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矩陣游戲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死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死

        猛烈的爆炸四處響起,呼嘯而來的導彈已經在眨眼之間,就完成了第一輪的密集轟炸!

        本來就已經天翻地覆的地形環境,再一次的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好似是有人開啟了地圖編輯器,然后胡亂的擦了一通的樣子,誠然不可能覆蓋整個巨大的戰場,然而卻為正在沖殺的戰士們掃蕩了一遍前方,開辟了道路。

        也有一些空地導彈是直接瞄準那座巨型金屬圓環的所在位置而去的,然而并沒有什么作用,導彈剛剛接近就突然爆炸了。

        空氣之中泛起了一陣透明的漣漪,宛若水面上的波紋一般,導彈的轟擊與爆炸的威力,就好似是一顆石子扔進了水里,打破了平靜的水面。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很難發現有這么一個根本就是完全透明的護罩,在籠罩著那個巨型金屬圓環。

        盡管本來就不抱太大的希望,可是在看見這一幕的時候,還是讓人無比的失望,不管是在后方指揮調度的人們,還是正在趕來的戰斗機駕駛員,亦或者是戰場上的先鋒隊員們。

        似乎的確只有一個辦法了——

        因為那個巨型金屬圓環的附近地域是可以活動的,在防護罩的邊界線附近也有人在出入活動,不管是現在還是之前偵察拍攝到的情報資料顯示,皆是如此。

        所以可以推斷,這防護罩的工作原理和運行機制,大概是只針對一定強度以上的攻擊來進行攔截。

        一個人帶著炸藥過去的話,應該就不會被攔下,畢竟異魔們的技術雖然不同于物質科技,但也肯定不可能違反能量守恒,也必然受到能源的方面的制約。

        他們總不可能上到戰斗機掛射的導彈,下到灰塵或者一個分子的運動都給攔截下來,有那么多的能量的話,就不至于說那座金屬圓環也需要每隔一段時間就停歇下來,似乎是在準備重新充能的樣子了……

        而且這也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了。

        “唔……該死!”

        一個彪悍的大兵捂住血流不止的腹部,咬著繃帶,自己半跪下來開始緊急處理包扎傷勢,他剛剛真的以為自己要死了,畢竟不但自己落單,還被敵人包圍了起來。

        結果沒想到天降正義,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突然被沙土掩埋了,耳朵里嗡嗡作響不說,腦袋里更是在一陣陣的發暈,什么都聽不見了。

        他當時還以為自己的鼓膜是被震破,就這樣聾掉了,等到好不容易重新爬起來,卻發現四周都是混著肢體的碎塊,前方不遠處更是出現了一個冒著黑煙的大坑。

        周圍幾乎沒有站著的敵人了——

        只剩下好多武器斜斜插在松散的焦土之中,盾牌和鎧甲紛紛碎裂,狼籍不堪,鮮血淋漓,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就是這樣!讓這些該死的魔鬼嘗嘗現代戰爭的藝術!”

        這個大病忍不住興奮的叫了起來,然后好像是因為太過激動牽扯到了傷勢,頓時呲牙咧嘴起來,臉色煞白,額頭上也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收容物也不是萬能的,他身上帶著一件可以大大增加他的生存概率的東西,這讓他奇跡一般的在剛剛的危險之中活了下來,但是卻不可能完全無傷。

        而且副作用也特別惡心,貌似是會增加另一半出軌的概率,越是一次次奇跡般的從不可能的危機之中生還,活了下來,累積起來的次數就會成為另一半出軌的次數……

        要想生活過得去,頭上怎能沒有一點綠——這東西的正面效果與負面作用結合起來,大概是最能夠詮釋這么一句話的了。

        頭上越綠,那么就越是能夠過得去,再也沒有什么能夠難倒你!

        當然,這個大兵純粹就是因為之前就和妻子離婚了,并且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找對象,所以才會鼓起勇氣,接受這么一件微妙的收容物……

        至于離婚的原因,就是因為妻子出軌了,還當他是白癡,兩個白人生下了一個黑人小孩……

        不就是有點綠嗎?他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快速的抓緊時間草草的處理了一下傷口之后,這個大兵站起身來,然后往四周看了一眼,緊接著順手抄起了一柄就在旁邊斜斜插著的騎士直劍。

        他看不到劍刃上的那些神秘玄奧的銘文到底是什么意思,卻不妨礙他準備利用這種能量發射裝置——他可是聽說過了的,這些異魔的裝備技術含量特別高明,表面上看似是中世紀的老古董,實則是可以發射能量射線的武器。

        不管怎么說,都肯定比他現在使用的沖鋒槍要強大,他早就想要給自己換一件武器了。

        在現如今的這么一個戰場上,也只有強力的武器才是能夠進一步增加生存率,以及達成目標的成功率的有力保障。

        他一邊快速的向前奔跑,準備追上前方的大部隊,順便甩掉后面以及四周圍上來的敵人,一邊握住那柄騎士直劍用力地揮舞,檢查著握柄處是不是有什么機關之類的東西。

        否則的話,怎么解釋那些鐵罐頭輕輕一揮,就是一道光劍橫掃幾百米的范圍區域?!

        然而——

        “掌紋錯誤……體溫錯誤……密碼錯誤……驗證失敗!第一次警告!”

        “掌紋錯誤……體溫錯誤……密碼錯誤……驗證失敗!第二次警告!”

        “掌紋錯誤……體溫錯誤……”

        大約是騎士直劍內部裝置的某些微型聲譜儀在發出聲音,這讓大兵愣了一下,一時間沒能夠反應過來,這特么的是怎么一回事?!

        雖然明白這柄劍其實是高技術含量的能量武器,然而他終究還是受到了它外表上的迷惑,以至于完全沒考慮過竟然還有這么先進的防盜措施。

        不過伴隨著那個警告的聲音越來越急促,他心生警兆,沒等第三次警告的聲音落下,直接就將東西猛然用力拋了出去。

        轟然巨響聲中,那柄騎士直劍在空中像是一顆高爆手雷那樣直接炸開!

        “法克!這些該死的魔鬼,真TM的陰險!”

        大兵憤怒的咒罵出聲。

        但是就在下一秒鐘,他聽到了天空之上傳來一聲更加劇烈的巨大爆炸,于是下意識的抬頭一看。

        便看見一架戰斗機在火光和黑煙之中之中迅速解體,失去平衡,一頭向著他這個方向俯沖著墜落而下,而飛行員及時的彈射出艙,在空中拉開了降落傘。

        然而,這是一個無法改變的悲劇。

        因為在同一時間,四面八方有著多頭靈活的皇家獅鷲,連帶著它們背上的騎士一起向著那里接近過去!

        ……

        ……

        另外一邊——

        虛空刺客與半神巫妖的戰斗,也已經進入白熱化的狀態。

        柴穎小姐真的是已經拼盡全力了,然而卻沒有能夠如愿以償的通過高爆發的一輪搶攻,解決掉敵人。

        而作為刺客風格的她,如果不能夠一波爆發解決掉問題,那么之后很大可能就是再而衰,三而竭的結果……時間拖得越長,對她就越是不利。

        不過她仍然非常沉著冷靜,并沒有因此急躁起來,依舊是按照自己的節奏來,以無比華麗的風格進行著戰斗。

        那頭巨大的骨龍沒有辦法,氣得瘋狂的咆哮連連,卻根本就跟不上她的速度,甚至有好幾次差點兒被強行控制催眠,反過來將頭上的巫妖掀飛。

        不過可惜都是功虧一簣,巫妖在命令死者、將不死生物置于自己的掌控這方面,自然是最為頂尖的高手,輕易的就奪回了控制權。

        只是在兩位半神之間的拉鋸戰來回幾次,那頭骨龍的精神力明顯受到重創,空洞的眼眶之中的魂火都因此黯淡了許多,動作也明顯遲緩了下來。

        “掙扎吧,你的時間不多了……還是說,你難道對那些孱弱的凡人抱有什么不切實際的希望嗎?”

        巫妖冷漠的說道,聲音如同地獄里的陰風,而且它只是法杖輕輕一揮,就直接凍結了方圓數百米范圍內的一片區域,白霜完全吸干了空氣之中的熱量。

        這種急速凍結幾乎如同絕對零度一般危險,柴穎小姐幾乎是碰都不想碰一下。

        她抿著嘴唇,默然不語,身形再次消失在空氣之中。盡管瞬移的能力仍然被限制,可是間接轉移自身的空間方位,隱匿自己的存在感的方式仍然有不少。

        例如說轉換存在形式,一瞬間通過降維進入暗影的法則層……

        例如說通過附身的技能,讓自己變成一道隱晦的精神波動或者思維備份,通過四周的活人或者尸體來進行轉移……

        這些都是可以輕輕松松的做到的事情,作為虛空刺客的她,關于潛行、隱匿以及機動性方面的手段,可謂是花樣百出,幾乎不可能被徹底堵住退路。

        “哼!”

        巫妖無比惱火的掃視一圈,發現自己再次失去了那個女人的蹤跡,忍不住冷哼一聲。

        然后它抬起頭來看向天空,仿佛是在凝視著那架向著自己俯沖而來的戰斗機一般,也不見它有什么動作,只是眼眶里的靈魂之火猛地跳動一下。

        下一刻,那架戰斗機似乎就因為邪惡的凝視聚焦,而在半空之中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此時此刻,周圍的戰場已經混亂到了極點。

        轟隆隆的爆炸在四面八方出現,大量的戰斗機群的加入混戰,使得場面進一步的變得糟糕起來,它們瘋狂的掃射、轟炸下方的敵人密集區域,造成大量的破壞與殺傷。

        同時——它們也在付出代價。

        誠然,比起龐大而略顯笨拙的魔能飛艇,先進的戰斗機強的就是速度與靈活性,前者萬萬不可能追得上,只有吃灰的份。

        只是,除了魔能飛艇之外,還有獅鷲騎士、受到奴役的飛行生物等等。要是戰斗機可以一口氣加速遠離的話,那么這些魔法生物同樣也是根本就追不上。

        但是機群是來戰斗的,戰場就在這里,它們不可能逃跑……

        在這一片混亂之中——

        柴穎小姐終于再次顯露身形,突然出現,手中的短劍閃爍著扭曲而且黑暗的陰影之力,幾乎直接將骨龍頭頂上的巫妖的腦袋捅個對穿。

        事實上,這時機把握得極好,短劍生生的從巫妖的左眼眶之中插了進去,黑暗的陰影力量猛然爆發,“咔擦咔嚓”的聲音不絕于耳,裂紋瞬間遍布那黑瑪瑙一般堅硬無暇的骷髏頭骨。

        成功了!

        她終于抓住機會一擊必殺了!

        “抓住你了!”

        然而,受到重創的巫妖也突然抬起手臂,只剩下黑瑪瑙一般的骨骼手掌將她的喉嚨死死扼住,眼眶里的魂火同時燃燒得更加旺盛,仿佛直接化作向外盤旋的物理力量,毫無保留的呼嘯而出——

        順著短劍、持劍的手掌的聯系,席卷燃燒到了柴穎小姐的身上。

        它不但沒有考慮怎么保全自身,反而還拼上燃燒靈魂力量,也要徹底將對方殺死在這里!

        單馬尾的女生掙脫不開,忍不住的悶哼出聲,這火焰不是正常的火焰,但是瞬間就讓她感覺到了壓抑不住的痛楚,痛到滿臉冷汗。

        這是象征死亡的蒼白之力,將所有接觸到的生機全部扼殺,她的生命力正在以可見的速度被奪取、收割,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瀕臨死亡。

        “你的力量……就只有這樣的程度嗎?”

        巫妖低沉的說道,它身上的黑氣瘋狂的從破損的頭骨裂縫之中向外散發,好似是要使得大地沉淪一般,它受創嚴重,但是問題不大,或者說它就是打算以傷換命甚至以命換命。

        反正巫妖的可怕就在于它只要命匣不壞,就不會真正死亡,被殺了也會在自己的世界復活,完全拼得起。所以剛剛,它根本就是故意用一個破綻,引對方進行攻擊的。

        也只有這樣,它才有可能抓住這個滑不溜手的敵人。

        “當然不止……你以為我一直纏住你,是為了什么?”柴穎小姐也終于開口了,她笑得很是開心的樣子。

        明明情況嚴重到了一定的地步,她也無力反抗掙脫,即將死去,然而她的眼眸里卻是閃過一抹計劃得逞的狡詐。

        “想給那些渺小的蟲子制造機會?”巫妖冷笑,“你相信他們能夠創造奇跡?”

        “不相信,所以從頭到尾我都只是在為我自己爭取一個機會罷了……”柴穎小姐微微的搖搖頭,她的身體正在消散,被死亡之力侵蝕殆盡,磨滅了所有的生機。

        話音落下的瞬間,她的身體徹底的如同沙礫崩解,化作霧狀塵埃一般消散在虛空之中。

        “……!!”

        巫妖若有所察,猛然轉頭看去——

        下一刻,在遠處的眾界之門的附近,迸發出了一輪可怕的暴風驟雨,那是覆蓋天空的死羽之天幕,將光線都給吞食殆盡的漆黑如鐵幕的巨大陰云!

        而在其中,它看見了剛剛才被自己殺死的女人的身影。

      看過《矩陣游戲》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