而出,很驚訝。

        “當然沒死。”敖玉烈說道,“還封了佛。”

        “佛?”

        “斗戰勝佛,功德佛,還有凈壇使者、金身羅漢,以及八部天龍馬。”敖玉烈說道。

        孫悟空嗤笑一聲:“真沒想到,如來居然還會給‘俺老孫’封斗戰勝佛……”

        “不是你,斗戰勝佛的是師父。”豬八戒打破孫悟空的幻想。

        “……”

        “那我……不是,是另外一個孫悟空封了功德佛?”

        “是啊。”敖玉烈說道,“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封的,明明大師兄也很兇。我們一直以為會封個金剛不壞佛之類的。”

        “看來我們戴罪立功,倒也有希望。”豬悟能說道。

        “不一樣,不一樣。”豬八戒再度充當打破別人幻想的角色,“就算我們有著相似的經歷,也不意味著結局相同。最重要的是,你們的唐僧都死了啊。”

        豬悟能臉色頓時一陣發綠。

        沒錯,他們要保護的那個真正的取經人已經死了!

        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是另一個一點都不“唐僧”的和尚,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欽定的取經人都跪了。

        他們這些戴罪之身,會有什么下場,就不用多說了。

        “怕什么!”孫悟空說道,“原本俺老孫就打算殺到西天去,打爆如來的狗頭!”

        “打不過啊,大師兄。”豬悟能坐在石頭上,有氣無力地擺擺手。

        你清醒一點好不好。

        “打不過也要從那些神佛身上咬下一塊肉來!”孫悟空目露兇光。

        唐洛點點頭:“為師覺得悟空說對的。”

        豬悟能看向唐洛。

        “所以我們會幫你們的。”唐洛繼續道,“狗子,小白龍,去把那條龍找回來。”

        敖玉烈龍軀一震,看向唐洛,感受到了威脅。

        “想什么呢。”豬八戒說道,“你和狗子一塊留在這里,好好修煉,師父需要暫時的坐騎,替代品。”

        “哦。”敖玉烈頓時松了一口氣。

        為了避免任務完成,需要他和哮天犬留在平頂山脈。

        之所以留兩個,可以相互照應。

        豬八戒則是繼續假扮死掉的沙僧。

        有哮天犬追蹤,很快敖玉烈就找到了跑路的白龍馬,經過一陣友好的物理交流,成功帶著一匹白馬回來。

        白龍馬依然是一匹駿馬,馬臉上有些腫,過個幾天估計就會消退了。

        摘下琉璃凈衣所化的佛珠給敖玉烈戴上,唐洛說道:“悟凈,你跟小白龍在此地好好修煉,給我監督好他。”

        “是,師父。”顯化出來的沙悟凈恭恭敬敬道。

        “師父,你要相信我啊!”敖玉烈痛心疾首,他是那種不好好修煉的龍嗎?

        頂多十天里面用五……六七八天在平頂山脈范圍到處走走逛逛,跟女妖精交流一下龍生經驗和心得罷了。

        其余時間,肯定會努力修煉的啊!

        “要不要為師給你畫個圈?”唐洛問道。

        “不,不用了,三師兄監督我就很好!”敖玉烈一臉嚴肅。

        “八戒。”唐洛看向豬八戒。

        豬八戒心領神會,施展幻術讓唐洛換了個模樣。

        光頭,唇紅齒白,臉頰圓潤,略顯富態,如果換上一身衣服,頓時像極了那些皮囊賣相還算不錯的員外。

        跟死去的唐僧一模一樣。

        足夠騙過大部分妖怪神佛了。

        “走吧,取經度化眾生去。”唐洛騎上白龍馬,一行人一點都不浩浩蕩蕩朝著蓮花宮的方向邁進。

        身后敖玉烈猛揮手。

        等到幾人身影完全消失后,敖玉烈轉頭對旁邊的沙悟凈說道:“師兄,我覺得我們有必要探查一下這附近,以免有什么意外情況……喂喂!師兄你干什么!好重啊,不能動了!”

        “師父說,要你好好修煉。”沙悟凈說道,“探查一事,有哮天犬就夠了。”

        “我們現在去哪?”

        追上白龍馬并行,孫悟空問道。

        “先去金角銀角的蓮花宮。”唐洛說道,“在那里等到金角再說。”

        銀角一開始就讓小妖去通知金角了,如今又有大事發生,不管金角在哪,肯定都會以最快速度趕回。

        在蓮花宮守株待兔便成。

        “駕!”

        唐洛低喝一聲,白龍開始發足狂奔,在崎嶇的山道上如履平地。

        怎么說也是一條龍,化身白龍后,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很快,幾人就來到了城池外圍,可以看到一群沒頭蒼蠅的小妖怪卵后才能一團。

        孫悟空一躍而起,舞動手中的金箍棒,一棒子把面前的城墻砸了個粉碎,大聲喊道:“去告訴你們大王,他孫爺爺在這里等他!”

        周圍的妖怪們一哄而散。

        齊天大圣的威名它們還是聽過的。

        傳說中跟天庭斗過法,超級大妖怪,如今卻是神佛的走狗,讓很多妖怪非常不恥。

        “猴子!趕來平頂地界撒野!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城池內,有幾個炸雷的聲音回應孫悟空,幾道身影前后趕至。

        分別是八妖將中的熊妖、狼妖、蛇妖、龜妖四者。

        都是人形,但某些特征外顯,可以輕松分辨得出來哪個是哪個。

        孫悟空浮在半空中,金箍棒抗在肩頭,居高臨下看過去:“哪個上來領死!”

        狂放無比。

        那四妖沒有多話,也沒有托大一個個上,干脆無比地一擁而上,跟孫悟空廝殺起來。

        你以為擂臺戰呢?

        幾只妖都是走近身搏殺的路子,纏斗在半空中,端的兇險。

        分出勝負也快。

        不多時,龜妖就被孫悟空一棍砸飛,原本就承受了好幾棍的龜殼,這次無法再抗住,頓時四分五裂,墜落到城池中,基本就不活了。

        四妖去一,剩下的三妖壓力大增。

        他們又不是以防御見長,孫悟空紅著眼睛,以傷換傷,很快就將三妖斃于金箍棒之下。

        至于他們在孫悟空身上留下的傷口,在幾個呼吸后就已經復原。

        “再來!”孫悟空把金箍棒刺入地面,看向滿城的妖怪。

        “孫、悟、空!”

        沉悶如雷的聲音從天際滾滾而來,一道金光剎那間來到,一年輕的金衣道人出現,抬手便是一道劍光襲來。

        孫悟空揚起手中金箍棒,朝劍光打去。

        清脆聲響,劍光消失,飛劍倒飛向那金衣道人。

        孫悟空卻也退后了幾步,在地上留下了幾個淺坑。

        “比銀角強一點。”唐洛在灰霧之間說道。

        “還真是金角啊。”豬八戒說道,“這些家伙在搞什么名堂。”

        “毀我仙宮,你膽子很大啊,猴子。”金角收起飛劍,掃了狼藉的仙宮一眼,看向孫悟空說道。

        語氣漠然高傲,像是高高在上的神靈俯視螻蟻。

        看來他只是趕到,卻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小小童子,也配仙宮?”孫悟空嘲笑道,“忘記當年是怎么被俺老孫趕著跑了?”

        金角臉色微冷,語氣譏誚:“你現在笑得越開心,日后的痛苦就越強烈。”

        一副掌控全局的模樣。

        只是看向唐洛他們,忍不住有些皺眉,總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對。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退后讓為師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 <必威>| <必威体育>| <必威官网>| <必威体育官网>| <必威体育app>| | | | | | | | | <乐天堂>| <乐天堂体育>| <乐天堂官网>|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体育app>| | | | | | | | | <同乐城>| <同乐城体育>| <同乐城官网>| <同乐城体育官网>| <同乐城体育app>| | | | | | | | | <热博>| <热博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app>| | | | | | | | |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官网>| <竞博体育app>| | | | | | | | | <贝博>| <贝博体育>| <贝博官网>| <贝博体育官网>| <贝博体育app>| | | | | <亚博>| <亚博体育>| <亚博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app>| | | | | | | |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