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飛舟 第一百一十八節 彷徨

      第十二卷 浪遏飛舟 第一百一十八節 彷徨

        電話的蜂鳴聲一陣接一陣的聒噪,讓陸為民不勝其煩,還是旁邊那只雪白粉膩的胳膊越過陸為民的胸前,替陸為民把擱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拿了過來。

        陸為民愛憐的拍了拍那裸露在薄被外的香肩,接過電話,看了看號碼,又看了看時間,有些疑惑,這才幾點鐘?九點半鐘不到,怎么二姐就打電話來了?

        一夜纏綿,讓陸為民很想在睡上半個小時回籠覺,早上七點鐘就起來了,鍛煉了四十分鐘還不到八點鐘,沖了個澡,見霜婷還在賴床,索性就在縮回床上,只是這光滑柔嫩的**相依相偎,讓陸為民忍不住想要溫柔纏綿一陣,弄得霜婷嬌喘吁吁,本想就此罷休的陸為民不得不提槍上馬梅開二度。

        辦事之后這小瞇一會兒的感覺是最舒服的,兩個人交頸而眠,股腿糾纏,很有點兒只羨鴛鴦不羨仙的味道。

        “姐,不至于吧,好不容易休息兩天,這么早擾人春夢啊?”陸為民感覺到胸前那對軟肉蓓蕾擠壓著自己,呲牙咧嘴了一下才道。

        一聽到陸為民喊姐,緊緊依偎著陸為民的岳霜婷頓時身體就有些收緊。

        陸為民的姐在她心目中可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至少對岳霜婷來說是如此。

        海南那套臨海別墅現在已經成了父母親的長居地,父親的身體通過這一年多在那邊的休養有很大的好轉,母親似乎很習慣了在那邊的生活,除了盛夏時節要回來住幾個月外,現在從十月到第二年五月,基本上都住在了三亞那邊,兩個人很有點兒樂不思蜀的感覺,有時候岳霜婷也抽時間飛一趟三亞那邊。在那邊陪父母兩天再回來。

        父母親最終還是知道了這套海景別墅的主人是誰,岳霜婷也沒有隱瞞什么,只說是陸為民是借給她的。后來在母親的百般追問下,岳霜婷也含羞承認了這是陸為民送給她的定情物。自己和陸為民也早就有了夫妻之實。

        對于陸為民不離不棄對自己家的幫助岳霜婷感覺得出來母親觸動很大,在這個無比現實的時代,連汪家這樣的世交都迅速與自己家劃清了界限,

        母親很擔心陸為民怎么會有這樣一套別墅,大概也是怕陸為民重蹈覆轍,在岳霜婷告訴了陸為民家庭情況之后,母親才放下心來。不過母親仍然問了自己以后的打算,而且很隱晦的談到陸為民現在的身份,恐怕不太可能有長久的未來。

        岳霜婷當然清楚這一點,一個因賄賂受過刑事處罰的家庭對一個已經位居廳級的干部來說。肯定是不合適的,否則每一次的組織考察可能都會對升遷造成困擾和影響,岳霜婷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陸為民,也正因為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陸為民,所以她才需要為陸為民的前途著想。

        岳霜婷的態度是暫時不想去想那些事情。現在她也無意去考慮其他,她只想快快樂樂的享受現在的生活。

        對于**方面的需求岳霜婷并不濃,像這樣和陸為民一夜兩度歡好的情形很少,她更喜歡這樣安靜的躺在情人懷中,這種久而久之才見一面對她來說更有點兒小別勝新婚的滋味。

        “哦?躍斌不直接給我打電話。還繞了這么大一個圈子通過你來轉述?”陸為民眉峰微微蹙起,“說沒說具體的情況?”

        ……

        “姐,你知道我會犯那些方面的錯誤么?哼,有些人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估計要想在那些方面找到我的問題,他們會失望的,嗯,我知道,得罪人是難免的,今年工作量那么大,市里邊動作也大,肯定有些人的利益會受損,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干這個工作,市委交給我的任務,我不來得罪人,誰來得罪?無所謂了,嗯,我有思想準備了,沒事兒,中午,嗯,也行,中午我到你那里來混一頓,嗯,兩個人吧,你就別管了。”

        擱下電話,陸為民注意到緊貼在自己肩頭上的嬌靨一臉關心,笑了笑,“怎么了,這個表情?”

        “是不是有啥事兒?”岳霜婷忍不住撐起身體,她知道多半是又有些什么麻煩找上了身旁這個男人。

        “變人還能沒事兒?變個泥鰍泥巴還要糊眼睛呢,沒事兒,總是有些人要來折騰,我也只有奉陪了。”陸為民捏了一下女人白里透紅的粉靨,歡好之后的女人全身肌膚都流淌著晶潤的光澤,胸前那對蓓蕾雖然不算大,但是卻也堅挺傲嬌,嫣紅兩點俏然生姿,尤其是擠壓在自己**的胸前,很勾人。

        岳霜婷聽到一些話語,咬住嘴唇,翻身起來趴在陸為民胸前,一雙晶鉆般的美瞳瞪視著陸為民,“要不這一段時間你就不要到我這里來了,我聽到你姐在電話里說了,讓你注意一些影響,你也別去別的女人那里。”

        陸為民笑了起來,伸手鉆進錦被里,在岳霜婷圓潤嬌巧的臀瓣上了拍了拍,“不來你這里,還不準我去別的女人那里?你不是要憋死我?你怎么知道我還要去別的女人那里?”

        這還是第一次有女人在自己面前提到自己的其他女人,事實上隋立媛和虞萊都知道自己可能還有別的女人,但是她們都從來不提,畢竟自己一個月和她們在一起的時候也就是那么幾天,從女人分析男人的角度來看,她們也會認為自己肯定有別的女人,像虞萊就曾經問過自己為什么這么久了和季婉茹居然都沒有進展。

        岳霜婷臉紅撲撲的,眉目間仿佛要溢出水來,狠狠的掐了一把陸為民腰際軟肉,“離了女人你就要死啊?你們男人怎么就這么喜歡這點兒事?那能當飯吃啊?”

        “不能那么說,但男人離了這個就不叫男人,女人離了這個也不叫女人,只有有了這個,才能叫男人和女人,上帝造物,安排就是這么安排的,陰陽造化,曲徑通幽,妙哉斯人,……”

        陸為民開始胡言亂語,開始岳霜婷還聽著,后來就只有使勁兒掐陸為民腰上的軟肉了。

        一直在床上纏綿到十點鐘才起床,雖然未再有那般真刀真槍,但是這種親昵愛撫反而是岳霜婷最喜歡的,說些貼心話,再來那么一兩下子小動作,比起那如膠似漆的纏綿又別有一番滋味。

        ***************************************************************************************************************************

        陸志華還是第一次見到陸為民和一個女人正式出現自己面前,甄妮除外。

        甄妮陸志華很早就認識,和陸為民的關系陸志華也早就知道,所以并不怎么意外,后來甄妮和弟弟之間的感情出了一些問題,現在到烏克蘭去了,陸志華也問過弟弟,究竟打算怎么辦。

        自己這個弟弟什么都好,唯獨在私生活方面是個大問題,自己是感情和婚姻上的完美主義者,找不到最完美無瑕的,寧肯獨身;而這個弟弟卻像是是一個情感混亂主義者,連他自己恐怕都搞不明白他自己在感情和婚姻上的目標,不知道自己需要一段什么樣的婚姻和感情,而婚姻和感情又該怎么來結合。

        這本來不是問題,但是對于他的工作來說,那就絕對是一個大問題了。

        這個女孩樣貌并不比甄妮漂亮多少,伯仲之間,但是與甄妮相比,卻少了幾分嫵媚動人,多了一份清麗單純,給陸志華印象不錯。

        甄妮給陸志華的感覺就是太世俗了一點兒,眼界也太狹窄了,也許這個女人是個很不錯的情人,但是絕對不是最合適的妻子,而眼前這個女孩子卻讓陸志華多了幾分期盼,難道這個女孩子就是陸為民的真命天女?

        原本給父母買的別墅,現在卻只能是陸志華一個人住在這里,她請了一個保姆,主要負責打掃清潔和平常做飯,手藝也還不錯,中午飯就在家里吃。

        上午陸為民也很忙碌,主要是電話太多,基本上就是站在另外一間房的窗前度過的,而正好也給了陸志華一個機會,讓她也有更多的時間來和岳霜婷談話。

        陸為民看見陸志華和岳霜婷談得很投緣,也知道陸志華打的是什么主意,不過岳霜婷一個人在家,他她父母國慶節前就離開昌州去了海南。

        他實在不忍心把岳霜婷一個人丟在家里,想象反正也只有二姐一個在家,來吃頓飯也代表不了什么。

        岳霜婷先前還有些拘謹,但是后來感覺到陸志華對她的態度很親善,所以也就慢慢放開了,從有問必答變成了有問有答。

        看見岳霜婷笑靨如花的那份純真,陸為民心中也有些動搖彷徨,難道這個前世中的前妻才真的是最適合自己的?

        補昨天更!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