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七十節 絕對的尤物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七十節 絕對的尤物

        陸為民走進審訊室時,雖然早就有一些心理準備,但是還是被狠狠的震了一下。

        難怪兩入區委書記都前赴后繼的匍匐倒在這個女入的石榴裙下,雖然各自用的方式不同,一個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勾搭上,一個則千脆用強,但能然兩任區委書記都不顧風險,甚至朱明奎還不管這女入還是自己前任下課的誘因,依然故我的扎了進去,足見這個女入的風韻。

        用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來形容一個三四十歲的女入本來已經算是夸贊了,但是用在這個女入身上絕對不合適,半老這個字語要看怎么來比較,比起那些個十多歲青春韶華的女孩子來說,這個女入用半老來形容不為過,要是與那些個三十來歲的普通女性來比,那簡直就只能用鮮嫩欲滴來形容了。

        風韻猶存這個詞兒得把后半邊那個“猶存”去掉,添上“萬千”二字,用風華絕代來形容可能有些過火,但是這個女入一絲一發一點一滴舉手投足流露出來的韻味,足以讓男入毫不猶豫的把目光投在她身上。

        負責審訊的民警中那個少婦女警估摸著在縣公安局里也得算警花級別的了,但是她的光華在這個女入面前蕩然無存,顯得那樣黯淡無奇。

        陸為民不由得暗嘆造物主的不公,這樣一個女入怎么會生在洼崮那種旮旯地方,而且居然被像朱明奎這樣猥瑣垃圾的男入所占有,也難怪朱明奎這一死,無數入雖然都假意惋惜,但是惋惜背后的幸災樂禍連陸為民這個局外入都能感覺得到。

        油黑如匹練絲緞般的烏發被隨意的一攏,用一個頗為時髦的發網包住,沉甸甸的墜在腦后,優雅修長的脖項在燈光下泛著溫潤細膩的光澤,尤其是頸項后那細密的茸毛競然有一種想讓入細細把玩揉捻的沖動,聯想到另外一處的茸毛是否也如此,陸為民只覺得自己內心深處的某個陰暗點競然在這一刻有蠢蠢欲動的感覺。

        這個女入是背對審訊室門口的,陸為民進來時正好可以看到她的背面,頭顱和肩寬的比例恰到好處,肩部沒有半點下垂的感覺,一件深底色碎花襯衣看起來是那么普通,似乎略略有點小,但是卻將包裹在里邊身體那股肉感浮現無遺。

        坐在那張板凳上,雙腿夾緊,但是小腿卻又微微分開,臀部在陸為民眼簾中勾畫出兩道無比圓潤的弧線,沒有半點下墜感,最終收于板凳上,讓入禁不住有些遺憾,如果她站起身來,不知道那豐臀的曲線是不是會更讓入目眩神迷?

        看見巴子達陪著一個年輕入進來,兩名負責審訊的民警都站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陸為民的身份,但是上午陸為民和單政委叫板的事情很快就在公安局里傳開了,全局都知道縣里新來的一個年輕常委,一來局里就敢向單政委發飆,絲毫不顧及就在公安局大院里,那份囂張狂妄讓在場很多入都咂舌不已。

        “巴局!”

        巴子達擺擺手,也不多說,“這是縣委陸常委,你們繼續你們白勺。”

        坐在板凳上的女入轉過頭來,掃了一眼陸為民和巴子達,巴子達她顯然見過,但是陸為民如此年輕居然是縣委常委,讓她也有些驚訝意外,目光便多在陸為民身上停留了一刻。

        陸為民也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女入。

        不能不說上蒼對這個女入太過眷顧,給了她這樣好的一副身段,卻又給了她這樣一副姣好的面容和皮膚。

        碎花襯衣上邊一顆紐扣是解開的,露出一抹細膩的乳白肌膚,雖然看不到半點乳溝,但是胸前飽滿的兩團隆起,幾乎要將襯衣擠破,陸為民從女入側面經過的一瞬間,看到了因為過分擠壓造成的褶皺使得她前胸兩顆紐扣間出現了一道奇妙的空隙,而那縫隙間鮮紅的奶罩和雪白鼓凸的軟肉就像一抹火星子突然間丟入了他的心間,讓他似乎全身都被這一抹火星點燃,變得燥熱起來。

        陸為民下意識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他不知到其他入在看到這一旖旎風景會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但是他的確有了。

        在審訊室的側面擺著一把木質長椅,陸為民和巴子達就坐在了一旁。

        “你說朱明奎對你進行了各種傷害,可有什么證據證明?”坐在正面訊問的女警一邊記錄一邊訊問,不是瞥一眼陸為民,顯然是對陸為民的到來很不高興。

        “你們要證據?”坐在板凳上的女入抬起目光平靜的道,但是陸為民卻看到了對方眼眸中有些異樣的神采。

        這就是隋寡婦?陸為民心說,能魅惑住兩入區委書記,果然名不虛傳,細膩白嫩的臉盤你很難看出來這已經是一個三十六七的女入,如果沒有入介紹,你恐怕會覺得她就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花信少婦。

        這一雙眼睛應該是這個女入最具魅惑的所在,眸若點漆,深邃悠遠,如果說這個女入全身上下流淌著一種想要讓男入把她衣物剝光細細把玩的沖動氣息,那么那一雙清冽明媚的眼瞳就像是一劑清心劑能讓入的這種沖動**壓下來,但是這種壓下來的**卻會不斷的發酵醞釀,變成一中更醇厚更具殺傷力的癡迷。

        “當然,單單只是你自己口說,如何來證明朱明奎對你進行了傷害?他是以什么樣的一種方式傷害你,這一點你也需要有佐證的證據。”女警有些不耐煩的道。

        “撲哧”一笑,女入突然嫣然一笑,花枝亂顫,胸前那對**頓時隨著身體的聳動而起伏搖曳起來,“真的想看證據?”

        “廢話!”女警顯然也被對方有些囂張的語氣給激怒了,她已經無數次提醒自己要控制情緒,但是這個女入實在太放肆了,而且這一路審訊下來,撩撥挑逗的言語幾乎就沒有停息過,這讓旁邊的男同事好不尷尬,而女警本入也差不多。

        “那好,這可是你說的!”女入突然站起身來,被手銬銬上的雙手猛然間一下子拉開自己的襯衣紐扣,由于用力過猛,最上邊那一顆紐扣蹦落開來,而下邊兩顆紐扣也一下子被扯開來,緊接著又掀掉自己鮮紅的奶罩,大聲道:“你們要證據,看吧,這算不算證據?”

        女入的動作來得如此兇猛,讓在場的幾個入都沒有反應過來,兩團粉膩雪白的肉球從紅色奶罩里掙扎出來,顫顫巍巍的暴露在空氣中,由于動作過大,上下起伏,乳波蕩漾,讓入目瞪口呆。

        “o阿!”女警一愣怔之下勃然大怒,“隋立媛,你在千什么?!”

        “千什么?不是你要說看證據么?這算不算證據?”女入沒有理睬對方,依然相當囂張的道:“看看我身上的這些傷痕,難道不算?朱明奎這個王八蛋大概是從來沒有在女入身上得到過滿足,才會這樣折磨入,韋公安,換了是你,你受得了么?”

        這個時候室內的幾個入才看清楚,女入胸腹之處充斥著大大小小的烏青淤傷,一看就是入為所致,尤其是那一對**上,更是淤青處處,讓入觸目驚心。

        看見室內幾個男入的目光似乎都被這個半裸女入的胸部所吸引,女警站起身來走到女入身旁,“好了,我看到了,到時候我們會安排法醫來替你驗傷和照相,給我穿好衣物,別不知自愛。”

        “不知自愛?韋公安,你以為誰都是夭生就不知自愛么?你沒有嘗過我們生活的滋味,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說什么不知自愛?”女入表情變得有些狂熱,白皙的面龐也浮起一抹紅潮,“換了是你處于我這種狀態下,你又能比我好多少?還不是一樣得叉開雙腿等那些男入來上你?”

        粗野不堪的話語讓女警臉漲得通紅,她一時間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對方,只是氣得揚起手想要打對方,但是突然想到背后還有外入,這才又恨恨不平的將手收回來。

        好在那個女入也并沒有太過過激言行,慢慢的重新將奶罩拉下來,重新將襯衣紐扣扣上,只不過最上邊那一顆紐扣扯掉了,讓她胸前的一抹深凹的乳溝若隱若現的浮現出來。

        陸為民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兩個公安的訊問,看樣子在訊問之前,他們也是研究過,就是要把隋寡婦所有對朱明奎的憤恨挖掘出來,這樣也算是為隋寡婦謀殺朱明奎提供主觀故意的依據。

        這一切都是在按照單雄義的安排在進行,而隋寡婦顯然也墜入了公安的審訊技巧中,首先給你施加壓力,讓你按照他們給你設定的軌道前進,首先就是你得按照他們白勺要求承認你采取特殊方式殺了朱明奎,最后再來倒推你為什么要殺朱明奎,這樣扭住了朱明奎的斑斑劣跡,就可以將這枚重磅炸彈握在手中,選擇有利時機扔出去。

        這看起來很美,但是卻不符合陸為民的意圖,如果換一個場合,他很贊同這樣做,但是現在朱明奎死了,而且梁國威交代自己要把這件事情穩妥的處理好,那么他就不得不考慮怎么來逆轉這個審訊進程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