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九卷 從頭越 第二十六節 劫材

      第九卷 從頭越 第二十六節 劫材

        <=""></>  就在宋大成無比糾結痛苦的時候,陶行駒很淡然的在棋盤上擱下一枚棋子,打劫。

        “陶專員,你這么早就開始爭劫了?是不是早了一點兒啊?”一個穿著一身對襟衫我這一把鐵骨折扇的男子輕搖折扇,微笑著問道。

        “有些劫材越早用越好,不是一定要等到最后才來有,關鍵是看用在什么地方,用在什么時候。”陶行駒微微一笑。

        “唔,陶專員這番話讓人受益匪淺啊。”男子點點頭,捏了一枚白子應劫,“聽說豐州地區今年基建工程量很大,古慶據說要打通通往浙西柯州的通道,提出要與浙西經濟連為一體的構想,這個氣魄很大啊。”

        “老孟,別這么著相好不好?”陶行駒瞥了一眼對方,微露不悅之色,“下棋就好好下棋,沒這份心思,那就別下了。”

        “好,好,好,下棋,下棋,不說這事兒了。”男子連連道歉,把心思放在棋盤上。

        一局下完,陶行駒心情不錯,男子卻甚是知趣兒,閑聊了幾句,卻絕口不提先前的話題,讓陶行駒也很滿意。

        宋大成的表現不出陶行駒的意料,有些心動,又有些擔心,這是一個實誠人,和自己掌握了解的情況差不多。

        在來豐州之后,陶行駒并不太看重各縣市區的發展情況,他對各縣市區的班子領導構成更為感興趣,尤其是主要領導。

        在他看來,一地經濟發展和一地領導班子尤其是兩個主要領導配備有很大關系,蛇無頭不行,如果一個地方的主要領導在觀念思想和能力素質方面有所欠缺,那么這個地方經濟發展便不可能取得好的成績,或者說這個地方的發展潛力就會收到制約無法釋放出來。

        他也分析了豐州地區今年以來的經濟發展情況。得出的結論是李志遠在去年中做出的調整是成功的,雖然還不全面,但是效果相當明顯,只不過這個調整來得太晚了一點,省委已經沒有那么多耐心了,如果李志遠能夠更大膽果敢一些提前兩年這樣做,恐怕他的結果就不會是這樣<="l">。

        古慶、阜頭、大垣三縣的經濟發展證明了這一點,陶行駒也承認陸為民這個家伙雖然注定無法拉攏,但是在某些方面的確有過人之處。否則夏力行不會看得上他,他也不會以如此之齡走到縣委書記的位置上。

        陶行駒對陸為民并沒有太大成見,甚至還相當欣賞,因為他對陸為民從雙峰到阜頭的表現都做了相當細致的了解,要獲得陸為民的各種表現不是難事兒。他也很嘉許陸為民的表現。

        從他內心來說只要陸為民愿意向自己靠攏,他并不介意陸為民和澤鋒之間那點兒小過節。

        年輕人,年少輕狂放蕩不羈的時候誰都有過,不算是什么大問題,但是陶行駒知道不是自己過不了這個坎兒,而是陸為民無法過這個坎兒。他不會相信自己有這份肚量,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和陸為民之間沒有調和的余地。更不用說還有孫震這塊石頭橫亙在中間。

        既然無法獲得他,那么就要打倒他,如果連打倒他暫時也無法做到,那么就最起碼要做到削弱他。

        孫震以陸為民的阜頭為標桿。而陸為民也的確不負孫震的期待,雖說陶行駒在經濟運行分析會上毫不客氣的指出了存在的問題,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指出的問題只是理論上存在,只要阜頭按照目前的發展態勢。那些問題都不會成其為問題,所以他必須要敲打一下對方。殺殺對方的勢頭。

        阜頭取得成績并非陸為民一個人之功,雖然陸為民的確在其中起到了主導作用,尤其是他的一些奇思妙想如天馬行空,像這個文化旅游影視基地構想就連陶行駒都有些羨慕。

        玩旅游概念不是什么新鮮事兒,陶行駒對陸為民在雙峰搞的旅游并不怎么在意,騎龍嶺他去過,天然條件擺在那里,開發是遲早的事情,只能說陸為民眼光更敏銳一些,挖掘出了這樣一座寶山,但是陸為民在阜頭的表現就有些如逆天般的妖孽了。

        如果說拿下鴻基集團項目群打造阜頭電子工業園只能證明陸為民的堅執和韌勁兒,那么提出的這個結合文化、旅游和影視產業為一體的影視基地項目就真的讓人嘆為觀止了。

        陶行駒不知道陸為民是不是借鑒了無錫央視太湖影視基地的這個構想,但是陶行駒清楚能想到這一點固然不簡單,但更難的是如何把這個構想變成付諸實施變成現實。

        打造一個影視產業基地和打造一個風景區完全是兩個概念,風景區的核心是自然或者歷史資源本身,而影視產業基地的核心則在于影視拍攝制作,你如何能做到這一點?

        即便是阜頭有相當可觀的歷史人文資源,但是這只能從一個方面來證明阜頭具有最起碼的資格,而真正要把這個影視產業基地建設起來,不但要有雄厚的資本支持,更要有來自文宣系統的厚實人脈資源,可以說沒有中影公司和中央電視臺的支持,在目前這種狀況下,你要想把這個構想付諸實施就是一句空話,但是陸為民卻成功的做到了這一點,甚至讓邵省長都為之贊嘆不已。

        陶行駒不太清楚陸為民怎么做到這一點的,但這絕不是夏力行能幫他做到的,哪怕是夏力行現在混到了農業部副部長這個位置,但是在副部級干部中,夏力行的底蘊還是相當單薄的,他沒有這份能耐,邵涇川也只是簡略的提到了陸為民似乎和昌江省早幾任的老省委書記段子君段老爺子有些聯系,段老爺子的身份不一般,這也許是陸為民這個計劃能獲得文宣系統支持的根本原因。

        也正是這個原因讓陶行駒頗為忌憚的一方面,也是如果無法明面上打倒對方那么就削弱對方這個想法出爐的主要原因<="r">。

        削弱對方的手段有很多,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從內部攻破其堡壘,宋大成只是第一個劫材,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阜頭作為孫震的標桿旗幟,要想打壓下孫震的威信,那么讓阜頭失色就是最好的手段。

        *************************************************************************************

        喘息聲中,陸為民禁不住把身下女人白皙豐腴的雙腿扛在肩頭上,狠狠的沖刺起來。

        身下女人發出一聲如泣如訴的呻吟,全身似乎也一下子緊縮起來,讓陸為民的感覺更為刺激,動作幅度也更大,頻率更快,身下女人似乎覺察到了一些什么,忙不迭的篩動著雪白豐碩的屁股,赤紅的面龐也昭示著她也歡愉到了極致。

        *之后,兩個人緊緊的擁在一起,汗水體液混合著女人的體香,一種奇異的香氣在空氣中浮動。

        陸為民愛不釋手的撫弄著那對飽滿挺翹的椒乳,固然無法和隋立媛的*相比,但是在周圍女人中,也絕對算是本錢雄厚了,冰綾的這對肉丘雖然不敢稱得上是碩大,但是卻別有一番韻致,肌膚滑爽,如玉碗倒扣,一點嫣紅,讓人神為之奪。

        挺翹的淡粉一點在陸為民的手指捻磨下又慢慢浮凸起來,江冰綾有些幽怨的轉過身來瞪了陸為民一眼,恨恨的道:“你哪來那么大興致?也不愛惜自己身體。”

        “冰綾,你說錯了,適當的*對男人身體只有好處,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都有莫大益處。”陸為民笑著松開手,那對變形的白乳又恢復成了正常的水滴狀。

        “巧舌如簧!”江冰綾舒服的把自己身子依靠在男人懷中,把男人雙手拉過來放在自己溫軟的小腹上,享受著這份*之后的靜謐。

        “嗯,那我就在巧舌一下。”陸為民咬住江冰綾的耳垂,江冰綾身子頓時一軟,一股酥癢感又開始在全身蔓延,江冰綾打了一個哆嗦,趕緊制止陸為民蠢蠢欲動的孽根,“為民,別,休息一會兒,你不累,我也受不了啦。”

        “只有累死的牛,哪有犁壞的田?”陸為民輕輕笑道。

        “死相!”江冰綾輕輕打了那探頭探腦的東西,羞紅著臉,“哪里學來這些淫詞浪語?!”

        陸為民只是笑而不語。

        “為民,聽說你和新來的陶專員有嫌?”江冰綾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轉過頭來問道。

        陸為民心中微微一動,怎么都知道了這個事兒?

        “你從哪兒聽來的?”

        “都在說,局里邊不少人都在說陶專員在經濟運行分析會上不點名批評阜頭,尤其是批評你們的做法是在竭澤而漁,現在外邊兒都知道陶專員和你不對付。”江冰綾眼中掠過一抹憂色,“為什么陶專員會一來就針對你?他又沒在豐州工作過,難道你們以前有什么隔閡和過節?”

        陸為民沉吟了一下,他不想在自己女人面前隱瞞什么,“這個問題一言難盡,以前有些私人恩怨,但我覺得這一次可能不是私人恩怨那么簡單,可能也和現在地區局面有關。”<=""><=""><="">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