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節 不一樣的風情

      第七卷 快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節 不一樣的風情

        <=""></>  隨著豐州地區建右之后.豐江沿岸大蜆模開發.行政中心也向豐江沿岸遷移,覺察到這一趨勢的房地產開發商也開始向這一區域的布局。

        雖然這個時代的房地產開發還停留在較小規模的情形下,豐州也沒有幾家像樣的房地產開發商,但是像隸屬于地區建委下邊的豐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豐登酒廠出資組建的豐登房地產有限公司、長風機器廠勞動服務公司下屬的長風房地產有限公司、北方機械廠勞動服務公司下屬的北方房產開發有限公司這幾家企業背靠著自己身后的大樹,也開始在豐州房地產市場開始小規模的試水。

        豐州原來是一個城區面積狹窄的縣城,成第七卷快馬加鞭未下鞍第二十節不一樣的風情立地區之后,由于豐州地委行署以及下邊的直屬部門都要建設行政辦公樓,加之豐州市區的城市規劃也進行了巨大調整,直接催生了大批集體和私人的建筑企業出現。

        而伴隨著建筑行業的火爆和豐州經濟發展,房地產市場也成為一個引人關注的焦點,一些集體和私人建筑公司也開始有意識的把業務延伸到房地產開發,只不過這些企業限于資金,還只能是小心翼翼的做一些規模較小的單一樓棟或樓盤,還遠無法和幾大具有國資背景的房地產企業相比。

        地委行署正式搬遷標志著豐江沿岸這一片新區的建設已經初具規模,十多棟或高或低或大或小的行政辦公樓次第竣工,地委行署和絕大部分行政機關應從原來的臨時辦公地點搬遷到了這一片區域,使得這一片新區迅速形成<="r">。

        豐州地委行署在之前考慮以行政中心搬遷帶動豐州城區發展時就有所考慮,陸為民當時也是出謀獻策的主力軍,就提出不要把行政部門和生活區建設得過于集中,而是采取適度第七卷快馬加鞭未下鞍第二十節不一樣的風情集中,均勻布局,在市政基礎設施的建設上盡可能的拓展擴大范圍,這樣可以利用行政部門和生活區的搬遷來有效的提升所在區域土地的價值,讓囊中羞澀的地區財政和豐州市財政都能從中獲益。

        這個建議也獲得了認可,在規劃布局時,行政部門的布局也有意識的較為分散,生活區則從當初的統一為一個生活區一分為三,變成了三個生活區,分別相隔一定距離,而期間空留出來的地塊也比較多,而當這些行政部門和生活區開建之后,這些空留地塊價格迅速飆升,尤其是到后期行政部門的辦公樓已經初步成型之后,這些地塊價格已經翻了幾番,讓無數有意涉足房地產開發的企業捶胸頓足懊悔不已。

        而伴隨著長風機器廠和北方機械廠搬遷到豐州已經成定局,而一些區域的土地重新進行調整之后,這一次那些房地產開發企業終于不再遲疑,開始在長風機器廠和北方機械廠的生活區周圍花重金拿下那些尚未空留地塊,興建商業樓宇和商住樓。

        御庭園就位于豐登房地產公司在豐江岸邊獲得的一塊土地上建起的一座十二層樓豐登大廈旁邊的副樓中。

        豐登大廈作為豐登酒廠下屬的豐登房地產有限公司開發,豐登酒廠的行政辦公部門和業務部門也都搬遷到了這里,原來的豐登酒廠也就變成了生產區,而這座副樓則和豐登酒廠無關,是豐登房地產有限公司開發建設之后整體出租給了一個外地女人,這個女人花巨資將這棟附樓和庭院裝修出來,也就成為豐州現在首屈一指的銷金窟。

        當然,豐州城里消息靈通的人對這個年輕女人的來歷也是眾說紛紜,有說是豐登酒廠廠長徐世昌兒子徐劍戈的情人,還有人干脆就說是徐世昌的情婦,也有說是行署副專員焦正喜的干女兒,還有說是省里某位領導的姨妹子,總而言之這個女人來頭不小。

        陸為民抵達御庭園時,就看見了已經在門廳內站著那個妖嬈風流的女人。

        盛夏季節,穿旗袍對于女人來說并不是一個好選擇,不過淡粉色的絲緞旗袍穿在這個女人身上頓時就多了幾分緋色氣息,無袖旗袍讓兩條白晃晃的膀子配搭著顫顫巍巍的豐胸,修長如天鵝般的頸項一條翠玉、

        鏈子倒是把這個女人那份冶艷氣息收斂了不少。

        女人有一雙相當明麗的美眸,或許漂亮女人都有這個特點,雙手很優雅恬淡的搭在一起擱在小腹前,一顰一笑,如果手指尖再夾一支摩爾煙,那就真有點兒電影電視里海派交際花的味道了。

        粱炎正在和那牟女人閑聊,似乎他們認識,陸為民心中也是一動.看樣子粱楚他們來豐州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那也就意味著如果他們真是沖著曲雙公路工程而來,這個時候找到自己頭上,只怕也早就做足了工作。

        “炎哥。”

        陸為民是打的過來的,豐州第一批出租車在去年才正式開始營運,并批一百輛夏利,但是很快就無法滿足需求,在今年年初又增加了五十個頂子,預計到年底還需要增加投放三十到五十輛。

        按照地區交通局的要求,統一規定為天津夏利,也可以用富康或者桑塔納,只不過從成本考慮這兩類型車不是出租車公司的選擇。

        “為民來了?”沒有想到陸為民會是打的來的,粱炎一詫之后也就迎上來,“這么低調?”

        “方便就好<="l">。”陸為民擺擺手回絕了粱炎遞過來的煙,粱炎吸煙,但是沒什么煙癮,抽得很少。

        “這位是陸縣長吧?久聞陸縣長少年英發,是我們豐州地面上的一位才俊,婉茹慕名已久,今日才有幸得見,才覺得那些傳言都不足以形容陸縣長的真容。”女人笑起來豐腴的臉龐上兩朵酒窩格外迷人,微微垂下的幾絲秀發落在光潔的額頭上,似乎一下子就把白皙光滑的額頭分成了無數份魚白玉。

        “為民,來我介紹一下,這是季婉茹季總,御庭園的老板,季老板,為民我不用介紹了,你都知道了,看樣子為民也是第一次來這里,這可不行啊,季總在豐州地面上討生活,為民應該多照顧才對。”

        粱炎對這位季總的真實身份也不太清楚,但是幾個朋友中似乎對這位季總很是高看,倒也讓他對這個來歷有些神秘的女人多了幾分好奇,好在他也沒有什么其他打算,豐州城里就這么幾個像樣一點的場所,御庭園環境算是最好的,尤其是這個不大不小的庭院,曲曲折折的走廊可以把客人們碰頭的幾率降低不少,很適合一些比較私密的聚會。

        “炎哥,你說錯了,季老板這是忖生活么?御庭園引領了我們豐州餐飲娛樂界的時尚風潮,成為我們豐州餐飲娛樂行業的翹楚,像豐州飯店的錦瀾苑還有天河飯店的天堂娛樂城對御庭園都是羨慕嫉妒恨,估計季老板現在都應該是他們最恨的人了,沒準兒整天就拿個季老板的木偶,用針猛扎呢。”

        陸為民的玩笑話讓粱炎和季婉茹一愣怔之后都哈哈大笑,尤其是季婉茹更是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亂顫,胸前那一堆傲人蓓蕾饒是有乳罩鎖定,一樣是跌宕起伏,讓人望之鼻血噴涌。

        季婉茹怎么也沒想到眼前這個大男孩一般的男人居然能說出這樣一番風趣話來,委實有些顛覆之前她對陸為民的認知。

        作為在豐州地面上搞餐飲娛樂這一行的人,尤其是一個女人,自然不可能不對豐州地面上三教九流要有所了解,陸為民雖然只是在雙峰,但這個前地委書河小說網,現在的雙峰縣代縣長,在豐州城里的名聲可真是如雷貫耳。

        年輕,高官,聲名顯赫,和豐州四大公子之首的芶延生兩度發生沖突對抗,芶延生都在其手下狼狽不堪的吃癟而歸,簡直就像是一部經典的傳奇故事。

        但是季婉茹到豐州經營這個御庭園大半年了,可以說豐州地面上形形色色的官員領導見了大半,豐州下轄各縣市區的頭頭腦腦也大都認識了,卻唯獨沒有見過這個俊彥人物出現過,這讓季婉茹也是對這個男人相當好奇。

        她一直以為能夠這么年輕當時縣長,就算是有前任地委書記的光環籠罩,那也應當是一個相當乖覺的人物,但是又能夠讓芶延生吃癟兩次,那也應該是一個相當霸道驍悍的角色,沒想到今天一見,既有些在意料之中,更多的是出乎意料之外。

        女人即便是笑得花枝亂顫,依然保持著那種豪放中的優雅,一只手擔在腰腹間,一只手肘部擱在腰際一手掩嘴,渾身上下洋溢著迷人的氣息,難怪說這個女人一在豐州出現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更讓無數人對這個御庭園趨之若鶩。

        陸為民估摸著有很多人大概都是沖著這位季總的目光而去,就這股子其他女人難以比擬的豪放風情,不是光憑臉盤子漂亮或者身段好所能比得上的。

        能要幾張票么?清明碼字的苦逼啊。!!!<=""><=""><="">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