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八十一節 是劫,是緣?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八十一節 是劫,是緣?

        <=""></>  坐在床前看著就在自己身畔安然入眠的女孩,好一陣后,陸為民才收拾起內心滾蕩的情懷,讓自己的思緒回到正題上來。

        晏永淑的事情不是他能決定得了的,他能做的只能是在心理上給岳霜婷一份安慰和鼓勵,讓她不至于被焦躁絕望的情緒所困擾,另外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讓晏永淑最大程度的避免被重判。

        他原本不想去找曹朗,但是想了一想之后,他覺得恐怕還得要麻煩曹朗。

        省里邊的律師恐怕沒幾個敢接這個案子,縱然是接下了,在這種環境氛圍下,能不能達到目的都很難說,明知道效果不好,陸為民寧肯不去做,要做就要做好。

        陸為民不認為就找不到愿意接手這個案子的律師,正是因為這個案子的復雜性和敏感性,讓很多律師望而卻步,但是也才會吸引那些不甘寂寞想要在這些在一定領域內具有相當敏感性的律師來博上一把。

        這個案子的特殊性足以吸引那些不完全沖著錢來的律師,這一點上,陸為民有充分自信,即便是省里邊可能也有律師愿意干,陸為民只是擔心省里的律師可能會受到各種因素掣肘,如果有來自外邊尤其是京城的律師和昌州本地律師聯手,那么在這個案子上也許就起到一些作用了。

        陸為民對昌州和京城那邊這方面的情況都不熟悉,昌州這邊還能通過其他渠道來尋找合適的人選,但是京城那邊,陸為民算來算去也只有曹朗這個死黨能靠得住了。

        昌州這邊陸為民打算找一找鮑成鋼,作為在昌州浸淫了多年的老刑警,和律師打交道的機會自然不會少,當然和公安打交道的更多的是刑辯律師,不過這個時代,律師都是吃雜家飯的,只要能掙錢。只要有本事,一法通萬法通,都能接下來,現在這個時代的律師們還談不上什么過分細化的專業分工。

        窗簾拉了起來。昏黃的臺燈下,女孩嬌嫩白皙的粉靨顯得那樣安詳靜謐,眉宇間似乎還隱藏著的一絲憂色似乎也隨著沉睡中時間消逝而漸漸淡去。

        略略有些凌亂碎發散落在額際和腮邊,淡淡的一抹腮紅大概是因為長期緊張疲憊而獲得了一次徹底放松休息而顯得那樣動人,小巧的櫻唇微微噘起,玲瓏纖巧的鼻翼猶如精雕細琢的工藝品,滑順的絨毛貼在頸項間<="r">。一切是那樣的安然。

        看著這張前世中曾經陪伴自己多年的姣好面容,陸為民心情復雜。

        七年之癢,不到七年,自己和岳霜婷的感情就走到了盡頭,究竟是感情基礎不牢靠,還是外邊的誘惑太吸引自己,抑或是由濃轉淡的感情疏離的自然結果,陸為民無從得知。

        但是陸為民知道自己后來的生活卻并沒有因此而黯淡。甚至更加“豐富多彩”,有了一段柏拉圖式精神戀愛,再后來。還有了葉蔓,而岳霜婷則自始自終孤身一人,這讓他也無法理解當時為什么岳霜婷要執著的和自己離婚,也許她本來就是一個很純粹的女人,覺得感情不再如原來那樣純凈濃烈,那么便沒有必要再在一起了吧。

        想到這里,陸為民只覺得自己心就像是被什么東西輕輕敲打了一下,那層堅硬外殼內里的情意漿液就有在慢慢的滲出來。

        下意識的探手輕輕撫弄了一下沉睡中女孩額際的發梢,溫潤的面頰光潔白皙,那副沉沉入眠的表情更讓人憑空生出想要呵護愛惜的沖動。

        手指在女孩面頰上輕輕的滑動。但是卻沒有影響到女孩的睡眠,陸為民收回手指,凝視著前世中同床共枕多年的嬌靨,一時間竟有些癡了。

        ***************************************************************************

        當岳霜婷終于從沉睡中醒來時,發現陸為民依然如她入睡前的姿勢坐在床前,只不過是在認真的閱讀著自己最喜歡的那本《安娜?卡列尼娜》。

        這是一本很老的書。是父親送給自己的禮物,人民文學出版社的老版本,古舊的封面設計,但是岳霜婷卻很喜歡。

        幸福的生活總是那么相似,而不幸的生活,卻各有各的不同,岳霜婷發現自己似乎現在就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真義。

        但是現在自己是幸福的,還是不幸福的,也許幸福的感覺就是在不幸福的過程中找到幸福,而不幸福也就會往往隱藏在看似幸福的過程中。

        但現在,她覺得她自己是幸福的。

        陸為民看書時那種冷峻深邃略帶思索的表情讓岳霜婷看得出神,尤其是從側面觀察他的臉型輪廓和表情變化,更讓人迷醉。

        她就這樣靜靜的凝望著對方,她喜歡這樣的感覺。

        墻上的鬧鐘滴答滴答的響著,聲音在這安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清晰。

        昌江大學的環境相當好,而教師宿舍的環境也不例外,緊鄰東溪濕地和還珠湖,即便是在干燥的冬季,都一樣能感受到來自水面的濕潤氣息。而周圍密植的次生林混雜著原來保留下來的老樹,民國時期老舊建筑和改革開放后大批新建的校舍,更增添了這座大學校園新舊并存的風采。

        似乎是覺察到了一點兒什么,陸為民從書上抬起目光望向床上,女孩清冽的目光就這樣毫無遮掩的直勾勾望著他,目光里充滿了那種熾熱的迷醉。

        陸為民下意識的放下手,伸手撫摸了一下對方有些發燙的臉頰,“睡醒了?再多睡一會兒吧。”

        岳霜婷搖搖頭,卻把陸為民伸過去撫摸她面頰的手拉住,壓在了自己臉上,就這樣無聲的注視著陸為民<="r">。

        “怎么了?”陸為民含笑問道:“不睡覺,也不想起床,就像這樣賴床?”

        甄妮也有這種習慣,想到這里,陸為民心中一陣苦澀,自己似乎在感情的漩渦中越陷越深,蘇燕青的事情還沒有弄清湯,這邊岳霜婷卻又夾纏不清,自己這是想要干啥?三妻四妾?

        岳霜婷點點頭,卻不言語。

        一抹潮紅慢慢從女孩面龐上浮起,女孩很享受這份難得的靜謐和溫存,陸為民的大手被她按在自己腮旁,就這樣緊緊依偎著,仿佛這只手就是無盡的寄托。

        陸為民也覺察到了這一點,輕輕撫摸著對方光潔的面頰,陣陣情意涌動,讓他有一種無法自已的沖動,手指沿著面頰滑人女孩的頸后的發絲間,細細的摩挲著那溫熱的頸項,然后落在對方耳垂上,揉弄起來。

        “嗯”的一聲出口之后,岳霜婷才發現這一聲充滿誘惑的嬌膩喉音發自自己的口中,羞得面龐一下子的紅潮滿布,不敢再看陸為民的眼睛,雙腿卻下意識的夾緊,一絲癢意從雙腿間的私處慢慢浮起,讓她嬌羞中也有一絲惶恐,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陸為民努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但是他發現自己竟然無能為力,當岳霜婷那一膩聲“嗯”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內心情火似乎就被對方徹底點燃了,明知道那可能會是一個無盡的火坑,可能會把自己這一生都燒成灰燼,但是他還是想要奮不顧身的跳進去。

        上輩子已經傷痕累累,但似乎他一點也不在意,或許骨子里自己已經把這個女孩子視為了自己的一份子,永遠屬于自己,不容他人分享。

        他想要迫不及待的占領這塊只能屬于自己的沃土。

        陸為民手指在自己頸間摩挲,猶如無盡的魔力沿著自己頸項向自己全身彌漫,岳霜婷只覺得自己全身似乎都要燃燒起來,蜷縮在錦被中的身體竟然有一種灼熱感,讓她想要脫掉羊絨衫和秋褲的沖動。

        雙手緊緊的抱住陸為民手,岳霜婷只覺得自己臉燙得嚇人,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自己的面頰呈現出一種驚人的玫瑰紅色,此時的她只想緊緊的擁抱這份激情。

        很明顯眼前這個女孩子陷入了戀愛中的感情澎湃期了,那玫紅色面龐和熾熱迷離的目光無一不在向陸為民暗示著什么,陸為民手指在對方的頸項上細細的撫弄著,感受到對方身體傳遞過來的陣陣顫栗。

        如鬼使神差般勾住女孩的脖頸,而岳霜婷也像是感受到了某種召喚,撐起身體來,錦被翻落下來,淡紅色的羊絨衫把少女挺拔茁壯的鴿乳勾勒得浮凸生姿,壓在乳白色秋褲里的秋衣下擺掙脫開來,露出一線白膩的腹肌,煞是惑人。

        少女又輕輕嗯了一聲,半閉上美眸,偶爾睜開一眼,迅即閉上,卻把身體向陸為民懷中靠過來。

        此情此景,讓陸為民根本無法拒絕,連帶著搭在女孩身上的錦被一道攬入懷中,少女微微張開的干涸嘴唇似乎在渴求著什么,陸為民很清楚女孩的矜持已經在這個特定的環境下被熊熊情焰徹底燒成灰燼,此時的她只想迫不及待的品嘗遲來的情愛滋潤。

        目標350,兄弟們再檢查一下你們的月票簍,把你們偉大的一票砸給老瑞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