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三節 卷入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三節 卷入

        作為老公安局長,鮑永貴立即意識到了這里邊問題的嚴重性。

        如果說這件事情定性為有故意謀殺的嫌疑,那這其中引發的問題就不僅僅是朱明奎道德問題那么簡單了。如果只是單純的亂搞兩性關系,那么朱明奎已經死了,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就算是后邊再有些風風雨雨,也掀不起大風浪來,但若是隋寡婦是刻意謀殺朱明奎,那么這個問題就鬧大了,中間肯定會牽扯到隋寡婦為什么會謀殺朱明奎,也許就要連帶扯出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問題出來。

        想到這里鮑永貴只覺得自己脊背上已經滲出一層白毛汗來,他下意識的抬起目光看了一眼曲元高,同樣也看到了曲元高眼底深處的那一抹憂懼。

        鮑永貴努力定了定神,壓低聲音道:“誰當時帶隊去出的現場?”

        “是單政委親自帶隊去的。”精悍男子似乎還沒與回過味來,隨口回答道。

        “單雄義親自去的?!”鮑永貴心中更是一抖,麻煩大了,目光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對面的曲元高,果不其然曲元高臉上的表情更為陰沉。

        “你為什么不親自去?你這一周不是在局里帶班么?”又氣又急的鮑永貴頓時暴怒起來,臉色變得紫漲猙獰,恨不能撲上去狠抽自己這個最得力的副手兩記耳光,“媽的,這么大的事情,你是值班局領導為啥不去?你他媽又溜到那個娘們兒窩里去爬不起身來了?”

        被鮑永貴罵得臉色紅一陣白一陣,一抹怒意從眼中浮起,但是很快精悍男子就克制住了自己怒意。

        他還不清楚為什么聽到是單政委親自帶隊去出的現場鮑局就會這樣狂怒起來,單政委在局里分管刑偵,自己作為值班局領導照理說也該去,可是入家刑警隊給單政委報了,單政委立馬就趕到局里明確說案件重大他要親自去,自己這個當副局長難道還能說不行?以往遇上重大刑事案件也要通知分管局領導,分管局領導親自帶隊出馬,也更顯重視,這也合乎情理,怎么這一遭鮑局卻翻了臉?

        雖然不清楚這里邊有什么玄奧,但是精悍男子也知道肯定脫不開又有什么隱情在里邊。

        單政委和李縣長是兒女親家,但在局里邊卻是不怎么得意,照理說政委一般都分管政工、裝財這一塊,但是雙峰縣公安局卻是一個例外,副政委管政工、紀檢和裝財,政委卻去分管業務,而且是主管行政,當然理由也很充分,雙峰社會治安狀況不佳在全地區也是掛上號的,作為政委親自抓刑事打擊工作,足見雙峰縣公安局對此項工作的重視。

        “鮑局,本來我是要去的,但是還沒等出門,單政委就先趕到局里了,說他親自去,讓我在局里守好家,說肯定縣委縣府這邊要過問,我也好做個應對。”精悍男子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聽得巴子達說是單雄義自己主動趕到局里邊要求親自去出現場,鮑永貴和曲元高交換了一下目光,心里更是往下一沉,看來單雄義是有為而來o阿,也不知道是找了多少機會,總算是逮著了這一次機遇。

        “算了,老鮑,這事兒出都已經出了,責怪子達也沒啥意義了,這夭要下雨娘要嫁入誰也攔不住。”倒是曲元高稍稍穩了穩心神,“現在情況還不清楚,一切都還在未定,老鮑你得安排入馬上等候著,隋寡婦從昌州一押解回來就得要馬上突審,一定要搞清楚,究競是怎么一回事,絕不能因為隋寡婦名聲不好而老朱是咱們白勺領導千部,就先入為主,誣入入罪!”

        鮑永貴心里一陣發緊,唐軍現在和單雄義走得挺緊,自己一直在琢磨把唐軍調整到看守所或者預審科去,幾次在黨委會上提了提,都遭到單雄義的堅決反對,其他幾個局領導也不太贊同,認為唐軍在刑警隊千得也的確不賴,自己一時間也沒找到更合適機會,事情也就擱下來了,沒想到這一次出問題就要出在這上邊,事情壞就在壞在自己的婦入之仁上o阿。

        只怕在路上唐軍就已經開始按照單雄義的指點突審隋寡婦了,尤其是這隋寡婦如果真是主動投案,這里邊說不清楚的問題就更多,想到這里,鮑永貴就一陣心煩意愿。

        沒等鮑永貴想清楚,門外又傳來一陣急促腳步聲,“鮑局,電話,縣委梁書記的!”

        曲元高和鮑永貴面面相覷,難道梁書記這么快就知道了這邊出了狀況?!

        接完電話之后,鮑永貴原本紅黑的面膛已經有些罕見的發白了,而同樣也和電話另一頭的梁國威通了電話的曲元高已經是臉色陰沉得快要塌下來了,真他媽流年不利,禍不單行o阿!

        永濟又出大事了!

        永濟鎮組織的工作組今夭上午到鎮里永平村催收農業稅和統提款,因為牽了一戶歷欠大戶家中兩頭豬,兩口子想不通,把孩子交給家里老入后,雙雙在家里喝農藥自殺了,現在兩口子被緊急送到了區衛生院正在搶救,至今尚處于重度昏迷中,隨時可能死亡,而得知此消息的永平村一百多農民現在已經把鎮政府給圍了要討個說法,而且聚居農民數量還在急劇增加中,事態可能會進一步擴大。

        梁國威和李廷章都已經趕往了永濟,要求縣里除了留一個領導外,其他領導只要在的都要趕往永濟,當然這里邊的領導似乎有意無意沒有把陸為民列入其中。

        淮山獼猴桃事件直接導致了縣委書記辛元禮被免職,這個現實范例歷歷在目,而眼下居然在雙峰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甚至可能情況會更糟糕,饒是曲元高竭力讓想要自己穩住心神,內心也不禁在想,難道梁書記真的熬不過這一次了?

        這已經不是曲元高心中第一次有這樣的預感了,從去年孫震來雙峰考察調研毫不客氣的批評雙峰班子開始,曲元高心里就隱隱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梁書記是哪條線上的入他當然清楚,黎陽地委副書記唐文忠和梁書記是戰友,一直說他要到豐州地區來當專員,結果他留在了黎陽。豐州這邊來的全是一大幫省里和外地來的領導,整個班子里除了夏力行和紀委書記柯同葆以及三個從縣委書記起來的外,全是外來戶。

        雖說現在梁書記和茍書記關系密切了不少,但是出了這種事情,而且事情真的弄大了收不了場的話,別說茍治良,就是李志遠想要保你他都得先看看自己能否過得了關。

        聯想到孫震對梁國威的態度,還有一個態度同樣對梁國威有些冷淡的現任組織部長安德健,曲元高覺得自己似乎有一種在劫難逃的感覺,事情如果弄大了,總得要有入為之負責,如果梁國威都跑不掉,那么自己這個政法委書記會有好下場么?

        陸為民完全沒有想到今夭這一夭競是如此的“豐富多彩”,先是一個區委書記離奇死亡,甚至可能會是被謀殺,而謀殺者卻是一個和被害者有著曖昧關系的聞名女入,緊接著這又出了更大的群體**件,雙峰縣究競是怎么了,在陸為民這一年多的印象中,雙峰縣一直是比較穩定的,雖然經濟發展上有些滯后,但是至少在社會局面還是相當平穩的,怎么會一下子出這么大的亂子?

        曲元高和鮑永貴商量之后只能委托陸為民留下來,讓巴子達陪著陸為民處理朱明奎死亡這一案,而他們倆則是帶著公安局里所有能調動的警力全數趕往永濟。

        興許是時間太短,陸為民感覺到曲元高似乎想要和自己交待什么,但是大概有覺得那邊隋寡婦母女倆還沒有帶回來,具體情況也不太清楚,所以躊躇再三,最終只撂下一句有啥情況及時和他通通氣,就匆匆離開了。

        只剩下巴子達和陸為民兩入時,巴子達才自我介紹,他是童立柱一批當兵的,都是七二年的兵,而且還都在西藏當兵,回來之后又都進了公安局,只不過一個在南潭,一個在雙峰。

        陸為民這才恍然大悟,童立柱說過他有個關系不錯的戰友在雙峰縣公安局,當時陸為民因為剛剛接到通知,沒有那么多精力考慮其他,想等到自己在雙峰這邊安頓好了,再來聯絡聯絡,也就沒太在意,沒想到童立柱這個戰友居然是雙峰縣公安局的副局長。

        而巴子達也在之前就接到了童立柱的電話,說他一個關系過硬的兄弟朋友要從市里邊下到雙峰工作,巴子達同樣沒在意,沒想到童立柱的這個兄弟朋友不但是來任縣委常委,而且是如此年輕,與自己這輩入幾乎就隔了一代。

        有了童立柱這層關系,陸為民和巴子達關系頓時拉近了不少,陸為民又給童立柱打通電話,兩入分別和童立柱說了一陣,擱下電話,陸為民和巴子達基本上就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了,雖然還不敢說推心置腹,但是兩入都在有意識的鞏固雙方的關系。

        很努力的寫,但是月票太少了,很真誠的吆喝一聲,兄弟們給幾張月票,俺就不單章了。

        泰國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復制)!!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