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十一卷 萬木霜天紅爛漫 第一百一十一節 飯局風波

      第十一卷 萬木霜天紅爛漫 第一百一十一節 飯局風波

        兩個人就這樣隨隨便便的聊著,一直到夜里相擁而眠,一切是那樣自然而寧靜,包括脫衣,**,然后纏綿溫存。

        第二天早上隋立媛早早就起了床,而陸為民一直睡到接近中午。

        他是被電話叫醒的,是宋州那邊的手機號。

        隋立媛把電話遞給陸為民時,陸為民還有些迷迷糊糊,但在接到電話那一瞬間,陸為民立即恢復了清明。

        電話是麓城縣委書記霍廷江打來的,這個時候陸為民才想起在年前霍廷江曾經和自己說過他要來拜訪自己。

        對于霍廷江陸為民印象還算不錯,麓山集團能夠發展到今天的境地,也和霍廷江、曲建東這一屆縣委縣府的鼎力支持有很大關系,魏嘉平等麓山集團的高層對霍、曲二人的評價也還是比較正面,當然這也是陸為民從側面聽出的評價,并非魏嘉平等人的當面吹捧。

        當時霍廷江只說是正月里來拜訪自己,沒想到居然是選擇的這個時候,還好與童云松、魏行俠吃飯是約在晚上,否則還真要碰車。

        這個時候顯然不是見面的好時機,好在臨近中午,霍廷江在電話里約好陸為民中午在唐氏御膳館吃飯。

        陸為民看了看表,已經十一點了,隋立媛也猜到了陸為民可能有事,趕緊過來熱水器可能有些毛病,洗不了澡,陸為民也沒管那么多,把衣物穿上,簡單洗漱了,隋立媛準備有面包,吃了一個先墊墊底。

        趕到唐氏御膳館時,陸為民看見曲建東、任東來正與兩個女子在門廳處迎候,陸為民下了車,隋立媛沒有停留,徑直開車離開了。

        曲建東看了一眼那輛懸掛著豐州牌照的富康,很熱情的道:“陸市長,是您豐州那邊的朋友?要不一塊兒吃?”

        陸為民也是的確打不到出租車,只能讓隋立媛冒險來送自己一趟,未曾想到這幾個家伙居然就在門口處守候著,險些就暴露了隋立媛,好在隋立媛這輛富康車貼膜顏色很深,而且看到門口有人便有意把車往前面開了一點兒,所以避免了被人看見。

        “不用,她有事情,就順帶把我帶過來。”陸為民落落大方的擺擺手,目光落在一個氣度不俗的女子身上,兩個女子都只有二十**歲,瓜子臉女人紫色羊絨衫外罩黑白格子花短外套,條挺括的長筒褲,另外一個則是鵝蛋臉,眼皮下幾顆小雀斑,但不明顯,如果不是皮膚**,還看不出來,一套相當精致的西服套裙,典型的女郎,“老霍和老魏都到了?”

        “霍書記和魏總都已經到了,陸市長,這兩位您可能還不認識,這位是我們縣委府辦副主任高妙珍高主任,這位是我們縣政府辦副主任兼招商辦主任韓雪韓主任。”曲建東做著介紹。

        “哦?高主任,韓主任,你們好!我說老曲,麓城女干部的形象氣質市里邊的女干部要高出一籌不止啊,趕明兒我得和子烈秘書長和清揚秘書長說說,市委市府這些門臉部門在選拔干部時,不但要考慮工作能力,也要適當考慮形象氣質,好歹也是代表咱們宋州市,不能啥歪瓜裂棗都往里邊塞,不管是給上邊省里領導還是外來投資商的第一印象就差了,還怎么來談工作?事倍功半啊。”

        陸為民有些驚訝,他沒想到麓城縣在干部年輕化和選拔女干部還真走到了前邊,至少從這兩個女子表現出來的氣度上來看,都不算差,他笑著打趣。

        陸為民一席話說得兩個女子都是笑了起來。

        “陸市長,您這話我和韓主任可都承受不起,若是市里邊有人聽了,那我們麓城縣委辦和縣府辦要在市里邊辦點事兒可就難了,還不定會有多少人給我們小鞋穿呢,日后霍書記和曲縣長還不得把我們兩給怨死。”

        瓜子臉女子淡妝素抹,話音清越,倒有點兒像主持人播音員出身一般,一口普通話講得相當標準。

        “是啊,陸市長,你這話也不怕得罪市里的女同志?市委辦和市府辦的女同志可不少,您這話可是讓我們開心了,可落在市里同志們耳朵里,您可就有罪受了。”鵝蛋臉女子也接上話,水靈靈的眼瞳還真有點兒勾魂的味道,“不過我說實話,聽了陸市長這么說,我也打心眼兒里舒服,陸市長討好女同志的水平可不一般,在家里肯定您愛人被您哄得團團轉吧?”

        陸為民笑了起來,“愛人?嗯,我愛人還暫時寄放在丈母娘那兒,還么有來得及領回來呢。”

        “啊?陸市長您還沒有結婚?那麻煩大了,咱們宋州市的未婚女孩子們那還不輾轉反側徹夜難眠了?”高姓主任顯然是知道陸為民婚姻情況的,含笑接上話,“陸市長可千萬別挑花眼了。”

        都說男女搭配,干活兒不累,這在一起吃飯也好,聊天也好,多兩個異性,尤其是姿色不俗氣度上佳的女性,那頓時氣氛就不一樣了,愉悅輕松許多。

        曲建東顯然也很滿意這兩個下屬調劑氣氛的本事,就這么一兩分鐘時間,就迅速拉近了距離,但他也知道適可而止,微微躬身抬手,俞柘和任東來也都讓開一條通道,邀請陸為民先行。

        “老曲、老俞、老任,這么客氣干啥?都是幾個老熟人了,走,走,一起走!”陸為民豪爽的揮手示意,這幾位都比他大十來歲,雖說在級別上屬于自己下級,但是陸為民并不習慣這種官場上的尊卑關系,他寧肯讓大家保持一種更為融洽的親近關系。

        幾個人相互謙讓著,最終還是陸為民走了前邊。

        到了曲廊一端,霍廷江和魏嘉平也已經在門口等候著了,又是一陣寒暄正準備進入包間,卻看見在頂端那邊走廊里,走過來來幾個人。

        因為陸為民和霍廷江、魏嘉平兩人寒暄,曲建東和俞柘、任東來等人都站在一旁,而高妙珍和韓雪兩人就只能靠在更后邊,剛好就有些擋住了那邊幾個男女。

        “讓一讓,讓一讓!”走在前面的兩個男子有些粗魯的推搡著,兩個女子都猝不及防,被推了個趔趄,俞柘和任東來都有些怒意,但是想到這里畢竟是省城,不是宋州,更不是麓城,加上又是春節邊兒上,也就壓住怒火,沉聲道:“喂,能不能講點禮貌,別動手動腳的?”

        “喲,誰**不講禮貌?站在這過道上挺尸啊,好狗還不擋道,動手動腳,幾個老娘們,值得我動手動腳?”最前面一個年輕男子氣哼哼的道:“成哥,這幫外鄉佬還想賴咱們呢,把咱們當二混子呢。”

        聽得這男子說話太難聽,曲建東也有些怒意,好歹兩女也是自己的下屬,面對這樣的惡言相向,若是自己這個大男人站在這里都毫無表示,那也未免太猥瑣了。

        “你們說話注意一點,怎么這么沒教養?”曲建東是麓城本地人,宋州那邊的口音實際上和昌州是比較接近的,尤其是像緊鄰宋州的遂安、西塔兩縣,口音更是接近昌州,但對于昌州人來說,這點口音區別一樣很容易被他們聽出來。

        “沒教養?你這小逼養的說誰沒教養?”年輕男子頓時就暴怒起來,掄拳就要想打人,倒是那邊人走到最后一個大概是里邊領頭的,哼了一聲,“春子,這大過年的,你在那里張牙舞爪的給誰看啊?是不是不想吃這頓飯了?”

        “成哥,不是,您瞧這老犢子嘴巴臭,他們擋了您的路,還得要這么人五人六的裝大頭蒜,您要不教訓一下他們,他們還……”年輕男子一聽后邊那“成哥”發話了,氣焰收斂起來不少,但是瞪著曲建東的眼珠子也是壓抑不住的桀驁,分明是要想把曲建東看清楚,好找機會收拾回來。

        陸為民和霍廷江、魏嘉平三人剛走進包房里,就聽到了外邊的吵嚷聲,陸為民有些奇怪。

        這唐氏御膳館在昌州也算是比較高品位的菜館了,他也不知道霍廷江他們怎么會選擇這里,或許是經常來昌州有業務的魏嘉平定的位子。

        這種地方要發生吵架**兒的機會應該是很少的,所以聽到吵鬧聲,陸為民也覺得吃驚。

        “怎么回事兒,老曲?”陸為民皺起眉頭,他不想吃頓飯也鬧得滿城風雨。

        霍廷江臉色也有一些不好看,陸為民的擔心他當然理解,春節期間,出門在外,能忍讓的就忍讓一步,這曲建東是怎么一回事兒,這么不懂事兒?

        “沒什么,陸市長,……”曲建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若是沒有陸為民,他也許可以和對方吵鬧一番,但今天的主要目的是請陸為民,他也就只能忍了,所以他給高妙珍和韓雪都識了一個眼色,示意大家忍一忍。

        “市長?成哥,嘿嘿,你聽見沒,這啥旮旯里都能碰見市長縣長,你說這年頭市長縣長啥的是不是也太不值錢了?阿貓阿狗都能稱市長縣長了?買來的?”那個年輕男子大概是忍不住剛才那口惡氣,嘴里難聽話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求月票!(未完待續。)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