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二節 馬上風?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二節 馬上風?

        和曲元高鮑永貴一起出來,6為民依然是那副不緊不慢云淡風輕的模樣,曲元高和鮑永貴交換了一下眼色,都有些佩服眼前這位年輕得過分的新來常委。

        這么些年來,幾乎沒有誰敢在梁國威面前拂逆他的意圖,敢在他面前強項的,即便是縣委常委甚至是縣委副書記也不行。

        先例就擺在面前,前任分管黨群的副書記和梁國威叫板,很快就到了政協擔任黨組書記,甚至連政協主席都沒能撈到,而另一個副縣長因為拂逆了梁國威的意思,只堪堪擔任一屆便被送到了黎陽地區林業局擔任紀檢書記,至于說一般的鄉鎮長書記,那是說免就免,絕無二言,所以一般鄉鎮書記鄉鎮長們見了梁國威更是老鼠見了貓一般,指東便不敢往西,說南便不敢道北。

        在雙峰說其他的不敢說,但是要說到這些個鄉鎮局行一把書對縣委決定的執行力和令行禁止,只怕雙峰縣在全地區都是數一數二的,但前提是得是梁書記的決定。

        不管這位新來常委是來裱糊鍍金混日子也好,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也好,但敢在梁老大面前這般桀驁不馴的,只怕這么些年來還是第一個。

        “老鮑,你還得去督促著你們局里趕緊把那隋寡婦娘倆給抓住,梁書記心里憋著火,你別去觸霉頭。”曲元高轉過頭來,笑著向6為民道:“為民,今兒個咱們的事情就是得把這事兒給搞清楚,還得想辦法把這件事情給處理好,梁書記交給咱們倆的任務,完成不了可是交不了差哇。”

        “那是當然,曲書記,你咋說咱們就咋干。我唯您馬是瞻,只是我人年輕,經驗不多,情況不熟,啥都還得跟著您學,您有啥吩咐的,我幫您跑跑腿兒帶帶話沒問題。”6為民笑嘻嘻的道。

        “呵呵,為民,你可真是客氣啊,你是地委下來的干部。高瞻遠矚,我們這些人一輩子就在下邊瞎混,哪里談得上啥經驗本事?算了,不說這些客套廢話了,一起共勉吧。”曲元高擺擺手,滿臉笑容。

        6為民的表現真還讓曲元高有些意外,在梁書記面前桀驁不馴,在自己面前卻又這般低調謙和,這份對比委實讓人有些吃不透,不過現在也不是琢磨這些的時候。處理好梁老大交待的事情才是正經。

        與曲元高和6為民判斷的結果基本一致,朱明奎的死因很快就出來了,由于過分激動造成的猝死,也就是通常說的心肌梗死。

        公安局法醫和現場勘查人員也現了一些情況,比如朱明奎下身**,而且死前飲酒,隋寡婦家中所泡藥酒有飲用的跡象,死前朱明奎有過性行為。初步判斷估計是在**過程中突猝死,也就是民間俗稱的馬上風,估計隋寡婦是給朱明奎猝死給嚇壞了,加上原來就有前科,所以才連夜跑路,但這是初步判斷。具體情況還得要在隋寡婦娘倆落網之后才知道。

        “看來老朱是真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坐在公安局小會議室里,曲元高嘖嘖著嘴巴,一邊看著尸檢報告,一邊嘆著氣道:“老朱五十幾了?五十二吧,還真么精神抖擻,而且是接老鄭的班,這隋寡婦的魔力我看真是無解了。”

        “嘿嘿。曲書記,沒聽說過么,洼崮隋寡婦,永濟小櫻桃,開元杜九娘。隋寡婦在咱們縣里名聲可是排在第一位的啊。”鮑永貴仰靠在藤椅上,有些色迷迷的道:“老朱折騰這么多年,壞了多少女人貞潔,死在隋寡婦的肚皮上,也算了個心愿。不是都說么?為屄生為屄死,為屄忙乎一輩子,吃屄虧,上屄當,最后死在屄身上,他這不是死在屄身上了,了卻心愿嘛。”

        “老鮑,說話注意一點兒,梁書記聽見可不樂意。”曲元高瞅了一眼似乎并沒有注意二人說話只顧著看尸檢報告的6為民,使了一個眼色。

        “曲書記,這事兒難道說還能瞞得了人?隨便走出去伸個耳朵聽一聽,都能知道,6常委來咱們縣里又不是明天就走了,還能不清楚這些事兒?”鮑永貴一臉無所謂的模樣,和在梁國威面前唯唯諾諾的姿態截然兩樣,“咱又不是說梁書記咋樣,那是朱明奎操蛋,辜負了梁書記的期望,難道說他給咱們找的事兒還少了?”

        正好看見6為民抬起目光望過來,曲元高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瞪了一眼鮑永貴,“我不是說老朱的事兒,啥隋寡婦小櫻桃的,說得咱們雙峰風氣這么不堪,為民才來,你別把人給教壞了。”

        “呵呵,6常委再年輕也是二十好幾了吧?難道還沒嘗過女人味兒?咱們雙峰女子可是全地區聞名賢惠水嫩,若是不嫌棄,在咱們雙峰找個老婆,保管你日后一輩子都是過帝王生活。”鮑永貴滿不在乎的道:“老朱可是好,快活了一輩子,眼一閉,腿兒一蹬,可就把這隋寡婦給毀了。”

        “老鮑,說些啥話呢?隋寡婦她還能有啥給毀了的?”曲元高不以為然的道:“要說檔案局老鄭才是被隋寡婦給毀了吧?”

        “切,曲書記,這事兒不歸咱們管,那是紀委的事兒,要我說這人家一個愿打愿挨,兩廂情愿的事兒,換了老鄭那時候不是區委書記,沒那么多人瞪著眼珠子想把老鄭給掀翻,老鄭不是搞上了隋寡婦,誰還管這些破事兒?咱們縣里這種事兒還少了去?”鮑永貴氣哼哼的道:“活生生就把老鄭給毀了,看看老朱在洼崮這幾年里洼崮的情形,我看再等兩年洼崮那邊就得要成第三世界了。”

        6為民琢磨著鮑永貴話里的意思,看樣子這位鮑局長和洼崮區前任區委書記關系不錯,而洼崮區前任區委書記似乎也是栽在了這隋寡婦身上,聽他那意思似乎那老鄭和隋寡婦就是兩廂情愿,而朱明奎卻有點兒強占民女的味道。

        這朱明奎似乎在雙峰縣里印象并不佳,至少這鮑永貴對他就有點瞧不上,但是卻能在洼崮區當幾年區委書記不倒,自然也有其道理,這里邊也肯定有些自己這個外人不知曉的緣由。

        “曲書記,鮑局長,看來這隋寡婦是咱們雙峰縣里一大名人啊。”6為民也笑著插進話來。

        “那不是咋的?要說這隋寡婦的故事可真是不老少,6常委真有興趣聽,改天空閑了,老鮑和你好好嘮嗑嘮嗑,保管你聽得眉飛色舞,如癡如醉。”這鮑永貴別看五大三粗,一副莽漢架勢,言語也是粗俗不堪,但這話語里還時不時蹦出一兩個文學用語,聽到6為民耳中總覺得像吃了個蒼蠅一般,說不出的別扭。

        “鮑局長,我看我這個聽客還沒有如癡如醉,你這個說客就先眉飛色舞了。”6為民也笑了起來,“曲書記,我來雙峰雖然才幾天,但是覺得咱們雙峰的干部還都有一個特點,幽默,風趣,大方,沒那么多忸忸怩怩,我就喜歡這種風格。”

        “說得是,咱們雙峰人就是男人豪爽,女人溫柔,剛柔并濟嘛。”鮑永貴咧嘴大嘴巴笑了起來,曲元高也笑了起來。

        正說笑間,一名滿臉精悍男子闖了進來,“鮑局,找到隋寡婦娘兒倆了,在昌州長途汽車總站,呃,……”似乎有什么不太好言語,男子附耳在鮑永貴耳邊嘀咕了兩句。

        “主動找到我們投案自的?跑到昌州了才來主動找我們投案?”鮑永貴滿臉驚奇,意似不信,“沒搞錯吧,是不是你們把汽車總站都包圍了,她們出不去才投案的?”

        “好像不是,聽唐軍說,他們剛到昌州長途汽車總站,隋寡婦帶著女兒找上來,大概是認出唐隊他們來了,說愿意跟唐隊他們回來把事情說清楚。”男子撓撓頭。

        “行了,只要找到她們就行,讓唐軍給我小心一點,路上別給我出啥事兒,安安全全的帶回來,這邊事情還得全靠他們給解扣呢。”鮑永貴漫不經心的道。

        “鮑局,還有點問題,……”男子猶疑了一下,似乎覺得有些不好啟口。

        “啥事兒不好說,對了,忘了介紹,這是我們局里副局長,巴子達,巴子,曲書記不說了,這是咱們縣里新來的縣委常委6為民6常委。”鮑永貴介紹道:“說吧,有啥事兒不好說的,6常委是受梁書記委托協助曲書記一起來處理朱明奎死亡這件事情的,直接說。”

        “呃,隊里在搜查隋寡婦家里時,搜到一些東西,嗯,準確的是一些書籍,是醫學方面的書,主要是心臟病心肌梗塞這一類疾病介紹的內容,……,還有就是隋寡婦家里泡的酒,藥性很大,全是壯陽燥性的,根據我們調查,幫隋寡婦做這個酒的配藥的我們也找到了,初步了解,這個配藥佐酒的人在給隋寡婦方子時就專門提醒過她,這藥性太重,一般人都最好酌減,對高血壓、心臟病人是禁忌,……”

        精悍漢子的話不但讓鮑永貴張口結舌,就連曲元高和6為民也是面面相覷,6為民甚至注意到了曲元高眼中閃過的一抹陰霾。

        不想單章,但月票的確寥寥,兄弟們可否再給力一把,老瑞很努力,兄弟們也給老瑞一些貴好不好?期待!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