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頭狼 > 2180 謝謝愛情。
        不多會兒,姜林驅車駛上高速。

        “掉頭開啊,怎么越跑越遠。”我一手攥著手機,一邊不停安撫那邊明顯已經疼得死去活來的江靜雅。

        姜林滿頭大汗的點點腦袋應聲:“好,我找個合適機會掉頭。”

        “找個籃子機會,他這會兒急懵逼了,你咋也跟著懵圈啊。”錢龍坐在我旁邊,皺著眉頭道:“朗哥,你清醒點,掉頭是特么逆行,咱得先下高速再上高速。”

        我揪心的吼叫:“我知道是逆行,可小雅疼啊”

        錢龍摟住我肩膀,咬著嘴皮出聲:“王朗,別這樣,所有人都知道你著急,再堅持一會兒,下高速很快的,別慌,看著我的眼睛,一定不要慌!”

        我盯盯注視他幾秒鐘,泄氣似的搖頭:“我他媽做不到。”

        “啊!老公,我疼”手機里江靜雅的聲音愈發顯得急促和無助。

        我拿袖管拼命抹擦著止都止不住的淚水,喘著重氣出聲:“老婆我來了,我馬上就到了,別害怕哈,我一直都在。”

        聽著江靜雅那令人肝膽欲碎的叫聲,我的心幾乎都要被徹底捏碎了,后悔、遺憾、心疼,各種各樣難以形容的復雜情緒將我包裹,我握著手機除了不停的念叨:“老婆別怕,我在。”

        剩下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眼淚順著我的面頰無聲的滾落,剛剛擦干凈馬上就又蔓延出來,但我卻不敢哭出聲音,我害怕那邊的江靜雅聽到心情會受到影響。

        “啊!”江靜雅再次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緊跟著電話里一陣發出“沙沙”的輕響。

        “老婆,老婆你怎么了?”我焦躁的提高嗓門嘶吼。

        不多會兒聽筒里一道陌生的女聲傳過來:“王先生您好,我是隨車醫生,您太太剛剛休克過去,咱們車上的設備也不是特別齊全,所以現在只能靠她順生,這種時候,我很希望您能馬上來到她身邊,或者幫她打打氣,她的決心比很多醫療器材更重要。”

        “我需要怎么做?”我嘴唇顫抖很厲害的發問。

        大夫接著道:“給她鼓勵,給她憧憬,讓她自己產生一種自信,因為太疼的緣故,您太太現在的心理很微妙,她甚至已經產生了不想生的念頭,這種想法在此刻非常危險,太長時間沒有臨盆的話,大人孩子也會因為缺氧發生不可預料的后果。”

        “好,我鼓勵她,大夫我求求您,一定要幫我,一定要幫我老婆。”我抿著嘴角哀求。

        “我們會盡力,您和您太太也要盡力,那我現在就喚醒您太太”

        半分鐘左右,手機中再次傳來江靜雅粗重的呼吸和痛苦的喊叫聲。

        “老婆,你能聽見我說話嗎?”我深呼吸一口氣,捧著手機輕聲呢喃:“剛剛醫生跟我說了,咱們孩子特別健康,還說你是她見過最美最堅強的媽媽。”

        “呼”江靜雅喘著重氣,帶著哭腔好像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王朗你是個壞蛋,徹頭徹尾的壞蛋,我不知道究竟圖你什么,受盡委屈跟你在一起,懷孕時候你不在,預產你還不在,現在就連生孩子都不在,我恨你,嗚嗚嗚”

        “我也恨我自己,真的,所以等你生完孩子以后,你帶著寶寶一起打我好嗎?抽我臉、薅我頭發,怎么解氣就怎么來。”我使勁吸了吸鼻子,將腦袋偏過去,不讓江靜雅聽到我在抽泣,緩和幾秒鐘后,我接著道:“老婆,我跟你說,你還記得咱倆第一次見面時候嗎?”

        江靜雅的呼吸變得均勻起來,但仍舊吭哧吭哧喘著粗氣:“是在在晨子當初的燒烤攤,我我的包被搶了,當時你還耍我,告訴我英雄救美不存在。”

        “對,當時你賞了我一膝蓋,害的我當了半個禮拜的捂襠大俠。”我紅著眼圈,任由淚水往下滾落:“一點不吹牛,我其實當時就喜歡上你了,后來我爸住院,治療費湊不夠,是你挺身而出,我當時就覺得你一定是個天使,我知道你的性格,你從來不會多說什么,但每次我遇上坎坷,你都會站在角落里默默地關注著,很多時候你即便自己受一大堆委屈,也從來不會跟我表露,媳婦啊,你就再讓我一次,一定好好的,行么”

        說到最后幾個字的時候,我已經完全泣不成聲。

        我不是銅筋鐵骨,更不是鐵石心腸,和江靜雅在一起這么久來,我從未當面夸過她任何,但不代表我心里沒有任何感觸,太多時候,我都把她對我的好當成理所當然和肯定不會跑。

        可剛剛聽到醫生說,如果孩子不能及時生出來,大人孩子都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時候,我心底最堅強的那一塊瞬間轟然坍塌,這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女人已經不知不覺走進了我的生命,占滿了我本就不多的感情生活。

        電話那頭的江靜雅也立時間淚崩,但卻不停的反安慰我:“老公不哭,你哭我心疼,離的太遠,我又不能幫你擦眼淚,老公不哭,我跟你在一起后有過埋怨,有過質疑,唯獨沒有后悔,我把太多第一次交給你了,哪怕現在我都認為你比我珍貴。”

        “老婆,我沒哭,只是感慨我們在一起不容易,走到今天更不容易,好日子馬上就要開始了,對嗎?”我用牙咬著自己的拳頭,想竭力制止抽泣:“老婆,我們還有很多第一次沒做,我們沒有一起坐過船,你看看你一直向往的黃金海岸,我們沒有像大部分小情侶一樣花前月下,你還沒有收過我的巧克力,我也沒有吃膩你做的飯,你甚至都還沒有給我一次跪在你跟前,為你套上戒指的機會,老婆你一定要堅強好嗎,我求求你了,一定要堅強,我不能沒有你,也無法想象離開你的畫面。”

        “啊,疼”江靜再次發生一聲尖叫,上氣不接下氣的唏噓:“王朗,我愛你那么愛那么愛,比你想象中的還要愛。”

        “小雅,你用力”

        “深呼吸,保持順暢,腿不要放松,把吃奶勁使出來!你現在可以大聲喊,喊什么都可以。”

        手機那頭瞬間變得一陣雜亂,謝媚兒和醫生的聲音同時泛起,手機好像也被拿開了。

        “啊!王朗你個王八蛋疼死我了,啊!”

        江靜雅的喊叫已經變得歇斯底里。

        “小雅,腿別放松,要使勁啊”

        我握著手機,渾身劇烈打著擺子,身子也慢慢從座椅上滑下來,半跪在地上止不住的嚎啕大哭,如果有可能,我真的愿意替她去承受這份痛苦,錢龍摟住我肩膀,不停的拍打:“兄弟,咱是爺們,你千萬不能崩!”

        “我知道。”我抹擦一把臉上的淚水和鼻涕,朝著手機聲音洪亮的喊叫:“江靜雅,我愛你!”

        “王朗,你混蛋,大混蛋”手機那邊的她一定聽得到我的吶喊,也扯著嗓子叫喊。

        “江靜雅,我愛你!”我攥著拳頭回應。

        錢龍拿袖管替我擦抹眼淚,梗脖吶喊:“江靜雅,王朗愛你!”

        “你倆特么要是走不到白頭,老子這輩子都不帶相信愛情了。”前面開車的姜林愣了幾秒鐘,迅速抹擦一把臉上的淚痕,合著錢龍的聲音一起咆哮:“江靜雅,王朗愛你!”

        “老婆,你聽見了嗎?全世界都知道我愛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我雙手抹擦面頰。

        “舅媽,朗舅愛你!”

        “大嫂,我大哥愛你!”

        手機中,突兀傳來蘇偉康和周德的聲音。

        幾秒鐘后,江靜雅的聲音再次響起:“王朗,我恨死你了,每回都讓我哭,生孩子還讓我哭啊!疼”

        “出來了,頭出來了,別停,繼續使勁!”

        “小雅,你千萬不能放棄呀,馬上就好。”

        手機里再次泛起一陣嘈雜聲,江靜雅的呼吸聲變得愈發粗重和艱難。

        “老婆,我愛你”

        “江靜雅,王朗愛你!”

        手機這頭的我、錢龍、姜林齊聲吼叫。

        “大嫂,大哥愛你!”

        電話那邊的蘇偉康、周德同樣吼的龍嘶虎嘯。

        “哇”

        一聲嘹亮的啼哭聲驟然泛起。

        手機里謝媚兒驚喜的大喊大叫:“朗哥生啦男孩兒,母子平安!”

        “生啦!”我怔了怔,朝著手機那頭喊:“小雅呢,小雅要不要緊,你快讓她接電話呀。”

        幾秒鐘后,聽筒里傳來江靜雅虛弱到極點的聲音:“王朗,你混蛋,欠我一條命,嗚嗚嗚”

        “欠你的,我拿這輩子還你,這輩子不夠就下輩子,下下輩子。”我匍匐在地上,雙手用力捶打車底,淚水再也忍不住了,瞬間決堤一般噴涌出來:“謝謝你小雅,謝謝老天爺,謝謝八輩祖宗,謝謝漫天神佛保佑,謝謝愛情”

        “誒臥槽,生啦!”

        “真好,生啦。”

        姜林拍著方向盤高呼,錢龍使勁攬住我脖頸,滿嘴淌著哈喇子夸張大笑:“草特么的,往后我可以牛逼哄哄的跟人吹,王朗的兒子,是我幫忙生得”

      看過《頭狼》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