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二節 強項令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二節 強項令

        <=""></>  第七卷快馬加鞭未下鞍第五十二節強項令

        鄧少海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陸為民,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為什么?為民,我需要一個真實的理由,而不是你這個似是而非的借口!”

        “我說過了,這就是我真實的想法,沒有別的原因。..

        ....”陸為民早就知道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就能把鄧少海說服,但是他還是沒有想到鄧少海在這個項目上表現的如此強硬而激烈,甚至是懷疑自己在這個項目上有什么個人私心,這讓他也有些失望和遺憾。

        “問題是你所說這些都是臆想和虛構,根本不成其為理由,沒有發生的事情,你憑什么就下斷語?”鄧少海幾乎要咆哮起來了,臉漲得通紅,像一頭發怒的獅子,“污染污染,你把污染提到這么高的高度,難道其他企業就沒有污染?國情如此,你要標新立異,那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項目被別人奪走,最終吃虧的還是我們自己。”

        “老鄧,你冷靜一些,我沒有說不允許這個項目在我們**落戶,但是化工項目的污染情況你應該清楚,帶來的長期污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即便是環保設施再齊全,但是我們都知道以目前的工藝,根本無法做到不污染周圍環境,而且據我所知這個項目如果要想確保污染減少到最小,環保治污設備投入巨大是一回事,而且運行起來投入更是不小,我很懷疑這個企業能否做到<="l">。”

        陸為民頓了一頓,看著鄧少海,“老鄧,你向我保證沒有意義,這里只有你我兩人,你捫心自問,你真的確信這個企業建成之后能做到這一點?”

        被陸為民的話噎得幾乎要說不出話來,氣得胸脯急劇起伏,鄧少海不知道陸為民究竟是吃錯了什么藥,怎么就這么執著糾結于環保這一點,紫臺化工投資方已經明確提出他們會上最先進的治污設備,也會用國內最先進的工藝流程,當然你要說做到一點污染沒有肯定不現實,但是陸為民卻咬著這一點死犟,這讓鄧少海真的有些生氣了。

        “為民,我覺得你有些過于苛求和預先假定了。我說了,你要做到化工企業一點污染沒有,那不現實,放眼國內,再先進的工藝流程,多多少少都會有些污染,但我們自信可以把這個危害下降到最小,縣里也有環保局,地區同樣也有環保局,他們的職責就是監管。我希望你能理性現實一些,不要被那些流于書面研究的東西所約束,紫臺化工算是相當注重這方面的,他們也要立足于長期在我們**發展,,肯定會考慮到這一點。”

        “老鄧,我們現在可以這樣說,但是事實上你我都清楚,紫臺化工雖然投資這么大,其工藝流程并非很先進,產生的污染并不小,至于說治污設備,啟用運行的成本相當高,而且即便是全面啟用,一樣會有相當大污染無法處理,會對周圍環境造成影響,尤其是對地表水和地下水的污染,更為嚴重,在這一點上,如果沒有一個周全的解決辦法,相當危險。”

        陸為民不為所動,他知道鄧少海所說的沒錯,但是關鍵在于他對黨委政府是否能做得到沒有信心,如果無論哪家企業都能完全嚴格按照國家亦有法律法規來執行,那就真的一切ok了,問題是可能么?

        就像他和章明泉所說的那樣,面對那樣大的利益,炙手可熱的gdp,利稅,勞動力就業,歸結起來就是顯赫無比的政績,甚至也還可能夾雜某些人私人利益在里邊,而出的問題也許當時不彰,可能要等到多年以后才會見得出危險,這種情況下,你能擋得住么?

        陸為民不認為自己可以做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與其到那時候來懊悔,最終還是要得罪人,還不如現在就把事情攤開,把問題扼殺在萌芽階段,雖然現在這個階段對于即將面臨選舉的自己同樣不是好時機,但是他至少可以求一個心安。

        “你的意思是有一個周全的解決辦法,就可以?”鄧少海松了一口氣,“我記得你說過翻年縣里要考慮建污水處理廠的問題,那么紫臺化工如果真的有無法處理掉的污水可以通過縣里建的污水處理廠來解決啊。”

        “老鄧,縣里要建污水處理廠,那是處理生活污水,如果要處理工業廢水和污水,尤其是化工企業的工業污水,恐怕力有未逮。”陸為民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很難說服對方,但是現在他又不得不這樣做,他知道這樣可能會使自己和鄧少海本來十分密切的關系出現一道難以彌合的裂痕。

        死死的盯住陸為民,鄧少海沉默良久,“為民縣長,這個項目我覺得很有價值和意義,對于工業試驗園區來說,也是一個招商引資的重點項目,我和曹書記以及老葉他們都商量過,他們都很看重這個項目,認為這對于我縣加快工業強縣的建設很有幫助,這個項目縣里必須要推進。”

        陸為民聽出了鄧少海話語中隱藏的意思,那就是他不會在這個問題上妥協,堅持要推動這個項目,這在陸為民預料之中。

        “老鄧,你有你的觀點,我有我的堅持,我想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可以各抒己見,開誠布公的交換意見,也應該集思廣益,對這個項目進行更充分完善的論證,這樣更加科學,也對于我們自己更加負責任,你覺得呢?”

        陸為民態度很坦誠,但是看在鄧少海眼中卻是格外不是滋味,他當然清楚陸為民的意思是什么,陸為民這是要把這個問題復雜化,甚至可能提交到人大那邊去,企圖利用人大那邊的力量來阻撓這個項目,他站起身來,輕輕的哼了一聲,“那隨你的便<="l">。”

        鄧少海和陸為民的爭吵很快就在縣委縣府大院里傳開了,這是鄧少海來**之后第一次和陸為民公然爭執,而且爭吵的激烈程度更是讓所有人為之瞠目結舌。

        曹剛揉了揉自己下頜,微微苦笑,看來這個家伙還真是不一般的強項,同樣的故事又要在**上演?

        陸為民利用人大的聲音來制約反對聲音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他在南潭的時候就嘗到了這個問題的苦頭,啟天紙業至今仍未能在南潭縣經濟技術開發區落戶,征用數百畝土地依然荒置,為此曹剛也是想盡了一切辦法才算是脫責,否則僅僅是來自省委組織部的影響就有可能讓他從南潭縣長升任**縣委書記的希望落后。

        不過現在他作為縣委書記,站的高度不一樣,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樣了,當年安德健可以用一招如封似閉太極推手把啟天紙業推到了縣人大那邊,硬生生把這個項目給擱到了他升任地委秘書長之后,他曹剛卻沒有那么多時間,這個項目必須要有一個明確說法,而且正是鄧少海和陸為民鬧崩的時候。

        看似他應該支持鄧少海壓制陸為民才是最佳策略,曹剛也自信可以在這常委會上可以輕而易舉的壓倒陸為民,在紫臺化工這個項目上除了陸為民自己外,可以說他很難獲得其他常委們的支持,包括馮可行和關恒這些陸為民的鐵桿盟友們。

        紫臺化工是地區行署常務副專員焦正喜引薦來的項目,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項目的確具有投資規模大,建設時間短,建成之后效益大,帶動勞動力就業也不少,從理性角度來判斷,這個項目是絕對值得支持的。

        但是曹剛卻知道陸為民不是蠢人,他之所以要堅決反對這個項目自然有其道理,紫臺化工可能帶來的污染問題是不容回避的,什么前期環評和企業治污設施建設這些表面上都是光鮮,但其實卻瞞不過人,他曹剛知道,鄧少海也知道,但是誰都不會認為這點兒問題是拒絕這個項目的理由。

        在這個問題上,曹剛雖然內心也認為這個項目必須要拿下,但是他也和陸為民有同樣的憂慮,這個企業一旦建成落戶,立即就會帶來污染問題,如果這個污染問題在很短時間內就會爆發,甚至引起其他社會問題,那么他這個縣委書記是脫不了干系的,尤其是在陸為民堅決反對這個背景下,就更容易被人拿來當事兒說。

        從某個角度來說,曹剛還真有些佩服陸為民這個家伙的勇氣。

        為了堅持他自己的意見,竟然不惜和他的鐵桿盟友撕破臉,要知道鄧少海是焦正喜信任的人,而焦正喜把這個項目交給鄧少海,一方面固然是信任鄧少海,要位鄧少海拉政績,另一方面同樣這個項目在**落戶產生巨大效益,也能為他焦正喜爭臉。

        他陸為民不是不清楚這里邊的故事,而且也知道就算是通過這個項目落地,那也是縣委集體決策,和他這個縣長關系并不大,但他還是要硬著脖子要阻攔,這究竟是一種不會做人還是政治幼稚?曹剛還真是不好判斷,或者真是高瞻遠矚擁有一份政治良心,要先天下之憂而憂?

        淡定從容面對地震,繼續碼字,求精神撫慰票!(未完待續。<=""><=""><="">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