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九卷 從頭越 第一百零六節 陰微無雙

      第九卷 從頭越 第一百零六節 陰微無雙

        <=""></>  靠在車后背上,陸為民就下意識的吸了一口涼氣,這后腦勺上的包塊還沒有消退,稍不注意碰上就疼痛難忍,這都是那個女人造的孽。

        “陸書記,怎么了?”何明坤和史德生都同時扭頭問道。

        “沒事兒,沒事兒,走吧。”陸為民擺擺手,柯豐公路今天正式奠基開工,地委要求全地區各縣市的一把手都要到古慶去參加奠基儀式,算是為柯豐公路湊熱鬧吧。

        原本阜臨公路縣城到葵山段也是今天正式竣工通車,陸為民都只是請宋大成和丁貴江參加,自己都沒有去,結果還攤上這么一樁替人家吆喝的破事兒,陸為民心情也很是不爽。

        阜臨公路分成三段,一段是阜城到葵山段,另一段就是臨溪縣境內,第三段就是葵山到臨溪界這一段。

        因為兩端這兩段都有現成的老路作為依托,只是在原有的路基上進行加寬改造,部分路段裁彎取直新建,所以進度都相對較快。

        臨溪縣境內那一段進度最快,十月份就已經竣工通車,阜城到葵山這一段進度也很快,終于正式建成通車,唯獨葵山到臨溪縣界這一段全是山路,而且原來沒有公路,只有機耕道,所以不但工程量大得多,進度也要慢得多,估計要到明年年底才能正式完工,基本上是兩倍于這兩段的工期。

        不過陸為民也很滿足了,只要能打通阜頭到臨溪這個瓶頸,日后阜頭的交通條件便上了一個臺階,從豐州這邊到宜山和宋州那邊的車,便都可走這條線,無需繞行昌州和洛門那邊了。

        而就像柯豐公路一樣。只要這條通往浙西的道路打通,那么豐州在昌州的戰略地位立即就要上升兩個臺階,都不笨,都能看到這一點,這也是為什么魏宜康不遺余力的促成這一項目,同樣也是他為什么毫不猶豫的投入陶行駒懷中的原因。

        無他,陶行駒能給他帶來更多的資源,讓他的前程更光明,當然。陶行駒同樣也有需要他的理由,一拍即合。

        柯豐公路的主要難關還是在古慶向東穿越黎山和大淮山余脈這一段,尤其是有一段需要穿過黎山尾段,而黎山素以地勢險峻著稱,即便是尾段。也是懸崖絕壁不少,地質條件復雜,如果要繞過這一段,就必須向南改道穿越大淮山的余脈,工程難度可能要小一些,但是由于路途加長,加上大淮山余脈地質條件也比較復雜。所以工程量則差不多。

        奠基儀式選在了古慶縣山門鎮<="l">。

        這里也就是黎山余脈所在,由于地處山口,地勢比起周圍要矮不少,而這條路向東需要穿過黎山山脈進入浙西。同時山門鎮也具有相當豐富的鉛鋅礦資源,只不過由于道路交通原因,這里的鉛鋅礦資源一直沒有得到有效開發,一旦這條路修通。這里的鉛鋅礦資源立馬就會變成香餑餑。

        陸為民的三菱搖晃著穿越了一段爛路,山門鎮到古慶縣城的路段大部分都已經經過整修。差強人意,但是仍然有部分路段坑坑洼洼。

        前面那輛桑塔納2000就已經臥了泥,車輪空轉,鏟起泥漿,噴了周圍過往車輛車身一身。

        “潘秘,坐我車吧,叫你司機去和古慶那邊聯系一下,找臺車來拉起來。”陸為民放下玻璃,搖了搖手。

        魏宜康的任命昨天已經下來了,任行署副專員,估計下邊人應該都知道了,潘曉方的任命卻還沒有下,估計要等到這個奠基儀式結束之后地委才正式開會下文。

        潘曉方沮喪的搖搖頭,給司機叮囑了兩句,這才上了陸為民的車。

        “為民,還是你的車好啊,小日本兒的越野車,一臺能買桑塔納2000兩個了。”潘曉方一邊用紙巾擦拭著皮鞋上的泥漿,一邊不無艷羨的道。

        “潘秘,別羨慕我,我這是借朋友的,為此還招來不少麻煩,早就想還了,你那邊的車比我這好得多。”陸為民笑了起來。

        “我那邊?”潘曉方一時沒反應過來。

        “嘿嘿,潘秘,你沒看魏專員坐的什么車?豐田陸地巡洋艦4500,比這破三菱好多了,古慶縣委還不止一臺呢。”陸為民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你過去之后一樣可以有,古慶雖然是山區,山區產礦,礦企可是很愿意為縣委縣府分憂解愁的。”

        潘曉方愣怔了一下,心里卻涌起一陣喜悅,雖然說與魏宜康的競爭失敗了,但是眼前也有一個同病相憐的失敗者,加上陸為民話語里似乎不無艷羨之意,潘曉方那種失落感頓時消散了不少。

        “為民,別瞎說,你知道咱們這邊的事兒,文件一天不出來,一天做不得數。”潘曉方看了一眼前面兩人,顯得相當低調:“都是天涯淪落人,就別挖苦我了。”

        陸為民笑了起來,“潘秘,你可真是謹慎得緊啊,魏專員的任命都下來了,你的事兒還能拖多久?魏專員給你打下一個好基礎,你到古慶正好可以一展身手啊。”

        絲毫聽不出陸為民語氣里有什么異樣,潘曉方倒也有些佩服這個家伙的心境。

        事實上魏宜康最大的競爭對手并不是自己,潘曉方自己知道自家事兒。

        沒有在縣里擔任過一把手甚至連政府一把手都沒有當過,這是他最大的軟肋,誰都可以拿這個話題說事兒,所以他是最先出局的。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從副專員候選人里出局了,也成了他最大的隱痛,所以他也是打定主意要到縣里邊去干兩年,算是彌補這個短板,而到古慶無疑是最好的機會。

        曹剛是第二個出局的,原因無他,今年雙峰發展仍然快,但是完全被阜頭和古慶光芒蓋過,尤其是被阜頭蓋過,很容易讓人聯想起雙峰前兩年發展那么快是得益于陸為民在雙峰擔任縣長,而現在陸為民出任阜頭縣委書記,就輪到阜頭高歌猛進了,這種對比相當打擊人,而且幾乎是致命的,曹剛毫無懸念的出局了<="r">。

        真正的對決是魏宜康和眼前這一位,經濟成績上一樣的光彩照人,陸為民有孫震作為后臺,而魏宜康卻贏得了陶行駒毫無保留的支持,也許陸為民唯一欠缺一點的就是資歷,而這一次是副專員人選,在很大程度上也需要照顧陶行駒的情緒,所以陸為民出局,但是在潘曉方看來,這也許是陸為民下一次崛起的暫時蟄伏罷了。

        “為民,別給我灌*湯了,古慶的底氣都被魏專員發揮到了極致了,我么就是去蕭規曹隨,能讓古慶的輝煌別那么快的跌落下來就滿足了,今年古慶雖然能繼續占第一,但是明年呢,為民,你們阜頭如果明年能保持今年增速一半,那就該你們當第一了。”

        潘曉方睖了陸為民一眼,一臉不滿,似乎對陸為民滿嘴諛辭很是不屑。

        “潘秘,阜頭今年的情況你很清楚,明年要想保持高增速,除非地區給我們阜頭更大的支持,但是聽說陶專員有意讓魏專員來分管工業這一塊,陳專員要去管王秘書長原來管那一塊,您覺得我我們阜頭能不能收到格外照顧呢?”

        陸為民在潘曉方面前也不客氣,等兩天大家都一樣了,底細大家都清楚,古慶那點底子在魏宜康手上已經被發揮得淋漓盡致了,古慶還要出成績,也得要等到三年后柯豐公路建成之后才能真正有所突破了,除非古慶重新換一個掌舵人,以陸為民對潘曉方的了解,他不是那種真正敢大刀闊斧尋求突破的人,正如他自己所說,他能保住古慶目前勢頭就不錯了。

        不管他是不是自謙之詞,但是陸為民覺得這是實話。

        三菱越野終于在經歷了兩三段爛泥路之后走上了正途,按時趕到了奠基儀式現場。

        看見潘曉方和陸為民一起出現,現場不少人都投來了有些驚訝的目光,潘曉方有些后悔不該坐陸為民的車,這似乎有些不一樣的味道,尤其是陶行駒、焦正喜和魏宜康看過來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樣。

        但事已至此,潘曉方也沒有后悔藥可吃,尤其是看到謝玉昆跟著陶行駒亦步亦趨的架勢,他內心就更是不悅。

        自己這個行署秘書長好日子沒過兩天就遇上老板易人,陶行駒對自己很不待見,早就想把自己給踢出去,好把位置騰出來給謝玉昆,難道說現在自己向陶行駒搖尾乞憐,他就會高看接納自己了?

        想到這里潘曉方似乎又明白了一些什么,陸為民完全可以在前面就停車,卻非要在這里才來下車,這家伙似乎是在幫自己下決心呢。

        不管潘曉方能力如何,但是下一步古慶縣委書記是他,那么也就意味著在全地區經濟板塊上極具分量的一角是他在掌舵了,或許潘曉方在搞經濟上欠缺一點兒,但是機關浸淫這么多年,駕馭局面的能力并不弱,手腕也不差,如果這家伙能穩住陣腳,古慶依然是可以保持一個較為平穩的發展勢頭的。

        更為關鍵的是潘曉方在這一次被調整到古慶擔任縣委書記,也是一個無奈之下的妥協,對于孫震和陶行駒來說,潘曉方都不是最合適人選,但是對于他們各自合適的,那么就絕對不是對方能夠接受的,而陶行駒更希望把行署秘書長位置給謝玉昆騰出來,所以才會有這樣一個安排。

        而正是這種微妙處境,讓潘曉方也很猶豫,現在陸為民要作的不過是幫著他下決心罷了。

        目標月票150票,心有多遠,目標就有多高,兄弟們給票!<=""><=""><="">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