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二十五節 異動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二十五節 異動

        電話那一頭似乎沒有了聲音,稍等片刻之后,安德健的聲音才傳過來:“為民,豐州這邊情況可能有些變化,如果有時間,你回來一趟,算了,我抽時間過來一趟。”

        陸為民大吃一驚,情況有變化?難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能讓安德健親自到自己這里來一趟,這意味著什么?難道安德健要動?這一段時間沒聽說什么風聲啊?

        “安部長,出什么事情了么?要不我請假馬上過來?”

        “不用,也不是那么緊急,不是什么壞事兒,你不要緊張過度。”安德健在電話里笑了起來,倒是讓陸為民稍微放松一些,他聽得出來安德健笑聲不是那種故作輕松的,而是真的在笑,估計應該是有什么讓安德健難以取舍的事情,這更加了陸為民內心的好奇。

        安德健的老辣深沉他太清楚了,即便是茍治良這樣老奸巨猾的人物都一樣難以在安德健面前占到上風,所以地委里邊也有傳言說,茍治良和安德健兩人是豐州地委一對最奇特的組合,最勢均力敵的對手,李志遠也是最欣賞這對組合,既可以利用茍治良來壓制安德健,又可以用安德健來平衡安德健,地委里邊其他幾位,都要比這兩位遜色不少。

        “那是不是我要動?”陸為民心中微動,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電話里沒有聲音,陸為民心中一緊,難道自己真的猜準了,自己正式當選縣長不過半年時間,難道要挪動自己?

        那會是到哪兒?

        地直機關里邊?

        不太可能啊,自己資歷這么淺,就算是有心要提拔自己,也沒道理把自己擱在地直機關里邊哪個部門去擔任一把手啊,讓自己像李廷章那樣去當個二把手,恐怕地委行署也說不過去吧,若真是這樣,安德健也不至于這種態度,那是讓自己去哪兒?

        經濟技術開發區?

        陸為民心中一亮,難道是地委行署覺得經開區現在的情形不佳,要讓自己去經開區?

        這種可能性很大,實際上陳鵬舉接替譚德凱兼任經開區黨工委書記之后,就曾經在自己面前流露出過讓自己到經開區擔任主任的意思,陸為民估摸著陳鵬舉大概也是去和李志遠談過,但是應該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那個時候陸為民也覺得可能性不太大,畢竟自己剛當選縣長,**這邊的架子也才搭起來,工作也才走上正軌。

        而且說實話,陸為民對經開區的興趣也不大。

        經開區說穿了無外乎就是一個純粹以招商引資和發展經濟的綜合性實體,再說一句難聽一點的話,經開區除了位置和基礎設施條件好一些,得到地區扶持力度大一點,其他和這些縣份相比,對發展經濟來說優勢不小,但是對于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來說,意義真的不大。

        只不過如果地區那邊因為省上壓力太大,真要讓自己去經開區這種可能性還真不小,今年半年已經快過去了,豐州地區的經濟發展除了**、淮山還算好外,豐州市和南潭縣相比前兩年都有些萎靡,這更拖累了全地區的經濟增速,陸為民在猜測是不是地區那邊有些坐不住了,所以才有些想要動一動。

        陸為民猜得沒錯,豐州地委的確有些坐不住了。

        五一騎龍嶺風景區開門試營業搞了隆重的慶典儀式,不但邀請了國內一些著名歌星舉辦了一臺演藝節目,也邀請了省里的領導,省委副書記劉運書、省委常委、組織部長董昭陽都參加了,地委行署班子幾乎是到齊。

        騎龍嶺風景區的開門試營業搞得很火熱,儀式結束之后,劉運書分別找了李志遠和孫震單獨談話,但是安德健感覺得到,劉運書與李志遠、孫震的談話并不愉快。

        至少安德健知道劉運書離開之后那幾天時間里李志遠心情都很差。

        劉運書現在是分管經濟工作的副書記,在省里所處的位置也很微妙,他之后繼任常務副省長的陶漢是省委書記田海華的嫡系,而劉運書和省長邵涇川之間的關系素來不睦,劉運書急需要一些成績來證明自己。

        而李志遠是劉運書擔任常務副省長時向田海華力薦的人物,沒想到李志遠這兩年在豐州的表現平淡無奇,豐州經濟這兩年除了**之外沒有太大亮點,這對劉運書在田海華心目中的印象頗有影響,所以劉運書極力想要扭轉這個印象,大概也給李志遠施加了不小的壓力。

        董昭陽也分別找了茍治良和安德健談話。

        董昭陽和茍治良談了一些什么安德健不清楚,但是估計和與自己談話內容相差不會太大。

        這位新任組織部長很明確的表示省委對豐州地區在干部任用選擇上不太滿意,認為豐州地委在干部選拔任用上的方向性不明確,沒有旗幟鮮明的表明導向,提出選拔一批在經濟工作上有能力、經濟工作中有實績的干部到更重要崗位上扛起重擔很有必要,對于那些在位置上尸位素餐不思進取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人要堅決毫不留情的換下來,不能因為一任干部的平庸而貽誤了一地的發展機遇,要真正做到能者上、平者讓、庸者汰,打破干部提拔任用上的資歷、年限等條條框框,一切以能力和實績為標準。

        董昭陽毫不諱言的告訴安德健,這是近期省委常委會集體意見,對全省各地市都適用,但是豐州尤其緊迫。

        安德健還是第一次聽到省里領導對豐州地區的工作如此毫不客氣的批評,這讓他這個組織部長也一樣是有點兒汗流浹背的感覺,雖然這是針對整個豐州地委的批評,但是作為組織部長,在干部選拔任用上,自己是有責任的,他也真是有點誠惶誠恐的向董昭陽作了檢討。

        好在董昭陽接下來的談話還算是安撫了安德健,但是也很隱晦的對他的工作提出要求,要求他作為一個地委委員,一個分管組織干部工作的組織部長,要敢于在工作中堅持原則,不要因為其他人的態度而作無原則的讓步,這話含義很深,也讓安德健頗費思量。

        劉運書和董昭陽離開之后,豐州地委行署一幫人心情都糟透了,從**返回豐州的路上,一行人在車上幾乎就沒有多余話語。

        五月份到六月初,李志遠和孫震兩人就分別到各縣調研工作,兩個人幾乎是如梳子梳頭一般,挨著挨著把豐州地區六縣一市一區走了一遍,而且這一次調研工作還不是一人走幾個地方,而是李志遠由南至北,孫震由北至南,各走各路,每個縣市區兩個人都各自走了一遍,這其中蘊藏的含義就太深了。

        陸為民的敏銳讓安德健也頗為感慨,這個家伙的政治嗅覺上敏銳性絲毫不亞于他在經濟工作上表現出來的能力,而且這家伙現在也是日趨成熟,尤其是和董昭陽的兒子的結交上也能看出這家伙心思深遠,對這一點安德健也只有高興的份兒,畢竟陸為民要長大,要成熟,他也有他自己的抱負,那么自然也就要有他的手段做法。

        “為民,現在還不好說,不過現在咱們豐州的局面不是很好,省里不太滿意,地委這邊壓力很大,哼,也許真是到了打爛破壇爛罐的時候了,這么修修補補的過日子是過不下去了。”

        安德健的話語里也很隱晦,他到現在也沒有猜透李志遠究竟打算怎么大動。

        晚間李志遠很突兀的把他叫到辦公室里談了將近兩個小時,談到了他調研中看到的各縣市區存在的問題,談到了一些領導干部思想僵化抱殘守缺,對改革開放大形勢下的各地發展變化麻木不仁漠不關心,對自己工作還是老一套因循守舊按部就班,也明確告訴安德健組織部門要認真對現有縣市區班子進行一個考察,尤其是要對那些嚴重不適應當前形勢發展的班子進行研究,拿出意見來。

        李志遠的意見很清晰,但是那些班子嚴重不適應當前形勢發展了,除了古慶、阜頭和大垣外,今年豐州市和南潭的經

        濟增速也在滑坡,經開區的局面也沒有完全打開,這個縣市區的班子是否要列入研究范圍,李志遠沒有明言,這讓安德健也有點兒吃不準。

        但是有一點很明確,這一次李志遠是下了決心要大動了,再不有所行動,估計就該是省委對他有所行動了,如果他不想被挪到那個混吃等死的部門去慢慢老死,他就必須要拿出動作來,這大概也是劉運書給他下了最后通牒了。

        面對安德健這幾句沒有多少營養意義的話,陸為民也不好搭腔,只好不吭聲,安德健大概也意識到自己在陸為民面前發這些牢騷毫無意義,緊接著道:“我的意思是,如果地委讓你去經開區,你有沒有興趣?”

        陸為民心里咯噔一響,“地委想讓我去經開區?”

        “怎么,你不想去?”安德健追問。

        “嗯,安部長,雖然經開區是個很風光的地方,陳專員也與我很合得來,但是我不想去,我更喜歡在一個能夠對我自己各方面能力都得到鍛煉的位置上。”陸為民直言不諱。

        來吧,月票,俺已經奮斗十五天了!獎勵幾張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文學注冊會員推薦該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