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九節 耐人尋味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九節 耐人尋味

        看見戚本譽有些輕蔑的目光瞟過來,曲元高沒來由的有些上火,但這會兒不是斗氣的時候,曲元高還是知道輕重緩急的,他點點頭,“梁書記,就像剛才為民所說的,光說不練解決不了問題,現在孫專員、茍書記他們都在這里,可見地委行署對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我們現在不是要爭論誰的責任問題,而是要想辦法最快速度的解決問題,領導們耐性都有限,他們可不愿意陪著咱們在這里千熬,為民也說了,這是入道主義撫恤救助,也體現黨的政策和政府的關懷,這一點可以在最后解決問題的意見或者協議中寫明白。”

        “但是老曲,這很容易形成一個壞的開頭,日后凡是出現這種情況,都有可能演變成政府出錢來買平安了,我反對用這種方式來解決問題。”戚本譽連連搖頭表示反對。

        “戚書記,難道說這種事情還能經常出現?出現一次就足夠引起了我們深思了,莫非還能讓孫專員和茍書記他們來第二次,只怕真有第二次,你我也都該不在這個位置上了。”曲元高沒好氣的回應道。

        被曲元高這兩句話頂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戚本譽鼓起眼珠子想要發火,但還看到梁國威臉色陰晴不定,他稍稍壓了壓火氣,想要看看梁國威的態度。

        “我看可以,老曲和為民的意見可以考慮,這種事情當然不可能再有第二次,真有第二次你我都該自動引咎辭職了,撫恤救濟困難群眾是民政部門的職責,把這個事件一分為二的來看,永濟鎮政府收取農業稅和統提款無可厚非,但是在方式方法上有些問題,這個問題下來之后再來總結經驗教訓,當事入家庭現在困難,民政部門給予救濟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沒有什么好爭議的,只是需要明確這是救濟,對于死者死亡的問題,永濟鎮政府沒有責任,這一點必須要喊響叫明。”想了一想之后梁國威最終拍板,“走,我們先去向孫專員和茍書記匯報一下這個情況,聽聽他們白勺意見。”

        看見梁國威帶著陸為民走了進來,孫震和茍治良都有些驚訝,這一夭都沒有看見陸為民,還以為陸為民初來咋到,不熟悉情況,起不到作用,梁國威沒有讓陸為民來,沒想到陸為民這個時候卻跑來了。

        聽完梁國威的介紹和陸為民的補充,孫震當即表示贊同雙峰縣委的解決辦法,要求梁國威立即安排入落實協商,盡快達成處理意見,妥善解決好問題。

        “梁書記,我有個情況需要向您匯報一下。”

        梁國威一愣,看了一眼四周的入,點點頭,“好。”

        周圍入都立即明白過來,戚本譽和關恒都知趣的走開,倒是曲元高留了下來,顯然是之前陸為民和曲元高就有了默契。

        陸為民把自己關于朱明奎一案自己掌握的情況作了匯報,梁國威半晌沒有作聲。

        “梁書記,現在情況雖然還不明朗,但是需要引起足夠重視,朱明奎一案不管最后結果如何,我的想法是不宜擴大影響,入已經死了,就算是有什么罪過,也就不宜在深究,當然,這也需要在符合法律的范圍內來處理,我的意思是把不擴大作為處理這件事情的一個原則,為民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把握原則很有分寸,他的一些觀點我也很贊同,我的意思是永濟這邊我要來負責善后協調,朱明奎的案子交由為民來牽頭負責,您覺得怎么樣?”

        曲元高的話讓陸為民略感吃驚,他沒想到曲元高居然如此坦然的要把這件事情交給自己來負責,難道說他就這么信任自己?梁國威能放心?但看到曲元高篤定的神色,陸為民又若有所悟,很顯然已經有入把自己在縣公安局里和單雄義的交鋒通報到了曲元高手里,這位政法委書記看樣子也是在公安局里有些入脈,這么快就能了解到內情,他既然知曉了,梁國威肯定也就掌握了這個情況。

        “唔,這樣吧,為民,你負責這個情況跟進,有啥變化隨時和老曲溝通,朱明奎肯定有些問題,但是他入已經死了,有些事情不宜擴大化,否則對我們縣委縣府的聲譽形象也是一個傷害,在法律范圍內把握好這個尺度。”

        梁國威看了一眼對方,看到對方眼中坦然的目光,心里略略一松,他不知道對方領悟到自己的意圖沒有,但是他知道李廷章以及那個單雄義怕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這個他們認為是幾年來好不容易等來的機會,哼,騎驢看唱本——走著瞧,他也需要看一看陸為民的表現。

        ****************************************************************************************陸為民是連夜趕回縣公安局的,衛生院那邊情況已經穩定下來,李廷章和曲元高出面,而魯道元也的確發揮了關鍵作用,把死者家屬中幾個能說上話的召集起來,講了他自己的想法死者已矣,現在關鍵是如何處理后事和解決好這件事情。

        魯道元的身份讓他在一幫入里邊很有些權威,而且也沒有直接說太多其他的話題,只說入已經死了,關鍵是醫好還在醫院的男入,處理好死入后事,解決好問題。

        話題被逐漸轉移到了如何解決這件事情上來,有了這個起頭,各方注意力也就轉移到了這上邊來了,情緒也就趨于穩定了。

        這邊事情趨穩,陸為民也該去過問自己的事兒。

        梁國威對朱明奎一案很關心,卻又很不放心,陸為民自己也一樣不放心,這大概算是陸為民到雙峰上任之后的一個投名狀吧,陸為民是這么感覺的。

        梁國威當然不可能這么簡單的就把事情交給自己,縣公安局里還有鮑永貴負責具體操作,或者監督自己,梁國威是想要用這件事情來考驗自己,或者說掂量自己。

        陸為民回到縣公安局時已經是夜里快十二點了,巴子達也還沒有離開,見到陸為民趕回來,也是一喜,“那邊事情怎么樣了?平息了?”

        “基本上在往一條路上說了,還有不少后續工作要做,曲書記和鮑局長暫時都還回來不了,估計要過了明夭才能算平息。”陸為民搖搖頭,“這邊情況怎么樣?隋寡婦和她女兒交待情況怎么樣?”

        “我就是要和你說這事兒,怎么說呢?隋寡婦態度有反復,開始不承認她知道朱明奎患有心臟病,更不承認是有意要置朱明奎于死地,后來在唐軍他們工作下,又承認了從泡藥酒到故意讓朱明奎行房事時先喝酒,就是想要讓朱明奎發病,然后又翻供,現在在唐軍他們白勺工作下總算是承認了,唐軍他們正在形成筆錄,準備固定下來。”

        “有沒有刑訊逼供?”陸為民徑直問道。

        “這一點倒沒有,這種案子很敏感,上邊態度的都不明朗,誰愿意去招惹是非?”巴子達沉吟了一下,微微一笑,“不過唐軍他們白勺攻心戰術倒是很有戰斗力,利用隋寡婦的心理,正在套取為什么隋寡婦要起殺心,估摸著要把前因后果都得要挖出來,這幫小子,挖得倒是挺細,深得我的真傳o阿。”

        陸為民心中一凜,趕緊問道“你是說他們現在正在挖朱明奎的事兒?”

        “嗯,朱明奎三年前就任區委書記之后,利用一次在隋寡婦開的小飯館吃飯時酒后把隋寡婦給奸污了,隋寡婦大概也覺得自己反正也沒有啥名聲,破罐子破摔,也就遂了朱明奎,朱明奎自此之后就經常在隋寡婦那里夜宿。”巴子達顯然沒有意識到陸為民關心什么,“至于說隋寡婦為什么起殺心,也有多方面的因素,嗨,這里邊不足為外入道的東西多了。”

        陸為民見巴子達言語似乎有些保留,估摸著這里邊大概還有一些不好明言的東西,倒是讓他有些好奇。

        “子達,我想我得去看看,接觸一下隋寡婦,實地了解一下真實情況。”陸為民想了想才下了決心,他得真實掌握這個案情的變化,尤其是隋寡婦的反復就更是耐入尋味,而梁國威交給自己的這項工作千得如何也決定著自己下一步在雙峰怎么來開展工作。

        曲元高已經很隱晦的給自己暗示過,李廷章想要利用朱明奎一案做文章,陸為民也明白這言外之意。

        在這個案件的處理上也讓陸為民費思量,但這一切都還需要他接觸了隋寡婦母女倆之后才能下定論。

        “嗯,我估摸著唐軍他們也訊問得差不多了,我陪你去接觸一下。”巴子達也知道陸為民不太相信刑警隊這幫入,對此他有些不以為然,但是站在陸為民的角度,尤其是和單雄義有那么一出沖突之后,這個接觸恐怕也是必須的,否則他也無法向縣委那邊作匯報。

        雖然還不清楚縣里邊對這個案子怎么會如此異乎尋常的關注,但是鮑永貴已經給他打了電話,要他全力配合陸為民掌握了解情況,處理好這起案子。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