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飛舟 第一百一十七節 狙擊

      第十二卷 浪遏飛舟 第一百一十七節 狙擊

        陳昌俊緩緩的擱下電話,揉了揉太陽穴。

        沒想到到這個骨節眼兒上,形勢還沒有明朗,自己倒真有些小瞧陸為民了。

        他不想走這一步險棋,但卻不能不走。

        工作該做的都已經做到家了,陳昌俊知道這一次尚權智也是盡了全力,但沒想到結果居然會是這樣。

        誰都沒有給一個肯定的答復,當然這種問題也的確不太可能給你一個明確答復,只是不給明確答復也應該能從這些人的言談態度中琢磨出一二來,而這一次居然還真是吃不透。

        這說明什么?說明誰都沒有把握,沒有把握往往就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當然陳昌俊相信陸為民那邊也和自己一樣,七上八下。

        想到這里,陳昌俊不由得苦笑,沒想到到最后還是自己和陸為民一決勝負,從陸為民一開始來宋州他就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威脅,當初沈子烈還是在那里辯解,可現在呢?沈子烈甚至根本就沒有資格和對方競爭。

        當然,陸為民的確不能算是沈子烈的威脅,因為沈子烈根本就不夠格,而陸為民也不能算是尚權智他們的威脅,對于尚權智來說甚至是一個助力,畢竟陸為民的表現的確給宋州帶來了很大的變化,而這些變化對于尚權智的下一步升遷是有利的。

        這也是當初自己提出要由市委集體來主導一些重大事項和工作時沒有被尚權智采納的原因,集體決策既可以剝掉一些陸為民的風頭光彩,也可以限制一些過于突出的“個人英雄主義”膨脹,只可惜尚權智卻只顧他自己的利益,而否決了自己的意見。

        帶來的后果就是陸為民迅速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成長成為對自己構成嚴重威脅的對手。

        用對手這個詞兒也有點兒不準確,陳昌俊清楚自己和陸為民并沒有什么根本性的利益沖突,但是當涉及到一個位置只能一個人來坐時,那么這種利益之爭就比什么都更激烈而瘋狂。

        錯過這個村。就不知道什么時候還有那個店了,甚至以后一輩子都沒有了,所以沒得選擇,該用什么手段就得用什么手段。

        戰場無父子,官場無兄弟,更何況自己和陸為民本身就不對付。

        要把陸為民拉下來,當然不僅止于這點小手段。

        陸為民現在氣勢很盛,很有點兒佛擋殺佛,神擋殺神的架勢,陳昌俊自知在氣勢上要遜色對方一籌。這一年來陸為民的表現有目共睹,尤其是在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和招商引資以及私營經濟發展上,陸為民的動作頻繁,大手筆不斷,在省市兩級都是引起無數人矚目,同時也讓無數人側目。

        做得多就必然錯得多,這是常理。

        陸為民推動全市國有紡織企業改制,雖然成功的整合了幾大紡織企業,形成了新麓山集團。讓原本虧損連年負債累累的幾大國有紡織企業成功轉體,避免了國資的損失,但是幾大國有紡織企業卻是牽扯無數人利益在其中,也同樣得罪了相當多的既得利益者。方白兵不過是其中一員罷了,更多的人則是隱身暗處,靜待機會。

        同樣在整合這幾家企業中,陸為民指令紀檢和監察部門以及檢察院對這些企業所涉及的資產問題進行清理。收回本該屬于國有的資產,一樣傷害了許多以為這場渾水中可以趁亂撈取一把的利益攸關者,同樣也讓很多人對陸為民極端不滿。只不過一時間還找不到機會發難而已。

        諸如此類的還有不少,從一開始陳昌俊就認定了陸為民會對自己造成威脅,就開始有意識的尋找和發現類似的因子,現在也有所獲,也是該釋放引爆出來的時候了。

        他已經獲知楊永貴可能會在節后就被紀檢部門正式立案調查,實際上現在已經被控制起來,只是尚未正式采取措施罷了,而一旦楊永貴被正式調查,也就意味著這個市委副書記的爭奪戰會進入白熱化階段。

        這也就意味著這個副書記之爭頂多也就是一兩個月之內的事情,年前肯定會塵埃落定,不太可能會拖到年后。

        該用的武器手段在這個時候就不需要留手了。

        他不需要打倒陸為民,事實上這些準備的東西也打不倒陸為民,但是能對陸為民起到破壞、阻礙和延滯作用就夠了,市委副書記的考察是要從多方面來的,帶病提拔的責任不是每個人都承擔得起的,只要提供的這些炮彈中有一枚能發揮作用,也足以讓陸為民進軍之路緩上一步了。

        對此陳昌俊也還是有些把握的,因為有很多東西是事實,要想查清楚也不是一兩個月就能徹底弄清楚的,這就足夠了。

        ***************************************************************************************************************************

        “陸為民表現怎么樣?”

        郭躍斌愣了一愣,他沒想到大老板會突然問他這樣一個問題,一時間覺得不好回答,好一陣后才反問:“您是指哪方面的?”

        “你說呢?”面無表情的男子同樣反問。

        “有什么問題么?”郭躍斌心中一緊,試探性的問道。

        “我在問你。”男子不耐煩的道。

        “嗯,我覺得他經濟上不會出什么問題吧?我記得這應該有結論了,他不是那種會在經濟上犯錯誤的人。至于其他,作風什么的,不好說,他沒結婚,在這個問題上我不好置評,但就算是有些不檢點,我估計那也說不上個啥來。”郭躍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你在替他作保?”男子低垂下眼瞼。

        “不,工作性質決定我從不替任何人作保,我只是談我的分析判斷,任何人在沒有證據證明之前,不是違法違紀人員,但同樣也都存在違法違紀的可能。”郭躍斌搖搖頭。

        男子一時間沒有吱聲,只是背負著手在辦公室里踱著步,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龔書記,是不是有什么反映?”郭躍斌沒有坐等,皺著眉頭道:“我們這邊也接到一些反映,也初查了一下,不過根據我的判斷,基本上都是事出有因。”

        “事出有因,查無實據?”郭躍斌的頂頭上司,省委副書記、紀委書記龔德治緊跟上問道。

        “不,我說的這個事出有因,不是我們常用語那個事出有因查無實據的意思,而是說這些人反映是事出有因,在這個時候反映也多半是事出有因。”郭躍斌很肯定的道。

        龔德治神色微動,他也未曾想到宋州一個市委副書記之爭,居然會牽動如此多的人心,而且居然還通達到自己這里來了。

        以往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但是像這樣明確、兇狠、密集、有針對性的反應,還是讓他有些意外。

        郭躍斌的話他當然明白什么意思,之所以把他叫來也就是想要詢問一下這方面的情況,沒想到郭躍斌回答得這么確定。

        “你是說這些反映可能是受人指使的誣告?”

        “這么說也不完全準確,反映的問題肯定存在,但是肯定有出入,比如強行拆遷,有沒有這種情況,我估計多半有,但和檢具反映指向者有關系么?又比如企業整合,國資流失,損公肥私,我估計可能也存在,但是能把這些責任都扣在分管領導頭上么?很多情況估計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查清楚的,這個時候突然冒出來,很難讓人相信其中沒有什么目的性。”郭躍斌淡淡地道。

        龔德治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躍斌,在下邊工作這么久了,可別把私人感情也帶進工作離去。”

        “嘿嘿,龔書記,我郭躍斌是什么人,你還能不清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輩子也難得改了。我只是實事求是的評價罷了,宋州今年的工作頗有起色,但誰都知道這改革破冰,牽扯諸多利益方,肯定要傷害一些人的利益,有反映也很正常,不能因噎廢食吧?我到地方上工作這么久,還是悟出一個道理來,咱們干紀檢的,一方面是要堅定不移絕不手軟的查處那些在其中以權謀私、損公肥私、徇私枉法的貪腐行為,另一方面也要起一個辨清是非保駕護航的作用,兩者并行不悖。”

        龔德治再度笑了起來,“躍斌,你這難道還不是替他打包票?”

        “不,我否認這個說法,那是對我職業身份的一種質疑。有問題可以查,但是我覺得如果用這種方式來狙擊誰,就有些不合適了,而根據我的職業習慣,我能聞到這里邊濃濃的狙擊味道。”郭躍斌也笑了起來。

        龔德治點點頭,他對自己這個得力下屬的意見還是很重視的,郭躍斌的態度也讓他心里更有底,他在這個位置上自然也見識過不少這一類的情形,今天把郭躍斌叫來,也就是要證實一下。

        還是差一更,明天一定補上!(未完待續。。)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