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爭春 第三十七節 撤地建市

      第十四卷 俏也不爭春 第三十七節 撤地建市

        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

        瑞根大大再戰官文,帶領弄潮兒們再次揚帆!讓我們一起支持瑞大、超越弄潮、再鑄輝煌!

        起點正版鏈接:

        文字總連載:

        二二七零二八四一九

        陸為民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

        張天豪的強勢和影響力以及自己所處的地位不允許自己和張天豪發生沖突,即便是在一些工作觀點上有些不一致,自己也需要隱忍和服

        這不是膽怯或者說懦弱,而是政治使然。

        工作上的觀點分歧,你很難在較短時間內判斷誰對誰錯,孰優孰劣。就像壯大縣域經濟和重點扶持龍頭縣一樣,你能說這種做法不對么?你能說扶持大垣就比扶持南潭效果更差?

        這本身就沒有一個絕對的對與錯,很大程度在于如何看待,而效果也許要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后才見得出來,而那時候早就水過三秋了。

        所以在這種事情上,陸為民需要有一個明確的姿態,支持張天豪的觀點并不折不扣的落實,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沒有自己的想法。

        陸為民覺得自己不折不扣的執行落實了張天豪的意圖了,但是他依然可以在自己行署專員這層身份上做一些自己認為可以做的工作。

        當然這需要根據這些工作的難度以及所需資源來評判。

        像推進城市建設促進豐州市的發展,這樣的工作難度不小所需資源太大,他需要擇機行事,而像支持南潭進行產業轉型和培訓,這不需要耗費太多資源,而自己更多的可以以自身身份來促成推進,那么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出手。

        在當先政治生態環境下,作為行署專員的角色限制使得無論你做出多么大的成績,更多的光環都會歸結于一把手,這是國內政治生態下的格局決定的,陸為民很清楚這一點誰也無法扭轉這個大勢,那么就他個人來說,他就需要在大形勢下做出一些符合自己意圖同時也能體現自身特色的動作出來,簡而言之,就是要讓自己的成績更與眾不同,要讓高層心中有他一席之地。

        這不是政治作秀或者貪圖政績而是要讓自己的表現更耀眼,如果說沒有半分私欲在其中,也有點兒矯情了,但陸為民覺得只要對公有利,這無傷大雅。

        張天豪的縣域經濟發展觀點已經公之于眾了,地委行署都在圍繞這一點上做文章,而張天豪自己也在一些場合下提出了要把阜頭和大垣打造成為豐州經濟發展高地,也凸顯了他的觀點,那么陸為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在發展縣域經濟這一大框架下做一些更凸顯自己個人風格的事情。

        他的想法就是要做到既不讓張天豪太反感,但是又能顯示出自己風格印痕同時又能對豐州整體經濟有所提升,實現三贏的目的。

        南潭只是自己規劃意圖中的一極,而這一極也非常重要,誰都清楚南潭并沒有入張天豪法眼,而如果南潭能夠在沒有獲得地區有力支持下有所作為,那么這將是一個極佳的亮點,所以陸為民在這件事情也相當用心。

        當然也有一個因素在其中,那就是張天豪對二徐觀感都很一般,而二徐對張天豪都有些怨氣,加上還有章明泉這個自己昔日的忠誠部下在南潭那么在執行問題上就不會存在任何問題,陸為民覺得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需要在南潭做出一番亮色來。

        陸為民細細的查閱了豐州地區的城市建設發展綱要發現在城市建設這一塊,豐州地區的確是滯后了。

        雖然只是一個地區,還不是地級市,但是因為是地區而忽略了城市發展這一塊,尤其是城市建設這一塊,顯然有些顧此失彼了。

        陸為民問過上官深雪,就地區這一級層面上來說城市發展建設的確沒有納入工作重心,其主要原因就是地區和豐州市的責權利上劃分不清晰,其結果就是有利可圖的事兒大家都想要插手需要投入的則大家都推諉觀望。

        原本地區層面上是吳光宇和魏宜康在負責,但是吳光宇顯然把更多心思放在了工業板塊而魏宜康本身也對這一塊工作缺乏認知和熱情,所以在這一塊工作上基本沒有長遠的構想規劃,當然也說得過去,那就是豐州面臨撤地建市,建市之后,再來統一進行規劃,不是更好么?

        對于此種看法,陸為民只能搖頭無語。

        豐州干部的思維顯然還沒有真正從農業地區的固有枷鎖中走出來,即便是吳光宇,因為長期在西梁工作,也有這種思維。

        西梁陸為民也去過,以前本身也屬于比較落后的農業地區,城市建設在宋振邦時代也的確大建大造過,但是缺乏長遠理性的規劃,而主要是想要利用城市建設來拉動gdp增長,吳光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太看得慣宋振邦的做法或者吃一塹長一智了,所以在這上邊興趣不大,更有興趣去搞招商引資和發展工業經濟。

        一個地區到一個地級市的表面轉化是相對比較簡單的,說句難聽一點的話,國務院一紙文件下來,省里來個領悳導一宣布,豐州地區地區各類牌子換成豐州市,豐州市的換成某某區的,紅蘿卜公章一改,也就了事大吉了,但是你要真正從地區向地級市的轉變,實現從本質上的轉化,其中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尤其是像豐州這種本身設立地區的歷史就比較短,精神思想底蘊上無法和黎陽這樣的地區相比。

        今年是昌江省撤地建市高峰年,洛門在年初完成了撤地建市,黎陽地區也在五一完成了撤地建市,西梁撤地建市是定在了十月,也就是說豐州將是全省最后一個完成撤地建市的地區,完成以后,昌江省就只會有十二個地級市和一個民族自治州了。

        豐州地區的撤地建市放在了明年一月一日元旦節,距離現在還有達半年時間,但是各項工作的推進卻有點兒不緊不慢,似乎大家都覺得地改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兒,沒什么特別的改變,甚至陸為民覺得連張天豪好像也是這種心態,這讓他也很郁悶。

        之所以意識不到地改市的重要性,其根源就是沒有明白城市經濟在日后經濟主體的重要性,張天豪強調縣域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其實也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表明他并沒有真正認識到地改市對豐州的重要性,也沒有認識到豐州地級市的成立將會真正確立起豐州整個地區的經濟核心,從今以后豐州市區才會成為整個豐州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意識不到這一點,他們當然就不會對城市發展建設有更深遠更長遠的考慮和布局。

        別人可能意識不到這一點,但是陸為民卻很清楚,一座城市的建設需要一個近、中、遠期規劃,近期很多人都能理解,但是中遠期規劃很多人就未必能看得到了,尤其是在近期規劃有些時候需要為中遠期規劃做準備的情形下,很多人就更無法理解了。

        豐州在撤地建市之后市轄區這一塊的調整也有幾個方案,但是據說方案一直沒有真正敲定下來。

        由于豐州市區地處三水交匯處,豐江、東灃河、西灃河,東西灃河錯位注入豐江,使得豐州市在這一區域被劃分成了不規則的四塊,除了枇杷山所處的的西北區塊有相當大一部分屬于經開區外,屬于老市區的東南區塊和目前發展比較快的東北區塊以及處于待開發狀態的西南區塊都屬于豐州市。

        因此在方案上也是提出了兩個,一個是直接以豐江劃界,豐江以東也就是包括東灃河兩岸的東部區域成立東灃區或者豐城區,豐江以西、西灃河以南則為西灃區,而豐江以西、西灃河以北部分屬于經開區,但是經開區以外仍然屬于西灃區。

        還有一個方案則是上半部分不變,豐江以東為豐城區或者東灃區,豐江以西、西灃河以南為灃南區,豐江以西、西灃河以北除經開區外的區域為灃北區,也就是說,日后豐州會成為三個行政區外加一個經開區。

        兩個方案事實上都保留了豐江以東目前豐州的精華地區,只不過第一個方案將整個豐江以西劃成一個區,而第二個方案將豐江以西再以西灃河為界劃成了兩個區。

        從蘇燕青那邊獲得的消息來看,第一個方案獲批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但是陸為民卻認為從長遠來看,第二個方案的構架會更好一些,雖然豐江以東是目前豐州市的精華區,但是就土地資源來說,第二方案的灃北區和灃南區更具備發展潛力,劃分成為三個區也更有利于日后市一級政府在規劃上運籌帷幄,不至于變成非此即彼,只有豐城區和西灃區可供選擇。

        在這個問題上,陸為民也曾抽時間向高晉匯報過自己的看法,也獲得了高晉的認同。

        繼續努力,不屈不撓,求票!【未完待續『本文字由破曉更新組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到起點訂閱正版、投推薦票、月票。】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