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九卷 從頭越 第一百零七節 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

      第九卷 從頭越 第一百零七節 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

        <=""></>  孫震不動聲色的瞥了陸為民一眼,這小子腦瓜子夠靈性,和潘曉方一副把臂言歡的姿態足以打消陶行駒的許多不切實際的念想。

        潘曉方不是他心里最認可的古慶縣委書記人選,也同樣不是陶行駒心中的人,但從某個角度來看,潘曉方恐怕對陶行駒的怨氣更大一些。

        謝玉昆表露出來的那種急于接班的動作只怕讓潘曉方心里邊不自在得很,但若無陶行駒的支持,謝玉昆又怎么可能如此作態?潘曉方這等老于世故的人又何嘗不清楚?

        不是最合自己意的人,但卻是目前最恰當的人,既然定下來潘曉方接班,那么讓潘曉方站在自己陣營里也就很有必要了,這一步先前孫震和陶行駒都有些膩味,等到陸為民動作出來,兩個人都才意識到先前有點兒冷落這位接班者了。

        潘曉方很快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不過他并沒有太在意。

        孫震對他一直不錯,從地委辦主任把他帶到了行署擔任秘書長,潘曉方也知道自己在孫震心目中不是很高,主要是自己性格上的原因。

        孫震都曾經多次批評過他,性格柔韌由于,剛硬不足,所以孫震一直和他提起過建議他到下邊去干一干,但潘曉方一直沒有拿定主意,一直到這一次孫震很明確的告訴他將會由他去接替魏宜康擔任古慶縣委書記,希望他能好好表現一下。

        從一開始,潘曉方就知道自己不太可能站在陶行駒旗下,小心的拿捏一下,不過是加重自己在孫震心目中的分量,而陸為民的姿態也無外乎就是一個暗示罷了。

        柯斯達終于來了,副省長方國綱親自來參加這一次奠基儀式。也表示省里對這條路奠基的重視,同時在浙西柯州那邊,浙省那邊也在舉行同樣的奠基儀式,兩邊齊頭并進,希望在99年全面竣工通車。

        看見魏宜康紅光滿面,戴在胸前的紅飄帶更是讓他志得意滿,陸為民和潘曉方都只是含笑站在一旁,看對方風光無二的展示。

        不管怎么說,這條公路對于豐州日后的發展具有很高的意義。并不亞于阜臨公路。

        不過東出黎山也是一道難題,地質條件復雜,工程量大,投資額一漲再漲,現有的資金籌集是否能夠真正滿足建設需要也還是一個問題<="l">。

        陸為民很清楚后世中的柯豐公路是97年中旬啟動的。比現在晚將近一年,但是是由省交通投資公司與浙省建投共同出資,僅僅在協議達成不到三個月時間,由于亞洲金融風暴來襲,導致國內經濟減速,用電銳減,煤炭價格暴跌。使得這條路的投資價值被打上了一個問號,直接導致這個協議作廢。

        一直要到2000年下半年后才又重啟這個項目,到2003年這條路才算真正建成通車,成為豐州東出浙省的主要通道。

        奠基儀式時間并不長。但是方國綱既然來了,自然不可能丟下剪刀就走人,作為全省分管城建交通的副省長,免不了要在孫震和陶行駒陪同下看一看古慶的城市建設和交通發展狀況。

        原本這沒潘曉方的事兒。但大概是考慮到潘曉方馬上就要接任魏宜康的縣委書記,所以孫震和陶行駒都把潘曉方叫上。一起去陪著方副省長視察一番了。

        只剩下一個人的陸為民很有些無趣,本想拉著邢國壽去找個地方喝杯茶,沒想到邢國壽卻被曹剛拉住了。

        陸為民不想去和曹剛虛情假意的寒暄,雖然他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但是習慣并不代表喜歡,能免則免。

        可下午還要在古慶縣委召開地區交通建設工作會,他想走也走不了。

        一輛桑塔納緩緩停在了正準備上車的陸為民身旁,陸為民一愣,這輛車很面熟,是自己原來在雙峰當縣長時的那輛桑塔納,只不過自己很少用,更多時候都丟給了縣府辦。

        副駕車門推開,一個女子靈巧的鉆了出來。

        “陸書記!”

        熟悉的聲音,只不過從“陸縣長”變成了“陸書記”,陸為民心中浮起一抹迷惘,但只是一瞬間,陸為民便已經清醒過來,“喲,笑眉主任啊,好久不見了。”

        杜笑眉心里也是微微一顫,“笑眉”兩個字仍然叫得那樣字正腔圓,但是那后邊的“主任”后綴卻一下子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那股子淡淡的疏離,外人是絕對感覺不到的,唯有杜笑眉本人才能清晰的感受到。

        “陸書記也是來參加柯豐公路開工奠基儀式的吧?剛才我就看見陸書記了。”杜笑眉嘴角掛著一絲甜美的笑容,蓬松的卷發披散下來,渾身上下洋溢著一股青春的韻律,仿佛比以前更年輕了一些。

        “嗯,來湊湊熱鬧吧。”陸為民不想和這個女人多廢話,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他也不想責怨什么人。

        關恒和章明泉都在和他聊起這件事情時,除了說鞏昌華是個頭腦油滑的奸狡之輩,善于見風轉舵外,倒是對杜笑眉沒有多少指責。

        畢竟一個還要在縣府辦里邊混下去的人,以前又一直站在陸為民身邊,曹剛怕是早就看不慣了,她如果不想被鄧少海打入冷宮,一腳踢到哪個窮鄉僻壤旮旯里混吃等死,奮斗了這么兩年才站在這個位置上,誰又愿意輕言舍棄?

        雖然陸為民也竭力想要說服自己內心原諒眼前這個女人,他也曾經多次自我剖析,他和這個女人之間什么也沒有發生過,說關系,除了那么一兩次不經意的擁抱,其他什么也沒有過,說感情,更談不上,也就是工作之間建立起來的那么一點兒同事之間的溫情,就這么簡單,為什么自己就這么放不下看不開呢?

        這一年多來,陸為民以為自己已經完全淡忘了杜笑眉和鞏昌華,但是今天這么一見面,才發現自己還真是一個拿得起放不下的人,杜笑眉和鞏昌華過去那兩年與自己之間的點點滴滴,竟然如此清晰,如清泉映石,歷歷在心<="l">。

        “什么時候也要輪到其他縣到阜頭來湊熱鬧了。”杜笑眉抿嘴一笑,臉頰上的笑渦淺淺浮現,看得陸為民也是一陣唏噓,似乎一切都未變,但事實上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呵呵,阜頭還沒這份榮幸。”陸為民冷淡的接了一句話便不想再說下去了,這個女人應該是已經結婚了吧,他可不愿和有夫之婦扯上什么關系。

        見陸為民臉上已經有了一些不耐煩,杜笑眉心里一抖,“陸書記,您下午還要開會吧?要不我這會兒陪你逛一逛古慶。”

        陸為民目光落在杜笑眉臉上,似乎是在審視杜笑眉的意圖,杜笑眉臉色有些發白,但是還是咬著嘴唇回視陸為民,良久之后,陸為民才緩緩道:“不必了,你也忙,該忙什么去忙什么吧。”

        “不,我現在不忙,我想陪您走一走。”杜笑眉堅持道,目光里已經有了一絲哀求的意思。

        陸為民輕輕哼了一聲,才扭過頭徑直向前走去。

        杜笑眉終于松了一口氣,她最怕的就是陸為民根本就不給她這個解釋的機會,而現在陸為民既然沒有峻拒,那就足夠了。

        古慶縣城不大,這和古慶人口不多有很大關系,論經濟古慶是全豐州地區第一,但是人口卻是全地區最少的,四十二萬人甚至只有南潭、淮山這些人口大縣的三分之一,這也可以看得出南潭淮山這些農業縣和古慶這樣的工業縣有多大的差距。

        縣城雖然不大,但是從街道規劃和建筑格局來看,要比其他縣份明顯高一個層次,尤其是這幾年古慶不少掙到錢的人都到縣城來發展,縣城的格局雖然沒有擴大多少,但是老街上起新屋的情況卻不少。

        “你想說什么?”陸為民目光漫無目的的在街道兩旁游蕩,語氣里說不出疏離淡漠。

        “陸書記,我想解釋一下……”杜笑眉猶豫再三,還是抬起目光,沉聲道:“如果我不當面向您解釋,我一輩子都不得心安。”

        “笑眉,解釋你覺得有意義么?恐怕我回雙峰的可能性為零了,我和你以及鞏昌華日后無論是工作生活都不太可能有多少交織,嗯,從這一點來說,我不認為解釋有多少意義,另外,如果能夠解釋得清楚的事情,我想過了這么久,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思想,無須解釋,大家也都明白了,而難以解釋清楚的東西,你當面解釋,也沒有多大意義和價值,笑眉,你說是不是?”

        當陸為民喊出“笑眉”時,杜笑眉心中也是一喜,但是當陸為民平靜無波的話語一字一句出來之后,她才意識到,對方也許是真的對這件事情不在意了,或許就是自己剛才那一個姿態,讓對方終于釋去了內心中的一份遺憾了。

        “陸書記,對不起,我是真的想要向您解釋,如果您不愿意聽,我這一輩子……”杜笑眉眼圈紅了起來,豐隆的胸脯在草綠色的精繡襯衣下急劇起伏。

        陸為民擺擺手,一臉平靜,“我說的實話,但是你可能有些誤會,不過沒關系,你如果真的覺得有些什么是我誤會誤解了,需要向我解釋的,那你就說吧,我聽著好了。”<=""><=""><="">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 <必威>| <必威体育>| <必威官网>| <必威体育官网>| <必威体育app>| | | | | | | | | <乐天堂>| <乐天堂体育>| <乐天堂官网>| <乐天堂体育官网>| <乐天堂体育app>| | | | | | | | | <同乐城>| <同乐城体育>| <同乐城官网>| <同乐城体育官网>| <同乐城体育app>| | | | | | | | | <热博>| <热博体育>| <热博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app>| | | | | | | | |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官网>| <竞博体育app>| | | | | | | | | <贝博>| <贝博体育>| <贝博官网>| <贝博体育官网>| <贝博体育app>| | | | | <亚博>| <亚博体育>| <亚博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app>| | | | | | | |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