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十三卷 西風烈 第三十九節 偶遇

      第十三卷 西風烈 第三十九節 偶遇

        “三天前的事情?這是大喜事兒啊!”沈子烈也是又驚又喜。

        難怪前段時間尚省長一直對自己的安排沒有明確態度,看來是當時尚省長已經知道他自己在副省長位置上不會呆多久,現在轉任廬州市委書記,如無意外,廬州市委書記是肯定要兼任省委常委的,這是慣例,而尚省長擔任了廬州市委書記,那么要安排自己就要容易許多了,就像當初尚省長擔任宋州市委書記,把自己要到宋州市委辦一樣。

        雖然現在自己是副廳級干部了,但是只要尚省長兼任省委常委,那么要解決自己的問題也就不是難事,而且以尚省長和省委書記錢敬久的關系,這應該不是不是問題。

        “是啊,這幾天尚省長特別忙,一直在市委里邊工作,……”何津點頭應承著。

        “沈哥,那我們是不是來得不太湊巧啊?尚省長剛接手廬州市委這邊的工作,恐怕不太方便啊。”陸為民含笑道。

        “不,不,陸書記,您和沈秘書長千萬別誤會,尚省長專門讓我來接你們,就是怕你們誤會,都安排好了,晚上尚省長要與您和沈秘書長一道吃飯,只是尚省長這會兒還在和人談話,所以要耽擱一下。”何津連忙解釋道。

        “沒事兒,何秘書,尚省長現在正是忙的時候,我和沈哥現在是兩個閑人,我們跟你走就行。”陸為民也不客氣。

        沈子烈都還沉浸在尚權智工作變化帶來的震動中,一時間也沒有多少語言,何津在前面帶路,陸為民和他也就上了車,跟隨在后。

        “沈哥,恭喜了,尚省長兼任廬州市委書記就太好了,您的事兒也就要好解決得多了。”陸為民一上車就恭喜了。

        “現在還說不到那條路上,看看吧。”沈子烈搖搖頭,但是內心里卻頗為喜歡。“尚省長剛到這邊,恐怕很多事情也不是他能想干啥就干啥的,皖省不比咱們昌江,他也是人生地不熟,啥都得從頭開始。”

        “正因為他什么都要從頭開始,我覺得才需要人來幫他。”陸為民笑笑,也不再多言語,這些事兒尚權智要運作也是輕車熟路,不過廬州是省會,要想運作好。必須得要得到省委主要領導的支持才行。

        *************************************************************************************************************************

        廬堡迎賓館是廬州市委市政府接待賓館。位于天鵝湖東畔。環境優雅,一條林蔭夾道和起伏有致的坡地草坪,讓整個古堡式的迎賓館多了幾分歐陸的典雅氣息。

        陸為民和沈子烈跟隨著何津的車進了廬堡迎賓館,他們兩人都是第一次來這里。不過這里幽靜的環境給了他們很深刻的印象。

        史德生謝絕了在廬州住一晚的安排,自行返回宋州了,這讓陸為民也有些歉意,讓人家辛苦一趟,卻連飯都沒吃就要走,好在史德生和他關系不一般,倒也不在乎這一點。

        跟隨著何津進入一幢小樓,廬堡迎賓館有幾棟這樣可供接待、會議、餐飲、住宿為一體的小樓,大小不一。大的能接待一兩百人,小的則可以供二三十人的小型會議接待使用。

        尚權智下午在這里有幾個接待,都是外地來考察的客商,既是分分管招商引資的副省長,又是廬州市委書記。把客人放在這里接待,目的也就顯而易見了。

        何津領著沈子烈和陸為民兩人前行,在門廳里正好遇上一行人出來。

        何津老遠就看見了對方,連忙笑著打招呼,“燕市長,蔣書記,盧主任!”

        那幾個人也相當客氣,看見何津主動和他們打招呼,也都含笑點頭回應,“何秘書,尚省長的客人?”

        “嗯,是,……”何津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不該向這幾位介紹沈子烈和陸為民他們,燕和平是廬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蔣成軍是草湖區委書記,盧瑩是市府辦副主任,他也只是認識,對這幾位都還談不上不熟悉,不過他知道似乎燕市長和老板關系不錯,至少來過老板辦公室幾次。

        “咦,沈秘書長?”燕和平記憶力很好,見過一面的人他也能記得起,眼前這個兩鬢微白的中年男子他有些印象,四月份他到尚權智辦公室去談工作時,那時候還沒有想到過尚權智回到廬州擔任市委書記,正好遇見了這個男子,尚權智替他介紹過,是尚權智的老部下,昌江那邊的宋州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

        “燕市長你好!”沈子烈不卑不亢的微笑著上前,燕和平也迎上來握住手,“呵呵,沈秘書長好久不見了,尚省長昨天還提起他在宋州的工作,說他在宋州工作很愉快,希望能在我們廬州也和宋州一樣工作愉快呢。”

        “有燕市長的支持,相信尚省長在廬州肯定會比宋州心情更愉快。”沈子烈聽出了對方話語中的一些味道,心中也微微一動,他也聽尚權智提起過燕和平,說對方是皖省省委書記錢敬久的老部下,錢敬久在擔任廬州市委書記時,燕和平是廬安縣的縣長,有這層關系,錢敬久在離開皖省到京里工作了幾年之后殺回皖省擔任皖省省委書記之后,燕和平就從草湖區委書記提拔為市委常委、總工會主席,然后迅速又轉任常務副市長了。

        尚權智和錢敬久關系很密切,而燕和平又是錢敬久的老部下,所以在尚權智擔任副省長期間,燕和平去尚權智那里次數比較多,也才有沈子烈遇上那一回。

        見沈子烈和燕和平他們認識,何津也松了一口氣,含笑站在一旁聽他們寒暄。

        陸為民卻直愣愣的站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站在尾端的女子,臉上表情卻是迷惘復雜變幻不定,看得何津也有些意外。

        雖說市政府辦這位盧主任的確風姿無雙,但是畢竟這也是初次見面,這位陸書記的表現也太遜了一點,就像是沒見過漂亮女人一般,直勾勾的盯著人家看,簡直就想要把人家生吞活剝給吞下肚里去了。

        “這一位是……?”燕和平也看見了站在沈子烈身旁的陸為民,他有些奇怪,看這個年輕人模樣倒是有些像是沈子烈的秘書,但是站在一旁的姿態卻又不像是個秘書,難道是尚權智以前的秘書?很有可能,尚權智是赤手空拳來這邊的,秘書都是新配的,而原來的秘書多半也就是就地安排了,按照慣例多半也就是個副處級干部了。

        “哦,我都忘了介紹了,這是陸為民,我們宋州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恐怕燕市長也聽說過他的名字,……”沈子烈這才給燕和平介紹。

        “哦?”燕和平吃了一驚,對于陸為民的名字他早就聽說過了,不僅僅是從尚權智那里知曉,事實上從尚權智可能要擔任廬州市委書記時,燕和平就了解過尚權智原來的工作情況了,尚權智之前主要是昌江的宋州工作,那么宋州的情況燕和平也要做一番了解,也就了解到宋州的經濟發展情況與一個叫陸為民的常務副市長有很大關系,只不過他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和陸為民見面,更沒有想到陸為民是如此年輕。

        “燕市長你好,我是陸為民,……”陸為民話音未落,就聽見旁邊那個女子吃驚的尖叫了起來,“你是陸為民?!”

        燕和平和蔣成軍兩人都皺起眉頭,平時這個盧瑩待人接物都是極有風度,揮灑自如,怎么今天表現卻有些失態了呢?

        陸為民剛來的及和燕和平握手說話,就聽到了盧瑩的聲音,他知道盧瑩其實并沒有認出自己,大學時代那些荒唐事兒并沒有給盧瑩留下多少印象和記憶,就算是自己的名字如果不是曹朗告訴對方,只怕對方也不會知曉。

        “小盧,怎么了?”燕和平有些不渝的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盧瑩,“陸書記是尚書記客人,怎么這么沒有禮貌?……”

        “不是,燕市長,我……”盧瑩晶瑩如鉆的美瞳閃過一抹尷尬,臉上的表情也有點兒不太自然,但是目光卻落在陸為民臉上。

        “燕市長,我和盧主任是大學校友,我早就認出了盧主任,只不過盧主任這會讓才把我認出來吧?”陸為民笑了起來,“快十年沒見了,盧瑩,你還是這么妖嬈無雙啊。”

        聽得陸為民話語里有些調侃的味道,盧瑩也有些臉燙,不過這么些年她對這種語言早就免疫了,沒想到陸為民一句話到讓她有點兒說不出的感覺。

        “哦?真的?”燕和平若有深意的看了盧瑩一眼,目光重新回到陸為民臉上,“看來陸書記和我們廬州的確有緣呢,尚省長是你的老領導,到廬州工作,盧瑩是你大學同學,也在廬州工作,真是巧啊。”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