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八節 相逢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八節 相逢

        “我可能要走,也就是這一兩個月吧。”夏力行說得很輕描淡寫,“至于說去什么地方,暫時不清楚,但是有個大概意向了,中央部委,也是中央考慮我在下邊工作時間這么長,給我一個進京開拓眼界長長見識的機會吧。”

        “秘書長若是進了京,那是天大的喜事兒,日后我到京里辦事兒可算是找到大樹可依了。”陸為民咧著嘴傻樂。

        “哼,你的大樹還少了?”夏力行本想調侃對方一下,但是想想算了。

        雖說段子君也算是陸為民在京里找到的一個奧援,但是那畢竟是陸為民在偶然機會下遇上的機緣,至于說后來陸為民刻意經營追逐,那也是為了**的發展,曲雙公路將近兩千萬的資金,若是沒有段子君在其中發話幫襯,想都別想,交通部什么時候能考慮到像曲雙公路這樣的省道上來了?沒有交通部這一千多萬的啟動資金,省里交通廳也絕不會配套,自然也就沒有豐州地區的配套資金了,僅此一項對于**和曲陽來說那就是功德無量。

        聽得夏力行那么一說,陸為民心中也是一抖,后來看夏力行并無責怪之意,陸為民心里也才稍稍安定下來。

        “老董的確可能要接任陶部長的班,而且我和老董也比較熟悉,他是搞企業出身,對工業這一塊是內行,你們縣的鄉鎮企業改制已經結束了,他也了解了一些情況,聽說要下來看看?”夏力行接上前面的話題,“如果他要下來看一看,這是一個契機。”

        “嗯,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向董省長匯報了一下,他說會在近期抽時間來看一看,我們縣的情況較為特殊,全省第一個鄉鎮企業產權量化改制徹底改完的縣,雖然鄉鎮企業數量和規模都很小,但是改制前和改制后企業的變化很明顯,甚至可以說突出,尤其是幾家本來產品是有市場的,一經改制后便爆發出了生機活力,前后對比很強烈,很具有看點,所以我也推薦給了董省長,……”

        陸為民介紹得很細致,把自己這一段時間的工作情況原原本本的拉通介紹了一遍,甚至也包括自己和縣里其他領導在紫臺化工項目上的分歧,以及為什么想要借助董昭陽下來視察這個機會來推進縣里污水處理廠項目的考量,讓夏力行也頗感意外。

        自己還是小瞧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夏力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環保這個問題已經開始逐漸在各地都暴露出來了,雖然不少領導在臺上都是言辭鏗鏘的強調,但是真到了下邊具體事情上,環保的話語權卻是很輕的,陸為民在環保上的看重和堅持給夏力行相當意外,但更讓夏力行感到意外的是陸為民居然考慮用這樣一個機會來達到目的,不能不讓夏力行內心也有些觸動。

        “為民,環保很重要,正如你所說的,很多東西我們目前沒法預測到,也沒法看到,要保護好一片青山綠水留下給子孫后代,這說易行難,在現行的考核機制下,gdp和財政收入決定了一地主官們的政績,你要讓他們為了這一點而卻考慮現在看起來有些虛幻的污染問題,很難,對于紫臺化工這個項目我不了解情況不好作出評價,但是我知道你不會無的放矢,做事多考慮,如果你認定的事情,那就堅持去做,但是可以在策略上多琢磨。”

        夏力行的這番話讓陸為民終于放下了心,這意味著夏力行是支持自己這么做的,而且也認可了找董昭陽這條明顯有點走偏門的路子。

        董昭陽也并不了解紫臺化工這個項目對**縣的影響力,這不僅僅是一個投資項目,更多的是意味著日后**的發展路徑上對于這樣的問題該怎么來定性處理的方向,這也是陸為民為什么不遺余力想要在這上邊做文章。

        “為民,我要走了,我覺得這也許對你是一件好事,我在昌江一天,你多多少少會受到我的影響,很多人想到你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考慮到我,其實你在**的表現已經證明了一切,但是這些人總還是會覺得,是不是夏某人又給了姓陸的多少支持,又給他介紹了多少資源,另外在考慮用你的時候,或許也要想一想夏某人會怎么想,這反而制約了你自己的發展,讓你在做事的時候也不時要考慮我怎么看,好在你現在正在逐步擺脫這層束縛,這很好,我走了,我相信你可以做得更好,你又這個能力,……”

        從夏力行家中出來時,陸為民覺得自己頭都有些熏熏然了,他沒有喝酒,但是夏力行語重心長的話比起醇酒來更醉人。

        夏力行很少這樣長篇大論的和自己談工作,更多的是言簡意賅的點撥,但是今天夏力行也和陸為民破天荒的說了許久,詢問了**今年的發展情況,了解了**下一步的打算,然后談到了他的看法和意見,相當難得。

        取了車,陸為民駕車上路。

        秋老虎的威力尚未完全散去,十月下旬了,暑氣似乎尚未完全散去,往年這個時候已經需要穿外套了,而現在一件厚一點的襯衣依然可以挺得住。

        女孩子們都還在抓緊這段短暫的時間盡可能的展示她們靚麗的身材,百褶裙、包裙、連衣裙、短裙、半截裙、長裙,百花爭艷,香氣馥郁,尤其是在古堡這一帶的商業繁華區,更是可以一覽無余。

        晚上去哪兒也是一個問題,現在才八點過不到九點,回**太晚了一點,陸為民也不想那么累,明天陸為民也還打算和蕭勁風見見面,據說他有一些更好的想法,想要和自己聊一聊。

        回御景南苑?陸為民回憶了一下自己怕有一個多月沒有回去了吧?和甄妮之間的關系似乎也變成了眼下這種波瀾不驚的模樣,上次回去甄妮例假來了,倒讓兩人少了不少尷尬,只是親吻相擁這樣的動作畢竟不需要太投入。

        這一帶的確太熱鬧了,即便是在晚上,依然是車水馬龍,陸為民對這一帶也還算熟悉,不到紅綠燈便拐彎,岔上旁邊一條林蔭小道,三拐兩轉,走到了靠近桂溪邊上的一條僻靜小路,這里是原來省歌舞團的宿舍區,從這里繞過便可以避開前面諾曼大廈那一帶商業繁華區。

        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陸為民打開車燈,這條路不算寬,陸為民開得不快,前方拐角停著一輛紅色夏利,兩個女人身影從歌舞團老宿舍大院出來,正準備上車。

        陸為民放慢車速,這條路本來就比較窄,夏利車停車位置聽得不太好,不但處在拐角處,而且車子也比較靠中間,再過一輛車也行,但是陸為民擔心自己這一過去別剛遇上夏利車起步,又在這拐角處給擦掛一下就麻煩了,尤其是女司機更難纏。

        這年頭女司機多半都是新手,而且出了事兒還蠻不講理。

        夏利和奧拓目前是國內最為時尚的私家車代表,當桑塔納、捷達和富康以及捉襟見肘的標致還在為爭奪公務車份額的時候,當日本車還在先富起來的百萬富翁們身邊徜徉的時候,夏利和奧拓這對兄弟則是在剛剛有幾個閑錢卻又不甘寂寞的中產階層雛形群體中誘惑著他們了。

        面包車檔次似乎低了一些,而桑塔納捷達們的價格委實太高昂了一些,那么夏利和長安就成了很多人的首選,而乖巧的夏利和有棱角的奧拓則是血拼著爭奪這幫日后可能會逐漸升級到雷克薩斯、奔馳e或者寶馬5的客戶們。

        就在兩個女人正在開車門的時候,幾道人影從道路對面一閃而至。

        陸為民這才發現對面樹下停著一輛雪佛蘭魯米那mpv,看上去有些眼熟。

        “喲,虞美人,今兒個總算是等到你了吧,嗯,不錯,還拉上了一個添頭,嘿嘿,今天怎么說?濤哥可是找你好幾回了。”帶頭的一個平頭男將身體把駕駛室那邊車門壓住,身體靠在夏利車上,環抱雙臂,一臉壞笑。

        兩個女人并沒有驚慌失措,顯然也是見過一些世面的。

        “光子哥,你問問你們濤哥,不是早就說好那件事情了結了么?他大人大面的,當著那么多人說過的話,怎么就當放屁一樣么?”

        女人粗野的話語聽起來有些耳熟,陸為民皺起眉頭,緩緩踩住剎車,那家伙背后還有兩三個人正好把路擋住了大半,三菱車要過去,就得壓著對面的馬路牙子過了,沒準兒這樣過去還得招惹這幫人的不順眼,更為重要的是,他認出了被攔住的那個說粗野話的女人。

        虞萊,岳霜婷的朋友,或者說熟人。

        這里是歌舞團的老宿舍,陸為民反應過來,看樣子這幫家伙是專門來這里堵虞萊,那濤哥不知道是不是指的就是汪曉濤?

        陸為民覺得越來越有趣,也越來越信這個緣分了,難道說真的是因為那一晚那件事情?似乎虞萊不太可能和汪曉濤有太多的交道吧,就算是有,只怕也是那一晚的事情牽連出來的吧。(未完待續。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