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十卷 無限風光在險峰 第一百二十七節 瓊瑤

      第十卷 無限風光在險峰 第一百二十七節 瓊瑤

        兩個人探討得很熱烈,陳昌俊也意識到尚權智重視陸為民的意見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而陸為民能在豐州那邊一鳴驚人也不是毫無道理的,兩個農業縣向工業縣發展的巨大變化,的確足以讓很多人心服口服,這年頭,沒什么是比實打實的數據更有說服力的了。

        陳昌俊也是第一次覺察到陸為民地經濟大局觀和發展趨勢的敏銳判斷,而且陸為民言語間也流露出來很多頗有價值的東西,比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有他一個關系頗好的熟人,中宣部辦公廳也有他一個同學,粵省計委也有他一個同學,在浙省還有一個私營企業老板也是他的同學,同樣在省政府辦公廳里還有他一個昔日關系密切的同事,當然也還有已經到農業部擔任副部長的老上司,他就是通過這些方方面面的渠道脈絡來收集各種情報信息,來分析判斷國內經濟發展的走勢。

        如果有一些有用的人幫忙也就能對經濟發展走勢做出正確判斷,那也未免太輕巧了,但是陸為民卻能通過這些來自各方渠道的信息以及省里邊的實際情況加以綜合推敲揣摩,的確能夠拿出一些讓人激賞不已的東西出來,比如剛才陸為民對宋州支柱產業——紡織業下一步發展的分析判斷和建議。

        陳昌俊一時間也無法判斷陸為民的意見是否準確和正確,但是他覺得對方的確給他提出了一些有新意的東西,也許對方需要通過自己傳遞給尚書記求得認可?或者是通過這種方式來證明他自己?或者就是單純的示好?

        但不管怎么說,陸為民表現出來的善意和誠意陳昌俊還是能夠感受得到了,雖然之前尚權智也和他就陸為民的問題溝通過交過心,陳昌俊也有一些心理準備,但是陸為民這樣的姿態還是讓陳昌俊很滿意,這是一種尊重,而這對于他來說,很重要。

        投之以木桃,報之以瓊瑤,陳昌俊也清楚陸為民在相當長一段時間甚至只要還在宋州為官,那么就可能會一直和自己同殿為臣,就不得不攜手共進,他與陸為民也并無太多真正的矛盾,如果一定要分析兩人之間的關系,陳昌俊捫心自省,覺得也許就是自己有些嫉妒了,嫉妒陸為民這么快就能在宋州打開局面,而且因勢利導迅速成為圈子中重要的一員。

        在陳昌俊看來,陸為民在尚權智的心目中分量已經超過了沈子烈,甚至不比童云松輕,大概也僅比自己略弱,但是假以時日呢?這也許是自己對陸為民有些反感和敵意的主要原因吧,只是承認這一點讓陳昌俊有些自慚,自己的心胸何至于狹隘到這種程度了?

        也許正是這一層若有若無的歉疚,讓陳昌俊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兒過了,所以他主動的提出了周素全的安排。。

        “為民,尚書記對市公安局班子配備很重視,老周各方面綜合素質都不錯,嗯,再說一句不太負責的話,老孟或許沒啥問題,但是對市公安局班子現有其他成員的反應也不少,所以部里邊研究過兩次,都覺得在市公安局班子問題上要慎重,……”

        陸為民對陳昌俊突然提起這個有些疑惑,自己已經主動退讓了,周素全那邊擔任市公安局副局長是綽綽有余的,難道說陳昌俊覺得周素全連市公安局副局長都不合適?但聽他意思又不像啊。

        “陳部長,您的意思是……”陸為民試探性的問道。

        “我覺得是不是可以先讓老周擔任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協助老孟負責市公安局日常工作,下一步等到還有合適人選時,我們再來一并研究人選?”

        陳昌俊話里的委婉之意陸為民頓時了然于胸,心中一喜,“嗯,這是一個好主意,有一段時間過渡,也的確有助于老周先熟悉情況,目前市公安局情況比較復雜,觀察一下,也有好處。”

        見陸為民如此上道,陳昌俊心中也很滿意,“嗯,為民,不是我對老周有看法,市公安局不比縣里邊,幾千號人吶,個個都是人精,人人都有門道,不能不謹慎一些,但是我覺得這個過渡過程也不宜太久,最長三個月,最短一個月,見機行事,你覺得怎么樣?””

        “挺好,挺好,我堅決支持陳部長您的意見。”見陳昌俊已經借坡下驢,陸為民當然歡迎,周素全出任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其實也就是任常務副局長的前兆,只不過也許是礙于面子,也許是真的如他所說的還要觀察一下,常務副局長的任職時間稍微晚兩天罷了,無關緊要,只要能任這個常務副局長就好。

        “尚書記也很說了蘇譙縣委宣傳部長的人選問題,他希望這一次就把蘇譙縣委班子的人選都基本敲定,這樣有利于蘇譙新一屆縣委班子盡快進入狀態,開展工作,為民,你有沒有合適人選啊?”

        氣氛融洽起來,兩個人的語氣也就變得格外輕松下來,陸為民也沒有想到陳昌俊會一下子變得如此好說話,但是他也知道分寸,宣傳口不比政法口,政法這條線自己這個政法委書記可能話語權要大一些,這是因為政法這條線特殊工作性質決定的,但是宣傳口不一樣,尤其是區縣的宣傳口更大程度要服從于區縣黨委,而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市委組織部的話語權就要大得多,自己若是也不知趣的去摻言插語,只怕就有些得寸進尺了。

        “呵呵,陳部長,您知道市里邊宣傳這條線單位多,人員龐雜,我都還沒有完全熟悉,對區縣這一級的情況了解就更不足,這恐怕還是你們組織部更熟悉了解,還得靠你們來把關才行。”

        陸為民表現出來的謙恭讓陳昌俊很滿意,陸為民不是善茬兒,但是卻能主動退讓,這說明對自己的尊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陳昌俊也知道他現在需要和陸為民保持良好的關系,而此人日后也會在尚權智心目中分量越來越重,真要因為一些小問題交惡,也非自己所愿。

        “嗯,部里邊也在認真考察研究,到時候也還要征求你們宣傳部這邊的意見,有什么好的意見和建議,你也可以提出來啊。”陳昌俊面帶笑容,點著頭道。

        “沒問題,宣傳部這邊會積極配合組織部那邊審查考察工作,我回去和何靖說一說,專門抽人出來配合,保證完成任務。”陸為民慨然允諾,考察本來是組織部工作,但是考察對象涉及宣傳系統干部,按照慣例也要抽宣傳系統干部參與考察,這樣可以最快達到意圖。

        “那樣最好。”陳昌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對了,為民,魏如超報到人事局那邊的報告我也看了,老景也和我討論過,由于近年來財政情況一直不好,所以這幾年在進人問題上一直卡得比較緊,這一次人事局是有意解決文化系統的一些行政和事業編制,但是魏如超胃口太大了,一口氣報上來幾十個,尤其是事業編制,幾年的問題一次性都要解決可能有些問題,我的意見是讓文化局那邊重新再認真研究一下,把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專業急需這一部分先報上來解決,分成兩步或者三步走,先解決一批,力爭在明年上半年再解決一批,最后一批放在明年與明年的大中專院校畢業生一并來解決,這樣也更有選擇余地,你看怎么樣?”

        陸為民心中一陣大喜,他沒想到陳昌俊又會直接提到這個事情,魏如超在自己面前也說過幾次,說人事局那邊一直卡著不松口,開始把餅畫得那么大,這會兒又沒戲了,很挫傷人的積極性,而且文化系統這邊的確有不少崗位已經到了必須要補充人的境地了,再也拖不起了,否則就要極大的影響到工作了,這事兒陸為民也一直裝在心上,只是沒找到更合適的時機,現在卻一下子機會就來了。

        “那就太好了,陳部長,這會兒魏如超在我耳朵邊上把繭子都給我磨出來了,我讓他多找老景匯報溝通,求得人事部門理解支持,一次解決不了,分階段分批次解決,效果一樣,我們那邊需要的,一時間有解決不了的,可以先臨時干著,日后再來考慮就是了。”

        陸為民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主動退讓會有這么好的效果,但是他估計這更多的可能與賀錦舟來宋州有一些關系,前些天他去過省委,順便也到組織部那邊去溜了一圈,到董昭陽那里沒見這人,不過也給董昭陽的秘書留了話,在賀錦舟那里坐了接近一個小時,賀錦舟也問了宋州這邊工作情況,陸為民也沒遮掩什么,談了自己這段時間的工作感受,也談了目前面臨的問題和困難。

        賀錦舟很敏銳的注意到陸為民的一些提法,尤其是在談到關于市公安局班子人選和市委組織部那邊的溝通可能缺乏一些默契的時候,賀錦舟就徑直問他是不是和陳昌俊有些嫌隙,陸為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情況如實介紹了,賀錦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于是就有了這么一次宋州之行。

        看樣子賀錦舟在這方面還是相當有經驗的,而陳昌俊也對賀錦舟還是相當尊重,當然也可能與尚權智也覺察到了一些什么有一定關系,總而言之,今天這一趟一下子就把陸為民和陳昌俊之間的心結解開了,至少是暫時解開了,至于說日后兩人還會不會因為其他問題產生矛盾,誰也無法保證。

        晚飯就在澤口蠡澤湖畔的草堂漁家吃的飯,鰣魚是主菜,雖然鰣魚目前還不算是很珍貴的魚類,但是目前野生鰣魚也價格不菲了,賓主盡歡而散。

        求月票嘍!(未完待續。)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