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五十一節 政治生態,政治規矩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五十一節 政治生態,政治規矩

        <=""></>  陸為民無意和吳光宇過意不去,實際上到現在吳光宇對自己已經無足輕重了,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對這件事情熟視無睹。

        誠然,這件事情是發生在自己上任之前,和自己關系不大,但是這卻是一個極其惡劣的先例,可以說這這是一個破壞政治生態,破壞政治規矩的典型,絕不容小覷其破壞力和影響力。

        或許外邊人對此還意識不到這里邊的危害,但是作為省委副書記的陸為民卻太清楚這里邊隱藏著的危機,這種事情必須從小從早抓,而且必須嚴懲不貸,否則一旦開了這個頭,而無人制止,那么就會如滾雪球一樣蔓延,這對于*執政的根基將產生極大的腐蝕性和破壞力。

        郭躍斌沒有說尹國釗的態度,或許他無從判斷,或許他有一些其他擔心,但是陸為民卻相信,作為省委*書記的尹國釗,如果連這一點都分不清輕重的話,那他這個省委*書記也就真的是白當了。

        對于尹國釗來說,陸為民判斷是尹國釗沒有掌握最真實最客觀的情況,所以不敢遽下決斷,或者說是過于樂觀低估了青溪情況的嚴峻性。

        眼下各地市的人代會已經開始陸續在開了,陸為民記不清青溪市人代會是什么時候開,人代會里會不會有什么幺蛾子,現在也不好說,如果有些了解雷建德當選常委的內情的,會不會亦如法炮制呢?

        陸為民思考了一下,搖了搖頭,這種可能性不大。

        沒有市委書記的默許/縱容甚至是安排,沒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而且無論是黨委選舉還是人大選舉,組織部門和紀檢部門都是全程跟進參與。可以說你想要違背組織意圖,稍微有點兒風吹草動,就應該被組織和紀檢部門掌握才對。所以正因為如此,陸為民才對青溪市這種情況感到憤怒<="l">。

        你要說作為青溪市委*書記的吳光宇事前對此一無所知。他是絕對不信的,你市委*書記不知道,市委副書記呢?市紀委書記呢?市委組織部長呢?這些人都閉目塞聰了?紀委和組織部門這一大幫子人都同時放假了?

        無論如何,這種事情都是絕對無法容忍的,違背組織意圖,其中而且還涉及到賄選,尤其是在市這一級層面,陸為民還是第一遭遭遇。而且還是黨委選舉,這就更讓人難以接受。

        現在該怎么做?

        陸為民也在考慮。

        他相信皮志鵬給他的信息不會吹噓造假,那毫無意義,皮志鵬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的,也就是酒后無意之言,而且現在自己了解到的各方面信息也映證了這種可能性在不斷放大。

        可以說雷建德違背組織意圖在市委換屆會議上做了文章這是不爭的事實,而吳光宇也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而賄選這個更惡劣的舉動陸為民相信也不會空穴來風。

        吳光宇不可能給市委委員們打招呼,暗示選誰不選誰,尤其是在組織意圖已經明確的情況下。表面上他還得要義正詞嚴要體現組織意圖,私下里他能裝聾作啞就是一個最大的姿態,那么剩下的工作誰來做。怎么做,就只能是雷建德本人,或者通過其他人其他渠道來做了。

        紀委的調查也顯示出雷建德相當奸猾,的確說過拉票的話,但是卻以開玩笑為理由糊弄過去了,沒想太多,只想自己是陪選的,別一張票沒有太難看,這似乎也說得過去。而私下里,卻安排縣里邊的人去拜碼頭。拉關系,甚至可能也動用了他家族中的力量。

        看不上副市長位置。卻一門心思要爭個常委,現在雷建德在青溪市委中擔任什么?市委宣傳部長。

        也就是說原來常一鳴本身是要出任宣傳部長的,由雷建德頂替了,青溪市委甚至連調整都沒有調整過。

        照理說這種組織意圖之外上來的,一般說來是不會安排太過重要的崗位,比如統戰部長,總工會主席,這一類崗位更常見,但青溪市委卻沒有這樣做,這本身就足以說明許多,也許明年后年,在雷建德自己和家族乃至吳光宇的運作下,沒準兒雷建德就要變成組織部長或者常務副市長甚至市委副書記也未可知。

        想到這里,陸為民也不禁暗嘆,吳光宇和雷建德之間的關系之深,怕是超出外人想象,所以吳光宇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來干這種事情,而吳光宇在青溪也的確有相當厚實的影響力,這才敢做這種事情,當然他們也抓住了常一鳴這種影響力較弱的角色這個機會。

        這件事情,他需要直接向尹國釗匯報,他相信尹國釗明白其中輕重。

        *************************************************************************************************************************************************************************************************************

        郭躍斌離開陸為民辦公室之后,就直接去了衛蘭戈辦公室。

        紀委和政法委單獨一棟樓,樓只有三層,面積也不大,但這里只是紀委的機關所在,省紀委的辦案點另有地方<="l">。

        雖然和陸為民私交很好,但是涉及到工作,郭躍斌還是需要按照規矩來。

        要講規矩,這是郭躍斌的做人準則。

        聽了郭躍斌的匯報,衛蘭戈站了起來,來回踱步。

        “陸書記沒說其他的?”

        “沒說其他的,我也問了,他沒回應。”郭躍斌點點頭,“我了解他這個人,如果沒有東西,他不會這樣直截了當的問情況。”

        其實衛蘭戈不像陸為民所說的那樣對這件事情束手無策或者說敷衍了事了,從更高層面上下來的他,對這種違背組織意圖破壞政治規矩的行徑更是敏感,這意味著黨內的政治紀律性遭到了挑戰,這是不能容忍的,組織決定形成之前,你怎么表達自己的不同意見都可以,會上說,下來和領導單獨溝通,都可以,但是一旦組織形成了決定意見,那就不容推翻,這是政治紀律,也是政治規矩。

        青溪市委的意見在省委被調整了,雷建德不是市委常委候選人,而將是市政府候選人,這是上級黨委的研究決定,這就是組織意見。

        當然如果雷建德真的在沒有其他因素干擾下在選舉中被其他市委委員們認為更適合常委職務,而當選了,這也沒什么,頂多也就是青溪市委工作不力,沒有把另外一名組織確定的候選人宣傳推介好,市委*書記的駕馭局面的能力弱罷了,但是如果這里邊存在貓膩,比如雷建德和吳光宇私下交易,搞瞞天過海,違背組織紀律,推翻組織決定,那就是嚴重的違背組織紀律,破壞政治規矩;如果是雷建德自己私下拉票,甚至是賄選拉票,那就是雷建德個人違紀違法。

        無論哪一種,那都需要嚴肅追責,堅決懲處。

        衛蘭戈背負雙手,在房間里來回不停地踱步。

        很顯然陸為民肯定是拿到了一些線索,所以才會把郭躍斌叫過去問,沒和自己交換意見,有可能是之前他自己對拿到的線索不確定,畢竟他不了解當時青溪的選舉情況,但是在從郭躍斌那里了解到基本情況之后,陸為民心里應該有數了,要么就是直接要找自己,要么就是直接找尹國釗匯報情況了,走哪條路,取決于陸為民對這個問題的認識程度和他手中的東西的有效性。

        衛蘭戈到昌江之后也是很想做點事情的,他甚至對陸為民都產生過興趣。

        對他來說,昌江不過是他仕途上的一站,他才四十五歲,僅比陸為民大三歲,前程似錦,而且他是從中紀委下來,他很希望自己能夠在任上做出一番成績來,為自己下一步添磚加瓦,而青溪這一案如果真的是涉及到賄選,或者說是市委書記和下邊人聯手陽奉陰違,破壞選舉生態,對抗省委組織意見,那就真的是一個典型了,而如果辦好這個案件,對于他來說一樣也可以成為一個經典案例。

        見衛蘭戈踱步速度越來越快,郭躍斌也知道衛蘭戈這個時候處于激烈的心理斗爭中,在他看來其實解決很簡單,直接找尹國釗匯報,講明省紀委這邊的意見,不一定非要等到尹國釗那邊態度出來,他相信陸為民肯定不會就此罷休,但你要指望陸為民來找省紀委這邊,以郭躍斌的了解,陸為民肯定不會過來,這關乎陸為民做為省委副書記的尊嚴。

        “衛書記,我建議您可以把這一段時間我們調查了解的情況向尹書記做一個匯報,順帶說一說,陸書記可能也聽到一些反映,看尹書記的態度。”郭躍斌建議道。

        求票!(未完待續。)<=""><=""><="">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