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l id="hvetk"></del>
    1. <pre id="hvetk"></pre>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2. <nav id="hvetk"><video id="hvetk"></video></nav>

    3. 夢想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二卷 東方欲曉 第七十六節 觀人

      第二卷 東方欲曉 第七十六節 觀人

        老藍鳥是從黎陽地區分家時分過來的,已經有些年成了,但是保養得還算不錯,坐起來也還算平穩。

        孫震目光在窗外流連。

        ,跑了兩個縣了,實事求是地說情況不容樂觀,甚至比起自己最初預料還要糟糕。

        在從團省委下來之前,孫震在青溪市掛職過兩年,擔任青溪市市委副秘書長,也曾經在青溪下邊幾個縣區里蹲過點,那都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即便是四五年前的青溪,情況也比現在的豐州要好得多。

        豐州的貧困落后情形他早就有思想準備,下來之前陳泰然和自己談話時也就說豐州的情況全省怕也只有昌西自治州能夠“媲美”,省里邊之所以將豐州從黎陽劃出來,一方面是要為黎陽的發展解脫包袱,另一方面也是省里要花大力氣來推動豐州地區社會經濟事業發展,盡快解決豐州地區脫貧致富的問題。

        但是跑了兩個縣,孫震感覺最大的問題還不是這兩個縣基礎條件差這個原來認為最棘手的問題,而是思想觀念問題,這一點在南潭顯得尤為突出。

        倒不是說南潭的領導干部就比雙峰保守落后,而是南潭經濟發展情況在已經有了一個新氣象的情形下,似乎又陷入了停滯不前的階段,至少孫震感覺在一些領導干部的想法上就有點小富即安沾沾自喜的心態。

        想到這里孫震覺得回去之后有必要和安德健交流一下,當初南潭啟動了這個經濟開發區建設,現在開發區硬件建設也有了一些底子,但是在招商引資上似乎就又沒有啥動作了,這是什么原因?是希望走一步看一部,擔心槍打出頭鳥,還是覺得就南潭目前的情形已經不錯了,想要穩扎穩打?

        夏力行說的那一番話看來并非無的放矢,自己當時還只是口頭附和,并沒有太在意,但是跑了這兩個縣,才意識到求穩觀望按部就班,等別人先干,自己先看在干的想法大有市場,在工作中謀求變謀事的這種勇于突破的干部幾乎沒有,這也不怪下邊干部,這種思想觀念氛圍籠罩下,你怎么能奢求干部們就能擺脫這些羈絆束縛呢?

        想到這里,孫震就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要想改變豐州面貌,首先就要改變領導干部的精神面貌,拓寬他們的眼界思路,而要做到這一點任重而道遠。

        地委副秘書長兼政研室主任高初見孫震神色郁郁寡歡,眉宇間頗有些煩愁之色,也大略知道這位很有些想法的地委副書記內心所慮,寬言道:”孫書記,這事兒急也急不來,咱們豐州地區這七個縣,本來就是原來黎陽地區最貧困最落后的幾個縣,在發展經濟這些方面的思路觀點也遠不及北六縣那樣開放,而且內斗排外的風氣很盛,我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外地干部要想在這些縣份上站穩腳跟,還真要花些心思,要打開局面更得要有幾刷子本事才行,你想要一下子扭轉豐州現有的局面,讓這些干部們的思維觀念來一個大轉變,這不太現實。

        不過豐州地區初建這也是一個契機,怎樣來利用這個契機達到改換思想觀念,促成社會經濟事業發展,這就要看你和夏書記、李專員他們幾個來運籌帷幄一番了。”

        聽得高初這么一說,孫震不禁笑了起來,“老高,我也知道要想一蹴而就不現實,可是走了這兩個縣,的確讓我有些坐不住了。時間不等人啊,省委田書記要到咱們豐州來視察工作,咱們怎么向田書記匯報?難道見了田書記,就只說豐州的現實困難,只談希望省里的支持,只怕以夏書記的性格,也做不出來吧?

        省里會怎么看我們豐州地委?你想要省里支持,沒問題,可你至少得有一個既拿得出手又得要符合本地實際情況的發展思路和構想來吧?老高你也看到了,我們走了雙峰和南潭,情況怎樣?一個個慢條斯理,安步當車,要以我不客氣的說,這些人就是井底之蛙,不思進取,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哼,能不讓人著急么?”

        高初是夏力行專門從昆湖市帶到黎陽地委的秘書,兩年前任黎陽地委辦任副主任,但仍然兼著夏力行的秘書職務,黎陽豐州分家過來之后擔任豐州地委副秘書長兼政研室主任,也是夏力行極其看好的一個人。

        孫震和夏力行走得很近,關系也日趨密切,作為夏力行的秘書,高初自然看在心里,所以平時很多話也就敞開說,孫震也是一個北方人的豪爽性格,在高初面前也從來不掩飾什么,讓高初覺得自己與這位年齡和自己相仿的地委副書記頗為投契。

        “孫書記,咱們得把一些事情一分為二的來看,像南潭,您不也覺得還是有些看點么?

        也不是一無可取之處啊。”

        高初幫南潭打著圓場,在離開南潭時,趁著上廁所之機,秦海基專門拉著他請他幫忙圓轉一下,作為一方諸侯,能做到這般,也算是給足面子了,何況孫震還只是副書記,不是地委書記,秦海基的話外之音高初也清楚,無外乎就是擔心孫震在夏力行面前把南潭說得太不堪,而豐州這邊又沒幾個人和孫震打過交道,不知道孫震這人底細。

        “哼,南潭是有些看點,但依我看啊,那也是德健同志和沈子烈打下的基礎,就怕現任班子吃老本啊,又有多少老本能經得起這樣吃?現在不謀發展,那就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人家都在求發展,你一個人躺著睡大覺,一覺醒來,那你就發會發現,再要想趕上別人,就不得不付出幾倍的努力了。”孫震很有感觸的道:“說實話,我當初來豐州也是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但這幾個月下來,現實讓我頭腦清醒不少,就像有無數無形的繩索捆著你的身體,讓你空有一身血氣力量卻使不上勁兒。”

        高初默默點頭,他能理解孫震那種焦急感,孫震平時和他一起下縣,兩人年齡相仿,思路也有些近似,可以說無話不談,孫震的一些觀點看法他也十分清楚。

        連夏書記都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和孫震就這么投緣,當然夏書記也很樂意自己能夠和孫震把關系處得這么好,這對于日后自己的發展也是一個極大的奧援,畢竟夏書記能在豐州呆多久現在說不清楚,但是高初隱隱約約有感覺,夏書記不會在豐州呆太久,多則兩年,少則一年,只怕夏力行就要走,所以夏力行也很支持自己和孫震搞好。

        “孫書記,眼下上邊對發展這一觀點還有不同看法,你覺得這……“老高,這事兒上邊也一直在吹風,雖然沒有明確的說法出來,但是我個人看法,中央的政策還是傾向于繼續推進改革開放,很簡單,沒有明確反對,那就是一種態度,而且原來提出的沿海開放城市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現在更把上海浦東列入,這本身就是一個信號。”

        孫震語氣很肯定,聽在高初心中卻別有味道。

        孫震曾經是前任省委書記的秘書,現在這位省委書記已經成為國家領導人,雖然只是在全國人大擔任副委員長,但是站在那個角度,處在那個位置,所能掌握了解到的東西遠不是下邊這些省市級領導知曉的,孫震語氣這樣肯定,是不是也是從另外渠道獲得了一些消息呢?

        “老高,今天那個介紹情況的年輕人就是南潭縣的團委副書記陸為民吧?”

        孫震的話語把高初從沉思中拉了回來,聽得孫震提到陸為民,他心里也是一動,“孫書記也認識他?”

        “不認識,但是聽到提起過這個人,說小有名氣似乎都有點小覷了他,很有意思。”孫震臉上露出少有的一抹若有所思的表情,”德健秘書長曾經在夏書記面前提到過他,那篇建議爭取京九鐵路過境豐州促進豐州地區經發展的建議稿就是他的原稿,德健秘書長對他看來也很有好感,好像夏書記也對這個人有點印象,老高,你說一個二十來歲,大學剛畢業一年多時間的大學生,就能搞出這樣大的動靜來,連地委書記都知道他,這說明什么?”

        “這個陸為民今天我也是第一次接觸,不過他把南潭獼猴桃的名聲打出去的確是一大功勞,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能做到這一點,很不簡單。”高初在細細琢磨孫震話語中的意思,夏書記也知道陸為民,這也沒啥,南潭獼猴桃走進亞運會的事情在當時黎陽地區也是炒得沸沸揚揚,陸為民是始作俑者,夏力行和尚權智當時都有印象,不過孫震這會兒突然提出來這個話題是什么意思?

        “如果只是單純某一件事情,算不上什么,可以解釋為遇上了機會,但是那篇爭取京九鐵路過境豐州的建議我覺得更不簡單,能看到這一點的人不是沒有,但是一個大學畢業生,我聽德健秘書長說那應該是陸為民剛分到南潭工作幾個月時候寫的,這說明什么?這說明這個年輕人是在用心想事,用心謀事,今天這個團委活動示范戶,你也看到了,基本上就是陸為民在唱獨角戲,我還真有些驚訝一個大學生怎么就有如此沉靜的城府和心境,比我們有些工作幾十年的同志還要靜得下心,沉得住氣。”

      看過《官道無疆》的書友還喜歡

      必威体育下载